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s://www.fb.com/yeungtinshui/

2020/9/5 - 17:28

【一日策展・暴政版】被抹去的塗鴉

圖片來源:Oleg Yushko《IMPLICATION》

圖片來源:Oleg Yushko《IMPLICATION》

昨日《立場》有篇報道,叫《在 Google 地圖街景裡 尋找 2019 抗爭足跡》。內文只有數百字和幾張街景圖片——寫在樑柱和馬路上的「時代革命」、「FUCK POPO」、「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之類。

簡單一篇,卻有 7.7k 的 likes。原因大概只有一個,就是對讀者來說,去年的場面竟成「懷念」。都是已逝的過去,回不去了。

當然香港還有人在抗爭。還有人在努力。只是無可否認,國安法真係有用。別說街頭塗鴉,今年七一後,就連網路流傳的文宣海報也買少見少了。這真是沒辦法的事,當講一句「831 打死人」都被指危害國家安全(顯然這國家真的很不安全),還怎樣抗爭。話都不能說了。

廣告

不讓人民說話,似乎是暴政的共通點。彼方的白羅斯,自從盧卡申科上台後,也是樂此不疲地打壓言論自由。侮辱總統可判最高五年。傳媒機構不是國營,就是被打擊到不能發聲。拉記者、審查新聞、禁止記者採訪,香港政府有做的,白羅斯也有,而且更狠。「無國界記者」排全球新聞自由,180 個國家中白羅斯排第 153。香港 80。

 2002 至 2007 年。盧卡申科穩坐總統位置。那時候 Google 還沒有街景,但白羅斯藝術家 Oleg Yushko 做了一組叫做 Implications 的作品,與街景意義類似。他拍下政府將街頭塗鴉抹去的畫面。有些是白色的牆上塗黑色;有些則是黃色的牆上塗白色。也不知道塗抹的工人是有心或無意。

歷史真是重覆的。今年年初,香港 90 後藝術家梁洛熙也有作品,叫人用膠紙框起政府抹走(但抹得唔乾淨)的抗爭塗鴉,以諷刺港共政府「粉飾太平」。一個是香港,一個是白羅斯,但暴政與反暴政,遙相呼應。

歷史真是重覆的嗎?如果是,倒讓我有一點點的安慰。因為歷史證明,白羅斯人經歷了二十多年的言論打壓,到 2020 年,仍然沒有忘記反抗。20 萬人示威,13 公里人鏈。白羅斯是一個例證,原來言論怎樣被壓下,思想,和憤怒,都是壓不下的。

我曾經不大喜歡說一句話,覺得這句話太過自我安慰,又欠說服力。如今想來這可能是歷史的智慧﹕人民不會忘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