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s://www.fb.com/yeungtinshui/

2020/9/9 - 13:37

【一日策展・暴政版】藝術與篡改歷史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藝術保持獨立思考,揭露政權荒謬?有時候。

藝術有時會被賦予呈現真相的使命。當然是因為政權信唔過。美國雜誌《大西洋》(The Atlantic)昨日發表文章,題為《歷史如何被改寫》,就是講香港警察如何試圖篡改 7・21 的歷史。柒出國際。

誰都知道警察謊話連篇,但也總含有那麼一種不安﹕我們這代人懂得分辯警謊,下一代呢?下下一代呢?畢竟官字兩個口,歷史是由勝利者書寫。難保終有一日,真相不會被洪流淹沒,一如這代中國孩子不知道何謂六四……

廣告

所以藝術成為了一些人的救命草。最少藝術家有獨立思考。

這讓我記得兩年前一件小事。當年北京有個「大潮起珠江﹕慶祝改革開放 40 周年全國美術作品展」,當中有一幅畫叫《早春》。畫面描繪習近平父親習仲勛向一批中共員老 Present 深圳經濟特區計劃,從從左到右分別是胡耀邦、葉劍英、鄧小平、楊尚昆、谷牧。

這幅畫在中國引起一些(秘密的)討論。為甚麼呢?

第一,根據中共黨史,當時主持會議的人,叫做華國鋒,是時任中共委員會主席,然而在《早春》他卻不存在。此外,還是根據黨史,本來沒參與會議的鄧小平,卻又出現在《早春》,像在聽習仲勛上課似的。

連中國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小平都要聽習仲勛的話。畫家有這樣的「創作」,當然是因為他是習近平之父。

但是,停。如果你要下結論說,畫家改寫了歷史,停一停。

為甚麼要停,因為這個例子只是說明畫作與黨史不一樣。問題是黨史孰真孰假,不知道(當然許多是假)。既然黨史不知真假,畫作也就不知真假。

總之就是全部都不知真假。這才是中國國情。

香港未來會不會也變成這樣,要看《黨史》(或《警史》)是否唯一記載歷史的文本。

如果你不想未來香港也墜入歷史的虛無,不要依靠任何人,不要依靠藝術的所謂獨立思考。靠你自己。寫出來,說出來,可以的話,大聲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