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隻猴子在舊車站低頭看手機 網觀郭達麟給你又笑又哭emoji

等,一直等,是不是會等到呢?

之前說可以在網上看到在今屆日本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中香港部屋的作品——藝術家林東鵬的「半步屋」,原來這段時間也正舉行另一個藝術祭,就是在日本北陸能登半島最末端的珠洲市的奧能登國際藝術祭2020+(Oku-Noto Triennale),當中在舊鵜飼駅就更有由藝術推廣辦事處開展的海角車站駐駅及展覽計劃所選定的本地藝術家郭達麟為(Dylan Kwok)作品(展期:9 月4日-10 月24日)。

經過了那麼多個月,疫情看似稍緩,又檢測,又隔離,又封關,又打疫苗,但病毒變種又變種,雖然本地藝術活動開始有回到正常跡象,不少展覽及博覽會都能成功舉辦,但大家很難飛到港人另一個鄉下——日本,真是苦了那些可以到日本參展的藝術家,藝術祭能夠舉行,但又因疫情而未必可參觀。那麼,就在網上看360°虛擬展覽吧,一解苦思。

因為當地城市及人口的變遷,這個在珠洲鐵道盡頭的鵜飼駅早已停止使用的了,但就在這已荒廢的車站及月台,卻坐了三隻巨型猴子裝置,它們低著頭,就好像是等車的上班及上學人士一樣,無論是日本或香港,這些低頭族也是很常見,你或者也是其中一份子。

其實這作品的名稱是用了一個表情符號(emoji),就是那個又笑又哭/笑到哭出眼淚,你應該在用手機跟其他人互通訊息時也有用過。低頭族、手機通訊、表情符號等都是很現代及城市的現象,也是很多現代人的生活必需品。而筆者覺得這個又笑又哭的表情,也幾可以表達出在疫情中參加外國藝術祭的矛盾及無奈,可以參展當然很開心,但就連藝術家也未必可以親身飛到日本,只可遙距佈展,一切交由當地工作人員處理完成,的確有一定難度,真是笑中有淚。

不過,在這已荒廢的車站中布三隻猴子仍在低頭看手機,不知它們是在等甚麼訊息,又或在等甚麼火車呢,又或是不再有人傳訊息過來,也不再有火車再駛來,仍然有三隻猴子低著頭一直在等啊等......有點有趣,也有點詭異。

另外,也看到藝術家一系列繪文字明信片及字母印,不知有沒有人傳統地從珠洲寄給其他他方的親友,又或寄給在珠洲的親友,甚至寄到舊鵜飼駅呢,這種互傳訊息的方法,或者和在舊鵜飼駅上等訊息及火車同樣又有趣又詭異。

低頭一族啊,大家等到你想要的表情符號了嗎?等到你要搭的車嗎?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