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30
    《阿彌陀佛》(2009),205 x 155 x 40cm 作品提醒我們透過影像認識世界的現況。古代文物透過屏幕傳遍世界,但那影像能呈現原貌,還是重新創造?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世界隨意門.藝文開箱】現實與虛擬間的感官轉換

    與談嘉賓:李天倫(Otto)

    天倫廣為人知的作品,主要是探討科技本質與真實生活的交錯關係,過程中經常出現媒介與形式的轉換。準備本集時,我故意選擇較舊的作品,重尋他開始思考像素(Pixel)的原點,對照他一直以來創作的核心¾¾雕塑結構與手藝。

    《Everyday Life》(左,2004)及《“Advertising has us chasing cars and clothes, working jobs we hate so we can buy shit we don’t need." Tyler Durden, Fight Club》(右,2009) 李天倫十多年前已如預視到網絡世界成為我們生活重要一環。將虛擬影像化為真實物件,對他來說有種「回看過去」的意味。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他以足球為題的硬邊繪畫及一系列「黃金右腳」平面繪圖式(graphical)作品,已流露出他講求塊面組合的結構,與機械運算般準確無誤的思維模式。傳統雕塑有骨(支架)有肉有皮(外觀打磨),但天倫的立體作品混合了像素特質,變成「起格」方柱拼合。這亦似乎反映到當下影像網絡世界的結構本質。那些長短不一的木方(或其他物料),是虛擬像素以形取實的假借,是聲音音頻立體指示符號,也是密集城市景觀的象徵。我明白這是從數碼影像而來,然而,為甚麼它們一直由大小均一方柱組成,並形成穩定的拼砌方式?

    3D打印技術,本是一層一層塊面(layer)的列印;天倫另一種架構雕塑方法,也是層疊塊面,積面成體。這令人想到中學地理科用發泡膠製作地景的方式。結構層層排列而成,似乎暗示單一(或雙向)的方向和次序。聲音從某處傳到我們耳蝸,天倫設定線性採音路徑,從此處走到那處,都是次序關係。同時,這替立體造形添加了時間的元素,不論之於其本質或製作過程。這可以是我們聆聽音樂的過程,也可以是雜踏空間的旅途。

    觸摸得到的聲域,將「貝多芬第五交響曲」抽象的音樂化為雕塑。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不過,他探討灣仔、觀塘及炭等公共領域之後,往往會抽走箇中豐富的內容與思考,作品集中呈現簡約的雕塑模樣,或因忠於或醉心於雕塑此藝術形式的概念和範圍。手藝(craftsmanship)是天倫頗為堅持的創作核心,不論是親手逐件磨製、使用鐳射切割機器,或於電腦中構建數碼模型,統統都是手藝。所以,他不是IT人,不是媒體創作者,更不是聲音藝術家,他是一位雕塑家。

    聲域酷似密集城市景觀,令李天倫開展對城市及環境的關懷。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節目並沒有涵蓋他新近作品。1a space《Post-Digital Materiality》展覽剛結束,天倫新作《Bond in Your Second Skin》討論我們每天生活在數據背後的事實。該作品鮮有地出現人體骨架,和以塊面Mapping方式組合的皮。(這不就是跟32塊防水皮組合足球方法一樣嗎?)結構形式出現變異,是相同模式的另一版本,還是全新的創作手法?大家拭目以待。

    直接把地圖摺成聲域,比喻對城市土地發展的反思。 (圖片由藝術家提供)

    天倫思考作品心思細密,講解作品條理有序,層次分明。想聽他親述Pixel、現代人視覺經驗、當下生活免不了與數碼科技之交疊,及不同創作階段的心路歷程,可以到新城電台網站重溫:

    第一節

    https://www.metroradio.com.hk/997/Program/ProgramDetail.aspx?ProgramID=bce5e512-b04f-4efd-83cf-a688e6883ef2

    第二節

    https://www.metroradio.com.hk/997/Program/ProgramDetail.aspx?ProgramID=bce5e512-b04f-4efd-83cf-a688e6883ef2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