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世界隨意門.藝文開箱】甜甜圈小說世界

2020/10/30 — 10:07

董啟章

董啟章

嘉賓:董啟章

(含片段式劇透)

在董啟章宏大而豐厚的小說世界裡,我感覺永遠墮後至無影蹤。他是個說故事能手,思路細密,邏輯關係清晰;聽他說話,令人感到背後有廣博的知識領域, 處處具備創作生機。

廣告

剛出版長篇小說《後人間喜劇》雖然長達二十四萬字,但每章節篇幅均等不冗長,結構完整堅實,讀者很容易跟隨其敘事節奏跌進以新加坡為背景的奇幻世界,又會被他提醒逃出科幻小說的既定設定。同時,各個角色形象與設定鮮明,彼此關係既複雜卻交代有序,敘述內容滲入不少生活化內容,模控學(Cybernetics)理論與康德哲學概念讀來不難攀附。我總覺得,它可以拍成一部很出色的電影。

董啟章手繪圖。

左:《後人間喜劇》中,使用了模控學(Cybernetics) 概念。董啟章將「維納曲線」與「夏農曲線」理論,創作出「符碌理論」(Full Luck Theory)及「仆街理論」(Poor Guy Theory),成為小說橋段。

右:構成生化人技術「康德機器2.0」的核心部分:甜甜圈立體運算。

董啟章手繪圖。

左:《後人間喜劇》中,使用了模控學(Cybernetics) 概念。董啟章將「維納曲線」與「夏農曲線」理論,創作出「符碌理論」(Full Luck Theory)及「仆街理論」(Poor Guy Theory),成為小說橋段。

右:構成生化人技術「康德機器2.0」的核心部分:甜甜圈立體運算。

廣告

小說主角胡德浩為科學家,以控制「熵」熱力學平衡理論而成為生化人研發計劃不可或缺的核心人物。上一輩長老們希望建立的「理想公民」世界,與胡德浩同事巴巴拉教授達求具備自由意志的「康德機器3.0」兩邊人馬,角力於未來社會國家中央管治機器與人民自由生活。自我意識、自主、自由意志、法律與革命,於小說情境中可有多種意思,對於舊港(香港)亦然。公民抗命、佔領校園及機場抗爭等場面被寫進故事裡,而新加坡被選中成為敘事場景,似乎不是無中生有。然而,小說終歸是小說,它不是現實世界。「Ghost writer」是指靈魂書寫師,還是躲在幕後的代筆?主角胡德浩是科學家還是作家,任君解讀。小說本身是「不完整、斷裂、分歧、矛盾和弔詭的」。

從《心》(2016年)開始,董啟章有意識地將小說語言多靠近讀者。

剛出版長篇小說《後人間喜劇》雖然使用康德理論及模控學概念,讀起來仍淺白易明,又叫人會心微笑。

從《心》(2016年)開始,董啟章有意識地將小說語言多靠近讀者。

剛出版長篇小說《後人間喜劇》雖然使用康德理論及模控學概念,讀起來仍淺白易明,又叫人會心微笑。

《後人間喜劇》之所為喜劇,某程度上基於「為甚麼不能搞下笑」的自嘲態度。胡德浩本身沒甚麼大志兼「符符碌碌」(Full Luck),胡裡胡塗捲入這場風暴之中,半推半就成為拯救生化人與人類將來的喜劇英雄。董啟章幽默的書寫風格大概從《心》(2016年)開始。「科幻劇情為甚麼慣性地嚴肅呢?Mr. Bean去演科幻電影可能會很好看啊。」在熟食中心開小食檔的大叔大菲原來是個唱功了得的歌手,市井得來混身喜感,也是小說中排難解紛的關鍵人物。不過,這是純粹的喜劇嗎?即使最後是個大團圓結局,我們不能確定甚麼曾經在小說世界裡真正發生過,甚麼是出自胡德浩的個人想像,甚麼是董啟章的細意經營。「在靈魂書寫的領域裡,是沒有真實版本這回事的。可以說,每一個版本也有它的真實性,但每一個版本也同時有虛構的。」

節目後半,我們多談寫作風格與心態轉變。董啟章說,寫作著重心境,而非環境。想聽他分享寫作想法,及《後人間喜劇》種種構思,歡迎網上重溫本集:

「世界隨意門」Facebook Live:
https://www.facebook.com/watch/?v=950199075389486

第一節
http://www.metroradio.com.hk/997/Program/ProgramDetail.aspx?ProgramID=bce5e512-b04f-4efd-83cf-a688e6883ef2

第二節
http://www.metroradio.com.hk/997/Program/ProgramDetail.aspx?ProgramID=bce5e512-b04f-4efd-83cf-a688e6883ef2

(免費重溫約為期兩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