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s://www.fb.com/yeungtinshui/

2020/9/25 - 12:06

【一日策展・暴政版】跪低

香港新聞報道近年常用這個字﹕跪低。大學跪低,醫院跪低,教會跪低,社福機構跪低。今後還有更多人要跪。中聯辦最近與建制派議員會面,指明要整頓司法界、教育和社福界,要求建制派「敢於鬥爭,亦善於鬥爭」。未肯下跪的,當然要跪;早已是狗奴才的,亦要繼續跪。據報道,何君堯在建制群組貼出中聯辦言論,西環龍顏立時「大怒」。莫以為是契仔就大撚晒。

當然「跪低」一詞是個比喻,很少有人真的向暴政下跪。而將日常比喻轉化為真實視覺體驗,就是藝術家常用的創作妙計。上圖是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 (Bosnia and Herzegovina) 藝術家 Zlatko Kopljar 的作品 K9 Compassion + (2005)。當藝術家真的向暴政「跪低」,給予觀眾的衝擊力就遠遠超越口講「跪低」本身,而讓人引發連串疑問﹕為甚麼要跪?他做錯了甚麼?面對暴政,為甚麼一個好端端的人,竟要如此低賤?這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世界?

跪,(應該)不算是顛覆政權,但作品提出的問題,卻可以走得很遠很遠。

廣告

(PS﹕跪人民大會堂其實是作品系列一部份,藝術家還跪了好多其他地方,詳可按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