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人類敘事」計劃以網站作為主要展覽平台,開拓網絡空間的展示可能。 (網站截圖)

【世界隨意門.藝文開箱】後人類策展處境

與談嘉賓:高穎琳(策展人,Kobe)、黃姬雪(藝術家,Ice)

「後人類敘事」展覽計劃,一切源於Donna Haraway在1985年Cyborg的說法及主張。電台節目不宜說太多理論,不妨在這裡補充一下。Cyborg概念來於希腦神話中非人非獸的混種,以質疑既有固定身份想像。當下科技以光速發展,並普及至生活每一個層面,物質世界與身體之間的關係(material-semiotic production)密不可分,而科技如何塑造或左右我們身份想像,也得細想。現代醫學替創傷科病人鑲嵌螺絲、鋼釘或人工關節,在人體重要器官或主要血管,也能植入導管或起膊器等維持健康。即使我們仍是百份百血肉之軀,沒有了電腦、智能電話及(快速)網絡,我們尚能如常生活?網絡與社交媒體帶領我們到達前所未見的領域,虛擬倫理關係成為真實世界的一部分。Follow、Add、Share、Retweet或Block觸動彼此神經,Deactivate Account更被形容為「自殺」行為。Cyborg概念發展得最前的國度,是否有自己一套大數據架構與秩序的中國?或者,我們扯得太遠了。

黃姬雪三天、十多個小時行為展演《循環》於Hidden Space進行。 重複製造棉花糖過程,透過相片,我們會否也嗅到棉花糖嗆喉的甜膩? (相片由藝術家提供)

Donna Haraway當初的主張,致力提醒我們不要被本質主義(essentialism)所蒙蔽。人類的定義已不穩定,身份這回事向來流動而形變,非牢固而同質。這世界或將來,非從神或創造者發展出來(discredit god track),而是從不同處境下建構迥異的知識(situated knowledge)。因而, Kobe在策展前言說:「Haraway提出以『親近性—結盟』來取代『身份認同』,即是『我們因面對著共同的處境而站在一起』,而非因著我們的階級、年齡、種族或性別。」

黃姬雪三天、十多個小時行為展演《循環》於Hidden Space進行。 重複製造棉花糖過程,透過相片,我們會否也嗅到棉花糖嗆喉的甜膩? (相片由藝術家提供)

理論是一個情境,藝術創作是另一個情境,展覽是第三個情境。如何過渡,如何構連,考驗藝術家及策展人。Ice的作品最初選擇錄像及裝置形式,跟其他藝術家一起回應Haraway理論。誰不知疫情打亂一切,計劃改為網絡進行,藝術家逐一上場;因而她決定將概念化為一個周末的行為表演,藉製造棉花糖為隱喻,給觀眾一個真實的處境。

Ice在創作過程中考慮些甚麼,展演過後有甚麼得著?Kobe在不時斷線下如何在節目陳述策展理念?網站成為展覽空間,甚麼類型作品比較適合在虛擬環境產生「參觀」體驗?歡迎到新城網站重溫。而該計劃暫時舉行了第一部分的一半,台灣藝術家Betty Apple作品剛剛登場。第二部分強調「溝通」,十位藝術家將會在連場討論會中交流。大家可以密切留意這還會舉行大半年的「後人類敘事」展覽計劃,https://posthumannarratives.com/

台灣藝術家Betty Apple《來自未來的噪訊》,是該計劃最新一章網上展出作品。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