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s://www.fb.com/yeungtinshui/

2020/10/2 - 16:14

【一日策展・暴政版】香港進入「超自我審查」時代

Károly Kismányoky With the Eyes of Others 1973

Károly Kismányoky With the Eyes of Others 1973

昨日中國國慶,警方大舉圍捕市民。有人純粹購物食飯,買的書仍在袋內,就被捕。也有人上獅子山亮燈,下山就被截查,警察其後更索性封閉前往獅子山的路。

連串的濫捕反映香港進入「超自我審查」時代。

我早前已說過,用「紅線」比喻政治審查不夠恰當,因為大多審查都沒有一條明確的「線」。如果有明確的「線」,這審查就真的太溫柔。只要不踩界就不會犯法了吧?暴政哪有這樣仁慈。暴政的審查總是讓你連踩界都唔知到,等你知道時,警察已經在門口。正因為你不知界線在哪,因此稍為政治敏感的事,你都不敢談,是為「自我審查」。

廣告

而當「紅線」模糊到極點,社會就會出現「超自我審查」。何謂「超自我審查」?就是市民不只拒談政治敏感的事,連毫不政治敏感的事情,都因為害怕暴政的曲解和聯想,而不敢講、不敢做。

例子一﹕食飯買書,敏感個屁,但「阿女,考慮到十一中國國慶,警察可能會話我哋係暴徒,都係唔好出去咯。」

例子二﹕上獅子山亮燈有甚麼?亮個燈國家會分裂?但「阿仔,考慮到十一中國國慶,政權可能會以為我哋要暴動,都係唔好上山咯」。

「自我審查」只影響發表政治觀點;「超自我審查」的影響卻涉及一般生活﹕登山、買書。「自我審查」的時候,市民擔心誤墜法網(穿黃色衫不可能犯法);「超自我審查」的時候,市民擔心暴政怎麼觀看。(仆街喇,我今日唔小心著咗黃色衫,警察會唔會覺得我顛覆國家㗎?)

1973 年,藝術家 Károly Kismányoky 有作品 With the Eyes of Others,將印刷的眼睛貼在自己雙眼。當時社會主義陣營的匈牙利也是濫捕。你表達甚麼不是問題,暴政覺得你表達甚麼才是問題。藝術家看到甚麼,不由藝術家自身決定,由暴政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