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十年

2019/6/4 — 10:19

我嘗試向我的學生說六四
以及其後三十年的事情
但是我的時間有限
點名派通傳紙追通告聽宣佈

他們的時間更有限
一會兒要中文測驗英文默書
還有交功課,老師是你給的功課
你還想說甚麼?
沒有大不了,我們要談論的事
三十年或許還未到時候

再過十年學生們都已經畢業
在海角過著各自的生活
到時候是否有空餘
不一定回來,就各自在窗前
點一根白蠟燭?

廣告

或者那時我們只有過得更忙碌
要談論的事
四十年後還未到時候吧
我們的時間愈來愈少
木樨地上的竿影愈來愈長

我嘗試向我的學生說
六四,但在教科書裡早已定調
沒有人再說那些母親們
仍然無法在木樨地上
親手點一根小小的白蠟燭

廣告

沒有人在乎地鐵站
每年總有幾日悄悄地落了閘
街上特別安靜而馬路
特別寬

我們還會否記得有那麼一年
人們為了甚麼才遊行絕食
其後三十年,一些樹繼續長高
一些人繼續變老
不再嘗試說起六四
另一些人接手了這份工作
在仍然值得悲傷的夜裡
重新點亮一些蠟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