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上流寄生族》破例得勝 奧斯卡:東風壓西風?

2020/2/11 — 9:46

《上流寄生族》幕後團隊左起:李河俊、Jinmo Yang 、郭信愛、韓進元、奉俊昊
圖片來源: The Academy Facebook

《上流寄生族》幕後團隊左起:李河俊、Jinmo Yang 、郭信愛、韓進元、奉俊昊
圖片來源: The Academy Facebook

今年美國第九十二屆奧斯卡金像獎,投票選出2019年電影各頊優勝者,幾乎都是大熱勝出。唯一驚喜是南韓的《上流寄生族》大勝,不但獲最佳導演、最佳原創劇本和最佳國際影片(過去稱為最佳外語片)等獎。甚至破例奪得最佳影片獎。其實不算爆冷,因為該片早已在各國贏了很多獎,包括康城最佳影片金棕櫚獎,以及美國金球獎最佳外語片獎,成為去年最多國際好評之片。破例,是奧斯卡金像獎創辦以來,從未有非英語片得到最佳影片獎,今次《上流寄生族》打破慣例,有歷史性。

由於有此慣例,奧斯卡最佳影片獎向來由英語片包辦,主要是美國片及英國片,難怪英國的《1917 逆戰救兵》被不少預測者視為今屆奪標大熱。那知大獎落空,僅得最佳攝影、視覺效果、音響效果等技術獎。

《1917 逆戰救兵》的確拍得好,問題是大戰救兵題材和「一鏡直落」拍法,都早有先例,不算獨特。我最擔心馬田史高西斯很老化的《愛爾蘭人》得勝,事關史高西斯早年佳作都無緣金像獎,反而他翻炒港片的《無間道風雲》得了最佳影片和最佳導演獎,幸而今次奧斯卡沒有重蹈越差越嘉獎的覆轍,還能破舊立新,讓亞洲的南韓片大勝。

廣告

這次頒獎也反映出,目前西片停滯不前,雖然荷里活猛片仍稱霸世界市場,但特技奇俠片和迪士尼動畫重重複複,其他較好影片則懷舊多創意少,歐洲電影更沒落失威。亞洲電影無疑也各有難處,不過偶有異軍突起,至少《上流寄生族》做到「東風壓倒西風」,勝過低迷的西片。

很值得為南韓影壇慶功,整個韓國也會高興。南韓電影數十年前已有一些佳作,不過長期被日本片和香港片搶了風頭,真正「起飛」是1999年,《生死諜變》在本土狂收,還打開國際市場,此後韓國影視大躍進,尤其在東亞、東南亞掀起「韓流」。今次亦可說為亞洲電影「增光」──當然有人看低奧斯卡和荷里活的美式作風,但對世界各地很多影人和影迷來說,無疑十分羡慕贏得奧斯卡獎、或進軍荷里活。

廣告

回顧起來,近廿多年來偶有非英語片獲提名奧斯卡最佳影片獎,例如 1997 年意大利片《一個快樂的傳說》、 2000 年李安導演華語武俠片《卧虎藏龍》、上屆墨西哥片《羅馬》等,但都不能突破英語片的壟斷。奇在 2011 年法國片《星光夢裡人》贏得奧斯卡最佳影片、導演、男主角等五項獎,該片以黑白默片方式拍攝早期荷里活星海浮沉故事,沒有對白,直至結尾到了有聲時代,用英語叫「開麥拉」,也算英語片吧?

過去非英語片主要是角逐最佳外語片獎,不過曾有多次由非英語片奪得最佳導演和影帝、影后獎。除了《星光夢裡人》,阿方素夸倫的《羅馬》得了最佳外語片和最佳導演獎(他早幾年已憑英語片《引力邊緣》得最佳導演獎)。至於李安,兩次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的《斷背山》和《少年PI的奇幻漫遊》都是英語片,《卧虎藏龍》則獲最佳外語片獎。

奧斯卡的最佳導演獎,曾經長期是白種男性的「專利」,李安兩度得獎使亞洲導演揚威。女性方面,直至十年前的 2010 年,才由美國白種女導演卡芙蓮碧嘉露憑《拆彈雄心》得到最佳影片和最佳導演獎,她是歷來首位也是至今唯一的女性得最佳導演獎。

首位黑人得最佳導演獎,是 2013 年《被奪走的十二年》的史提夫麥昆,這部黑奴血淚片亦得最佳影片獎。然後2016年黑人同性戀片《月亮喜歡藍》也爆冷得了最佳影片獎。

實際上,今屆奧斯卡得獎者仍以白人佔大多數,很正常,畢竟,美國是白人為主的西方國家,說東風壓倒西風只是開玩笑。好在大勢所趨,顯然少了種族、性別、甚至語言的界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