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s://www.fb.com/yeungtinshui/

2020/10/15 - 14:08

【一日策展・暴政版】1840 年代的法庭諷刺畫

去年平安夜,26 歲的孫嘉偉被警棍打頭,被噴胡椒噴霧,被壓在地上,卻被指控腳踢警員。扣押滿 48 小時後,孫嘉偉隨即被送上法庭,罪名是「襲警」。還押一個月,擾攘大半年。直至 8 月律政司話,原來認錯人,sorry law,撤控囉。而法官拒批孫嘉偉訟費,謂他「自招嫌疑」。

「我不相信香港有公平的司法制度。」孫嘉偉說。難怪吧。

社會上有種說法,謂法官判案像中國內政,旁人不可說三道四。因為說三道四就是質疑法庭,損法庭威信,影響公眾對法庭觀感,損害法治。但當你有好似孫嘉偉這樣的遭遇,想唔批評,好難。

廣告

而其實法庭一直都有被批評的歷史。早在 1840 年代,法國諷刺畫大師 Honoré Daumier 就繪畫過一系列作品,叫做「Les Gens de Justice(廣譯﹕嗰啲法律人)」。畫中嗰啲法律人,臉容市儈,嘴臉醜陋。據說觀察來自 Daumier 親身經驗﹕年輕時他做過執達吏。

200 年前可以批評,200 年後為甚麼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