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人都可成 Pussy Riot」 無懼巴丟草展叫停 開幕講座移師深水埗

2018/11/4 — 16:03

Pussy Riot 成員 Olya Kurachyova (左)及 Nika Nikulshina (右)

Pussy Riot 成員 Olya Kurachyova (左)及 Nika Nikulshina (右)

原訂昨日在港開幕的巴丟草作品展覽,主辦單位日前以「中方威脅」為由,突然叫停,開幕典禮附設的講座亦被迫取消。講者之一的藝術家黃宇軒牽頭將活動移師別處舉行。席間,俄羅斯創作組合 Pussy Riot 提到,威權統治下從事政治藝術,難免受到打壓,甚至下獄,所以更加需要其他人接力,並道:「每一個人都可以是 Pussy Riot!」

巴丟草作品展「共歌」原訂昨日開幕。巴丟草雖未能親身出席,但計劃以視像通話方式,與藝術家黃宇軒、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以及來港訪問的挑戰威權的俄羅斯創作組合 Pussy Riot 進行對談,討論藝術、政治與言論自由。隨著展覽受「中方威脅」而叫停,開幕典禮附設的對談會安排頓成疑問。講者之一的黃宇軒表示,展覽雖然無法舉行,但不能當作甚麼也沒發生過,故臨時尋找場地,並獲深水埗獨立藝文空間「合舍」支持,讓講座可以繼續舉行。

廣告

不平則鳴 香港本應有此安全網

講座上,黃宇軒提到早前在社交媒體宣傳活動時,已有朋友戲言「你肯定搞得成?」沒料到一語成讖,如今回想起來,他認為這場展覽猶如香港藝術創作自由的測試。事發後,他曾多次嘗試聯絡巴丟草,但至今仍未聯絡上,擔心對方的人身安危。

廣告

藝術家黃宇軒(Sampson)

藝術家黃宇軒(Sampson)

無懼展覽遭叫停,決意如常舉行對談會,黃宇軒自言驅動力不是源於「勇氣」(courage),而是一份「信心」(confidence)。他認為,香港應該尚有一定的安全網(safety net),遇有重要不公事件,市民會走出來發聲,香港人「不平則鳴」應該為體制 (institution) 所允許。

是次展覽涉及巴丟草多幅以香港為題的作品,黃宇軒認為香港人理應關注。以開幕活動為例,原本有五百人以上在 Facebook 表示有意出席,但展覽叫停之後發聲的人不多,報道事件的媒體也只有三數個。因此,他也不得不承認這份「信心」正在逐步磨蝕。

中方直接威脅 傳媒不應自我審查

黃之鋒同意,香港有一定的安全網,但近年已不斷遭中共政權蠶食。他認為,「中方威脅」導致展覽叫停,反映政權阻國際異見人士連線。過往,香港面對的政治打壓相對間接,敏感主題的展覽難覓場地;但今次直接施行威脅,試圖要異見人士滅聲。雖然如此,他認為香港的異見人士相對鄰近地區已經算是「幸運」(lucky),但不代表香港的情況良好,更應該趁此機會,對外促進國際聯繫,對內強化公民社會的團結。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

「無國界記者」亞洲總監 Cedric Alviani 指,香港的新聞自由指數下滑明顯,由 2002 年的第 18 位跌至今年的第 70 位。「巴丟草事件」爆發以來,他聽聞有些本地媒體從業員表示,公司內部曾討論應否繼續刊登巴丟草的作品。他認為,香港情況未至於太惡劣,傳媒工作者應該不會因為刊登某藝術家的圖像招致牢獄之災,「當藝術家本人承擔更大的風險時,我們都應該支持,讓他的作品繼續傳開去」。

「無國界記者」亞洲總監 Cedric Alviani (左)

「無國界記者」亞洲總監 Cedric Alviani (左)

接力反威權 人人可成 Pussy Riot

反威權藝術不時面對「一雞死一雞鳴」的情況,Cedric Alviani 認為創作需要接力。當一個藝術家受到打壓時,其他藝術家應該群起,繼承其志。

來自俄羅斯的 Pussy Riot 體會殊深。成員之一的 Nika Nikulshina 認為社運沒有秘方,只有「不斷講,繼續做」(keep talking and doing)。一次行動未必立刻達成目標,但每做一件事都必有效果,多多少少總會影響到其他人。另一名成員 Olya Kurachyova 坦言,在威權統治下從事政治藝術,早已預料行動「有後果」,但每每想起有朋友因從事政治藝術而下獄,還是覺得不能接受,「作為一個社運人,我們要接力,其實每一個人都可以是 Pussy Riot!」

對於巴丟草展覽遭叫停,具有豐富策展經驗、中大文化管理碩士課程主任何慶基表示「震驚」(shocking),並視之為中央當局首次直接介入香港藝術展覽的案例。研究審查(censorship)多時的他指出,中國大陸界線相對明顯,反觀香港則含糊不清,一副「你應該知道」(you should know)的猜度姿勢,更形恐怖。面對審查,他認為人們應該更富創意地回應,「哪怕只是將巴丟草的作品掛在背包,然後走到街上行走?」

中大文化管理碩士課程主任何慶基(左)

中大文化管理碩士課程主任何慶基(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