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ry House (Train to Lo Wo)

人們只會裝強不明脆弱 對不起賴明珠

在好幾個大型藝術展覽正式開始前,筆者到了本地年輕藝術家賴明珠 (Elva Lai) 在 Artify Gallery 舉行的個展「抱歉,非常易碎」 (Sorry, it’s fragile)(展期至 4 月 30 日)。不知何故,筆者總覺得賴明珠舉行了很多次展覽,但她說這是第正式在畫廊舉行的個人展覽,之前的都是群展或聯展,筆者回想一下,一次是 Karin Weber Gallery 的群展「From 3G to 4G」,一次是 am space 的「某時某刻在某處的某些人和某些事」、Sundaram Tagore Gallery 的香港人櫂藝術獎展覽等等,這次才是她正正式式的首個個展。

Light in Hospital

Memory Space (Furnace)

在展場走了一圈,十多件以攝影為主的作品,自己被「記得的空間(化寶爐)」(Memory Space (Furnace))、「打包」(Light in Hospital)、「記憶的空間(窗)」(Memory Space (Window))等吸引住,也許覺得很簡單直接乎感情豐富了,那座化寶爐,那個膠袋中的白衣,那個窗,再看其他作品,正好藝術家自己所說,是真實地呈自己的情感,因為是講她的家庭、家人及移民背景──作品中的化寶爐、衣物、窗口、東鐵門口、舊片、相簿等,都有一種很強的情緒呈現出來,縱然故事是很個人,但會觸動其他人的一些共有元素──當看到那化寶爐,或者令你想到死亡的傷感,看過資料會知道有關她的父親,但打開了爐或者已令人想到都令你聯想到關係的消失可以是多麼的無奈、無助、無力,如被火燒掉,化成灰,被風吹走,之前存在過的,只留在記憶中,由時間沖淡,這是其他人也可以有的感受。

From a coastal city to another coastal city

筆者自己也喜歡「抱歉,非常易碎」這名,移民令家庭變得易碎,關係易碎,情感易碎,記憶易碎,本來現今社會中普通的家庭也很易碎的了,不論是甚麼原因,因著血緣關而住在一起的人卻沒有在一起,分開生活,易碎程度可想而知。香港本來就是一個移民的都方,不是現在才有內地的移民來港定居,一直以來都有很多人移民來港,不是在這一代,而是幾代以前的事,同時也有不少人移民離港。為甚麼要有這麼多人移來移去,難道香港註定不能讓人有完整的家庭?如果這種不完整特性一直高漲,香港盲註定不完整的了。

算啦,這些這層次的東西,小小的香港人「識條毛咩」,高官學者都解決不了的人口問題,筆者不說也罷。

不過,或者人生在世很多事情都說不準,很多東西都其實很脆弱,只是大家都裝強,或或當作無問題吧了,所以一些很重要的事物都非重要化,結婚了十多二十年,也有了好幾個子女,就算沒有了拍拖時的激情,但雙方之間的關係卻可以因為另外一人的出現而突然化為烏有,之前的所謂愛戀、關懷、責任等,通通都不值一顧,愛得再深,難道都只是荷爾蒙作怪而已,所以人們不再對有感覺,也不再覺得有易碎的問題,也不再對身邊的事物有傷春悲秋之反應了。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