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任逍遙》表演相片(相片來源:一任逍遙 Facebook)

九十分鐘的爵士樂交響曲 — 聽「爵式無極」之《一任逍遙》後感

【文:董芷菁】

十月十六日晚上八點,我到了西九文化區的自由空間內的大盒欣賞「爵式無極」之《一任逍遙》音樂會。音樂會是「賽馬會藝壇新勢力 2021/2022」項目之一,參與藝術家為「無極樂團」,而本場音樂會和「無極樂團」以往以中樂為主導的意境劇場略有不同:在「中樂」之上加上「爵士樂」的幾件西樂,組成了一個由箏(萬幸演奏)、琵琶(林灒桐演奏)、揚琴(賴應斌演奏)等中國樂器、加上西樂的低音大提琴(呂奡元演奏)、單簧管(馮逸山演奏)、鍵盤(李梓禾演奏)及爵士鼓(李駿姚演奏),加上葉破所演奏的頌砵及電子音樂(場刋上寫的是靈悟音樂),及阮(兼彈琵琶)(區婉瑩、蘇沛宜及唐嗚鶴演奏)伴奏的中西交融的爵士樂隊。

今次是我首次到西九文化區內欣賞表演,雖然地理位置較偏僻,即使在九龍站下車仍要步行十多分鐘。若果運氣較好可以在站外出口處等到小巴,但到達文化區後有種城巿後花園的感覺,而大盒則在正門入口處,相當易找,亦令我更期待參與更多西九文化區內的活動。進入大盒後,通過一輪消毒及登記後便進入劇場了。甫踏入劇場,舞台上有幾名樂師正在打坐,伴以阮和頌呠的即興演奏及互動,氣氛安靈,每位入場觀眾均匍匐而行,亦不敢寒暄:有人在翻閲場刋,亦有人聚焦於舞台上正在發生的事,更有人閉上眼睛。節目雖然仍未正式開始,進場的各人都陸續進入由無極樂團設計下的「圈套」裏。樂手們隨後陸續進場,音樂輕輕響起,所演奏的是音樂會的引子:《行》、接着的樂曲《川》及過渡樂段《彼岸》均由低音大提琴樂手呂奡元作曲。緊接着的《砂海》(世界首演》(黃旨穎作曲);緊接着即興演奏的過渡樂段《山鳴》及最後一曲《百轉千迴》(世界首演》(羅永暉作曲)。

值得一提是:從踏入大盒內,《行》(音樂會引子)的響起直到最後一曲《百轉千迴》,音樂是從沒休止:從引子到樂曲,再接着過渡樂段,均是一氣呵成進行,觀眾們亦沒有任何空間拍掌,形式就如標題所寫的「九十分鐘的爵士樂交響曲」,是本地音樂會中較為少見。要在這種形式上演出一個音樂會,是難度極高的事情:包括對樂手體力的需求、樂曲之間的銜接也是需要極大創意、音樂會設計也需要更多心思等的技術性問題。但我認為最大的考驗的是「如何令觀眾在90分鐘的音樂內可以專注?」

帶點Blue swing的《行》輕輕引入,把觀眾從先前的冥想的空間轉而到音樂會起點,同樣亦能給樂手暖身的空間。觀眾和樂手一起進入狀態後,引來《川》及其後的樂曲及過渡樂段,每首幾乎是無痕連接,而樂曲的起伏有帶領着眾人靈魂跟隨及投入的魔力。音樂上並沒有大起大落,當音樂帶領住我們上升到一定高潮後以自由發揮的樂段使大家緩和下來,在這種自由及帶點即興成份的樂段中,爵士鼓仍保留一定的節拍使觀眾不會一下子迷失。再者,從舞台、燈光以及非常優秀的音響調校及系統令整個演出的「一體度」十分高。從張馳有道的音樂設計,到一絲不苟的舞台操作,團隊成功克服最大的困難,相信以上種種藝術細節便是使觀眾們在九十分鐘內集中於舞台的魔藥吧,十分期待下次無極樂團的出品。

 

作者簡介:香港九十後,現為文化工作者及竹韻小集二胡樂師。拉琴之外,亦會偶爾動筆寫我心。編有《華樂大典‧高胡卷》及《聽賞中國音樂》作者之一。

 

(原文刊於IATC,獲授權轉載)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