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點就到家》速遞下鄉搞笑

2020/10/24 — 9:00

《一點就到家》劇照

《一點就到家》劇照

香港今期開映新片中,陳可辛監製的中國大陸喜劇《一點就到家 (Coffee or Tea?) 》照例冷門,難以引起港人注意,成績也麻麻,得啖笑吧了。不過題材涉及全球盛行的速遞送貨,以及大陸重新宣揚的上山下鄉,可以談談。

日前談過「香港話劇團」重演的原創劇《順風・送水》,描述兩個送貨「廢青」被困於失靈電梯,構成黑色荒謬劇,對香港困境相當悲觀。

送貨員在《一點就到家》也很重要,而且不單陳可辛,導演許宏宇也來自香港,而符合樂觀「唱好」的大陸主旋律,把鄉下出城的送貨員形容為喜氣洋洋,還要回鄉創業,發展快遞生意,成為狂想曲笑片,跟慘情的《順風・送水》相反。

廣告

在遠離閙市的深山僻鄉搞快遞,是否需要?有無前途?真是狂想。片中主角們竟能創業成功,還做到生產、營銷、送貨一條龍,簡直是奇跡。不能說全無可能,但成功機會顯然很低。此片拍成奇跡喜劇,則和國慶賣座片《我和我的家鄉》同樣以喜劇手法,宣傳回鄉創業的主旋律。大概目前內地城市問題多多,需要扭轉數十年來鄉民出城打工的狂流,提倡回鄉搵食,也鼓勵城市人像文革那樣上山下鄉,一方面用新知識改善農村,另一方面也減少城市的負擔吧。

劉昊然飾演城市有型「電商」,精通互聯網做交易的電子商務,等於新世代知青,然而時運不濟,不斷碰壁失敗,慘到要在摩天大廈天台跳樓!他巧遇快遞送貨員彭昱暢,救了一命,還結伴前往彭昱暢的雲南山區普洱茶鄉創業。

廣告

在山鄉搞上網快遞,過程很搞笑,有成有敗。妙在片中亦「搞鬼」,此「鬼」其實是回鄉培植咖啡豆的古怪青年尹昉,於是三人合伙,發展「普洱咖啡」,像陳可辛導演《中國合伙人》的農村版,創出奇跡。

導演許宏宇原是陳可辛愛用的剪接師,亦剪過《十月圍城》《建黨偉業》《七月與安生》等片,三年前首次執導金城武、周冬雨、林志玲合演的美食愛情片《喜歡・你》。今次上山下鄉也拍得鏡頭靈活,鬼馬惹笑,但全無男女愛情,而是三男同撈同煲、甚至同醉同眠的最佳拍檔,雖有波折,而同性關係密切得難分難捨。

此片由內地「金牌編劇」張冀擔任劇本監製,他編過陳可辛的《中國合伙人》《親愛的》和《奪冠》。片中特別強調鄉情,為家鄉出力,超過賺錢發財,因此拒絕全球最大咖啡營銷商收購,堅持要創立中國品牌。

劇情中也略提一些困境,例如城市競爭激烈,才俊長期失眠,甚至要自殺。亦提到普洱茶鄉也不景,鄉民貧困。但主題當然是回鄉創業最好,神話般名成利就。

演員方面,劉昊然演落難的城市俊男,與笑口常開的土氣鄉下仔彭昱暢佔戲最重,他倆於是做了歡喜冤家。這種城市西裝友與老土大鄉里妙趣拍檔,在內地最先吃香大概是十年前徐崢、王寶強合演的《人在囧途》,導演葉偉民和編製文雋都來自香港,然後發展為賣座系列。近年王寶強與劉昊然合演《唐人街探案》系列,也是一土佬一才俊,亦在內地吃香。

彭昱暢演過《大象席地而坐》,又在中國女排片《奪冠》飾演陪打小教練,今次的鄉下仔喜劇感,可算是青春新版本王寶強。

《一點就到家》在內地已映兩個多星期,票房約二億六千萬元人民幣,不算差,但遠遜《我和我的家鄉》收入超過二十五億元,亦不及《奪冠》收入接近八億元。其實《我和我的家鄉》第一段「北京好人」,葛優的表親也是鄉下土佬,出城做快遞送貨員。

現在大陸城市的電單車快遞員很多,我看過田壯壯監製、葉江天導演的《花事・如期》,描述窮文藝青年在上海做快遞員,愛上鄰居做地產經紀很委屈的女子,此片改編話劇,亦有舞台劇戲中戲。此外,今年看到香港導演周顯揚在內地拍成的《我們永不言棄》,韓庚主演拳師,落難後也做了快遞員。

今年上映的外國片方面,法國《醫生速遞》是老醫生與移民速遞送貨員的奇緣喜劇,英國堅盧治的《對不起,錯過你》,拍攝速遞送貨司機一家的悲劇。在速遞流行之前,屬於「慢遞」的傳統郵差時代,各地郵差片不少, 1998 年大陸片《那人那山那狗》甚佳,霍建起導演,當年新星劉燁飾演山區郵差,徒步跋涉為深山窮村送信送物,很動人。

亦想到自古便有的「巡城馬」和水客,不是郵差,而專門在城鄉代人送貨送信送錢,以前港澳之間也有。八十年代香港拍過《巡城馬》,于仁泰導演,梁家仁、周潤發等演出,演變成武俠片。後來湧現香港與深圳之間的非法水客,舞台劇與電影都曾描述,包括內地女導演白雪前年拍成的《過春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