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經典相片 「硫磺島升旗」

10月9日是美國攝影師Joe Rosenthal(1911-2006)誕生110週年,他最廣為人知的照片,是1945年拍攝的《硫磺島升旗》(Raising the Flag on Iwo Jima)。相片捕捉六位美軍士兵在日本硫磺島摺鉢山(Mount Suribachi)豎立美國國旗的情形,成為二戰的經典照片,也獲得當年的普立茲新聞攝影獎(Pulitzer Prize for Photography)。

生於華盛頓特區的Joe Rosenthal,在美國大蕭條時期對攝影產生興趣。1932年,21歲的他前往三藩市為《The San Francisco News》擔任攝影師記者,後來成為美聯社攝影師。1944年,他跟隨美國陸軍和美國海軍陸戰隊在太平洋戰區擔任戰地記者,拍攝硫磺島等戰役。二戰後,他在《三藩市紀事報》(San Francisco Chronicle)任職攝影師35年,直至1981年退休。

1945年2月19日,美軍進攻硫磺島,四天後攻下摺鉢山,並在山頂插上美國國旗。當時Joe Rosenthal尚未身處山頂,拍攝下這張照片的是海軍陸戰隊雜誌《Leatherneck》攝影記者Louis R. Lowery。豎旗國旗後不久,現場發生一輪槍戰,一枚日軍的手榴彈在攝影師不遠處爆炸,雖然Louis R. Lowery並無大礙,不過相機卻已損壞,無奈終止當日的拍攝任務。

出乎眾人意料的是,由於這幅旗幟尺寸太小,軍方高層要求換上一幅更大的國旗,這也為後來的士兵身分爭議埋下伏筆。兩個多小時後,執行第二次插旗任務的士兵分別有Harlon Block、Michael Strank、Franklin Sousley、John Bradley、Rene Gagnon及Ira Hayes。這時Louis R. Lowery已不在現場,拍攝下這個歷史性瞬間的,是美聯社攝影師Joe Rosenthal,而另一名攝影記者Bill Genaust則負責拍攝短片。

當局眼見這張照片深得人心,隨即將照片製成海報,並將存活的三名士兵送回國內,用來推銷戰爭債券募集資金。他們被塑造成戰爭英雄,所到之處無不受到熱情擁戴,連日來更在逾三十個城市籌得263億美金。面對別人的歡呼及對戰場的一次又一次回憶,對他們卻是一種折磨,因為他們明白,真正的英雄大多已葬身硫磺島。

海軍醫護兵John Bradley出席戰爭債券宣傳活動。

這個故事被海軍醫護兵John Bradley的兒子、美國作家James Bradley及另一位記者作家Ron Powers寫成歷史小說《Flags of Our Fathers》,此書被《紐約時報》評為2000年暢銷書。書籍出版後不久,夢工廠電影公司買下出版權,並由Clint Eastwood在2006年執導成同名電影《戰火旗蹟》。電影在硫磺島戰場及推銷戰爭債券的畫面之間不斷來回切換,同時凸顯出三名士兵的內心矛盾。

當時參與巡迴活動的三位士兵,除了印地安人士兵Ira Hayes,其餘兩位並沒有真正出現在第二張升旗照片中。John Bradley曾出現在第一張照片中,後來被他的身分被證實是海軍下士Harold Schultz,通訊兵Rene Gagnon的身分是另一名海軍下士Harold Keller,而Harlon Block則被錯認為是出現第一張升旗照片的Henry Oliver Hansen。其實,當時軍方高層也知道部分士兵的身分不符事實,奈何為銷售戰爭債券,此事最終不了了之。或許對當時的他們而言,募集資金才是當務之急,後來海軍陸戰隊才調查及證實所有士兵的身分。

《硫磺島升旗》不但影響美國人,同時鼓舞遠在歐洲的蘇聯攝影師Yevgeny Khaldei。當時他很想拍攝戰場上紅軍旗幟飄揚的照片,不過由於當時缺乏真正的旗幟,他還拜託叔叔用紅色桌布縫製出一面臨時的蘇聯旗幟前往柏林。當他第一次舉起這面旗幟時,並沒有攝影師拍攝這個畫面,數日後,當蘇聯佔領柏林國會大廈後,他找來三位士兵前往柏林國會大廈樓頂,拍攝下這幅勝利旗幟飄揚的照片,成為歐洲戰場的標誌性相片之一。

 

顯影 Instagram / Matters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