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世界隨意門.藝文開箱】當代書法何去何從?

2020/10/23 — 10:23

徐沛之現正於愉景灣一間畫廊,與設計師Sugo舉行之聯展《Co-Existence》

徐沛之現正於愉景灣一間畫廊,與設計師Sugo舉行之聯展《Co-Existence》

與談嘉賓:徐沛之

找徐沛之上來,不是要談他的創作,因為各類媒體均訪問過拍攝過了,包括四年前的「藝術閒話」,再講的話會「講到佢口臭」。所以,我想邀請他分享前輩書畫家翟仕堯的創作,再上推七、八十年代革新書法創作的歷史,與現在從事當代書法的藝術家,可以怎樣走下去。

左:翟仕堯書法作品《金文靜觀萬物》,水墨紙本,46 x 46 cm,2002年
右:翟仕堯作品《君子高風》,水墨賦彩紙本,1994年

左:翟仕堯書法作品《金文靜觀萬物》,水墨紙本,46 x 46 cm,2002年
右:翟仕堯作品《君子高風》,水墨賦彩紙本,1994年

廣告

翟仕堯老師書法源流,遍及甲骨金文、漢隸北碑、竹簡帛書及清代碑學,金石是他創作的核心。徐沛之在節目中講解清晰,情理兼備,我不必在此重複。但中國藝術學習方法與尊古態度,既是個人成長不二法門,也有機會成為覊絆革新的錨。臨摹,不是奴才式抄襲,而是在傳統中優秀作品中認識佈局、結體、向背、用筆與設色等方法,進而在自己創作中靈活發揮。按呂壽琨所言,即是師古而活用。我們怎樣把這古老而實用的藝術形式,跟現當代社會、生活與文化接軌呢?新水墨運動借鑑了西方抽象主義概念與形式,及設計學方法,產生出不中不西或中西融合的潮流。與此同期的台灣東方畫會和五月畫會,有相似的做法。不過,五月畫會莊喆強調他們要走的既非中亦不西的「第三條道路」。我們距離新水墨運動已經五十年了(五十年有多少個世代啊?),「中」與「西」的想像必成過去 。我們需要建立自己的道路,自己的方法。

廣告

徐沛之按在愉景灣的體會,寫出《聽雨》及《靈鳥》等作品,以水墨及炭粉於紙上創作

徐沛之按在愉景灣的體會,寫出《聽雨》及《靈鳥》等作品,以水墨及炭粉於紙上創作

那麼,當代書法藝術家,可以怎樣推動或幫助自己向前呢?從事中國藝術的朋友,可有躲回家中創作以退為進方法。在工作檯案頭上獻興,是過去文人書房玩樂的遺物。小品、冊頁與長卷等小幅作品,就在這情境中衍生。徐沛之以前也一直沒有自己的工作室,家裡飯桌或地板成為香港式多功能空間,但未完成或待乾作品,往往要承受被家人意外干擾的風險。他近年終於落戶Hart Haus Social Studio,有地方掛起作品「自High」一下,鼓勵自己一番。這種展示與激勵,他說能振奮士氣,十分重要。他與不同藝術形式的藝術家處於同一空間,會發生甚麼化學作用?我們尚待觀察。(而Hart Haus這獨特的工作室模式,也值得我們去留意。)他的作品置入有別於傳統裝裱形式與展示空間後,是否他創作生涯的另一階段?我還想追問的是,書法在西方藝術框架與氛圍裡現身,可有怎樣的策略,怎樣的演繹,守住自己的獨特文化脈絡,又接軌其他思想軌跡?而徐沛之的創作將來何去何從,則要看他的造化,及周邊環境的助力。

徐沛之於Hart Haus Social Studio之工作檯

徐沛之於Hart Haus Social Studio之工作檯

徐沛之早前與藝術組合Batten and Camp,於中環Hart Hall櫥窗之合作《Dawn Chorus》

徐沛之早前與藝術組合Batten and Camp,於中環Hart Hall櫥窗之合作《Dawn Chorus》

想聽徐沛之導賞翟仕堯創作,及他對書法創作的反省和近來心路歷程,可到新城網站重溫節目:

第一節

http://www.metroradio.com.hk/997/Program/ProgramDetail.aspx?ProgramID=bce5e512-b04f-4efd-83cf-a688e6883ef2

第二節

http://www.metroradio.com.hk/997/Program/ProgramDetail.aspx?ProgramID=bce5e512-b04f-4efd-83cf-a688e6883ef2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