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誠實吧,你我都玩夠 — 談謝斐《在泡沫記憶中閃爍其詞》

泡沫和閃爍,看似絢爛,但不長久,稍縱即逝。何況泡沫虛幻,而記憶實在,泡沫記憶更突顯出虛實的張力。閃爍其詞亦非美好事,意指不願透露真相,或刻意迴避問題。由此推論,「在泡沫記憶中閃爍其詞」大概是五味雜陳的宣言,以此為題的展覽呈現「不確定」之中「閃躲」的情狀,流露出逞強或掙扎的面目。

從戶外到室內,由抽象畫到拼貼畫,謝斐這次個展甚有「曬冷」味道。題材上,社會的、情緒的;媒介上,塑膠畫的、拼貼的、影片等。他近年主要創作的方向都找得到痕跡,展覽頗能全面地總結創作歷程。

我很欣賞謝斐在戶外展場地面鋪開透明氣珠膠膜(泡泡紙)的安排,有助理解抽象畫。觀眾入內先脫鞋,踏在泡泡紙上,啪啪作響。我一邊行一邊看,泡泡紙上的泡泡不斷被踏破。霹靂啪啦,此起彼落,聲音響得我無法迴避,但並不干擾我看畫。反而,泡泡紙具體呈現展題中的「泡沫」,而我踏破泡泡的行徑亦可理解成「泡沫爆破」的實踐。如是者,牆上的抽象畫也變得明白。那些絢艷的顏色、狂野的筆觸,大概是「泡沫爆破」的後遺,餘下一些斑駁的痕跡。

謝斐《在泡沫記憶中閃爍其詞》

庭園部分再沒有泡泡紙,繪畫換成 Lego 積木雕塑。我雖然不太掌握內容,但顏色積木配搭出來的效果,聯想到「起格」——數碼影像解像度不夠,每格像素都顯現出來的畫面。記憶之所以泡沫,未必一定虛空化影,也可以是失焦「起格」。往事變得模糊不清,有跡難尋。

謝斐《在泡沫記憶中閃爍其詞》

移入室內展場,主角是一系列取材自《100毛》雜誌的拼貼作品。大部分題材與時事熱話相關,由「14巴港女事件」到「等埋發叔」都有提及。展場不只擺出拼貼作品,還有放置了原材料——一本本剪到破爛的雜誌;以及一些對應事件的文字解說,呈現頗為完整。加上,白牆造出大燈箱,五彩繽紛的玻璃紙閃出璀璨的光茫,配合錄像和音樂,烘托出淡淡哀愁。

謝斐《在泡沫記憶中閃爍其詞》
謝斐《在泡沫記憶中閃爍其詞》

如果有留意謝斐的作品,你大概會感到今次展覽「不很謝斐」,尤其是抽象畫。雜誌拼貼稍為貼近印象中的風格,但手法上也轉為溫和多了。「最謝斐」的部分可能是室內展場入口的告示版——寫著「在入場前,為了響應習近平推廣的『共同富裕』,我期望你打開你的銀包,將你的零錢獻給我」,又直接又啜核。順著創作時序去回溯,展品其實由具體走向抽象。當創作空間愈來愈窄時,他仍然掙扎,正是「在泡沫記憶中閃爍其詞」的狀態——在不確定之中,左閃右避,尋找尚可以呼吸的隙縫。

這展題大概是藝術家創作路線的寫照,多多少少也是香港的一幀剪影——泡沫明明已經爆破,但仍然若無其事,繼續華麗。無論是逞強,還是掙扎,其實都已經心很累,「不如誠實吧,你我都玩夠」。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