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隨意門.藝文開箱】尹秀珍的縫補旅程

與談嘉賓:羅璧如(六廠紡織文化藝術館 共學及社區助理策展人)

中國藝術家尹秀珍的紡織作品不時在畫廊或藝博中展出,但今次在CHAT六廠以完整個展形式表達的《補天》,令我清楚看到兩大重點:時代,及母女關係。

尹秀珍最新個展「補天」將展場外的走廊及常設展展廳「紗廠絮語」納入其展覽中,於空間規劃上,呼應藝術家在北京紡織工廠的成長經驗,以及CHAT六廠的歷史背景。 (相片提供:CHAT六廠(六廠紡織文化藝術館),香港)

布如「第二層皮膚」,是她核心的創作物料,卻非性別理論裡將衣物視為建構個人主體與性別身份的外物。尹秀珍的布,來自各地人們的舊衣物,是跟地域(城市)、時代與人們生活關係密切的文化物件。如果那件衣裳來自七十年代的中國大陸,因當時物資匱乏,靠布票配給,它應該「代代相傳」式給不少人穿著過,又給前後左右縫縫補補,淘洗過不知多少遍。衣物,因而有其自身的經歷,仿如小市民在大時代裡幹活求存一樣。

《車間》(2020)現場情境及細部。車衣部分由北京運來,部分為本地成衣用車 (相片提供:CHAT六廠(六廠紡織文化藝術館),香港)

尹秀珍生於六十年代初,成長於極度扭曲的文革十年;1989年首都師範大學美術系畢業,深受民運前「85新潮」文藝思潮衝擊。改革開放前蘇聯社會主義獨大的保守文藝路線,成為八十年代文藝界的批判對象;他們積極掙脫僵化狀況,努力學習西方現當代藝術的概念與形式,崇尚前衛的實驗創作精神。九十年代的中國大陸,經濟開始極速增長,又是另一番令人目定口呆的真實景象。1994年,尹秀停止繪畫創作,翌年開始以舊衣物做作品,其《可攜帶的城市》可謂是當代藝術家到處走埠事業模式的寫照。

《可攜帶城市》(2001至現在)一組七件其中兩件,分別為「深圳」(左)及「杭州」(右) (部分相片提供:CHAT六廠(六廠紡織文化藝術館),香港)

我不知道尹秀珍目睹中國翻天覆地發展的一代,怎樣消化及理解這段短短三、四十年光景,而他們的體會又是如何的?或者,她自2004年開始創作的《時尚恐怖主義》系列,可見當中的不安情緒。具彈性色澤如皮肉的緊身衣本身,像是燒傷植皮後的療傷模樣,也如BDSM裡的遊戲角色。而她最初拍攝這系列作品的地方,是專售高檔奢侈品商業大樓的天台,模特兒眺望歷史痕跡斑斑的黃埔江外灘,一點都不Chill(或果真Chilly)。槍的暴力與危機符號意義早已失寵,一針一線的縫補過程,似乎更能反映中國當代社會的傷痕、拉扯、崩緊與(強行的)修補。「自由是針,良知是線」,個人意志難以抵擋「不可抗力」的降臨,但個人或群眾的感受與記憶,依然清清楚楚保存在心坎之中。我總覺得,翻開展覽外衣那一層,尹秀珍《補天》真身是人們不堪直視的血和肉。

《時尚恐怖主義6》(2020) (相片提供:CHAT六廠(六廠紡織文化藝術館),香港)

《時尚恐怖主義6》(2020)

Eugenia在節目中,跟大家分享了展覽空間規劃的概念和其背後訊息,及尹秀珍對其母親及女兒的回望與凝視。作品箇中有何情感,藝術家又使用甚麼方法傳遞?可以到網上重溫本集。

第一節

https://www.metroradio.com.hk/997/Program/ProgramDetail.aspx?ProgramID=bce5e512-b04f-4efd-83cf-a688e6883ef2

第二節

https://www.metroradio.com.hk/997/Program/ProgramDetail.aspx?ProgramID=bce5e512-b04f-4efd-83cf-a688e6883ef2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