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s://www.fb.com/yeungtinshui/

2020/10/12 - 12:31

【一日策展・暴政版】So 辱華新聞背後

BTS 上周三獲「James A. Van Fleet Award」,成員發表得獎感言時因提及韓戰 70 周年,指「我們會永遠記得這段我們兩個國家共同經歷,以及無數男女犧牲的痛苦歷史」,被中國網民指言論 So 辱華,留言「滾,防彈少年團死了」。

類似新聞久不久就出現,簡直多到可以編一本叫做《So 辱華》的書。一方面,這種新聞讓我們看見中國極端民族主義和玻璃心;但另一方面,還有甚麼?

廣告

波蘭藝術家 Artur Zmijewski 於 2007 年有件作品名為 Them。那是一部紀實錄像。錄像中,藝術家做了一個社會實驗﹕邀請 4 組不同政治立場的人(年長天主教女性、左翼社運人士、右翼年輕社團成員、猶太裔年輕人),每組各自創作繪畫和標語,表達他們的信念。然後,藝術家把這些圖案製成 T 恤,讓他們穿上,再讓他們聚頭。

藝術家對他們說﹕「我們的遊戲現在開始﹕若你看見不喜歡的東西,你可以改變它,可以修改、重寫、重畫、破壞,或附加任何東西。」

各組起初戰戰兢兢在別人橫額上加料,但很快行為就變得激烈,有人用剪刀剪他人的作品,還有人用火燒的。再後來,還有人爭剪刀。「嗱,你唔好掂我。」「你做乜掂我。」好在無搞出人命。

許多人看完作品的感想是「唉,點解唔可以坐低好好溝通」,慨嘆人性的固執和拒絕聆聽他人意見。然而也有為數不多的人,看到另一點,他們把矛頭指向藝術家﹕問題在藝術家從一開始就鼓勵別人「破壞」對方作品。如是參加者舉動激化,也是理所當然﹕他們只是按藝術家設定的規矩行事而已。

人性是固執的。中國式玻璃心固然可笑,但若抽空脈絡,單看「堅持自己的信念」,我不覺得有甚麼問題。香港人喊光時五缺時不也是堅持信念嗎?問題是,社會有沒有一套良好的制度,去處理不同人之間的信念矛盾。如果 Artur Zmijewski 的指示不是鼓勵參加者破壞,而是鼓勵他們坐下來談,嘗試了解對方的想法,他的影片極可能會有完全不同的結果。

那麼,我們要問的問題是﹕中共是甚麼制度?

到底是怎麼樣的制度,導致了全民玻璃心與小粉紅的暴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