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生自是有情痴 — 《東邪西毒》的歐陽鋒

2020/6/24 — 15:55

《東邪西毒》劇照

《東邪西毒》劇照

王家衛的意識流影像敘事在武俠片裡還是那麼詩意,美到足以停駐時間,熟悉的虛構角色來來去去,突然發覺,以前傾心於這些傳奇人物身世飄零、俠氣干雲、絕世武功的種種經歷,更為他們弱水三千的一片痴真、仰天長嘯的問世間情為何物所緊緊纏繞,就像超級英雄一樣,有血有肉、有溫度有情意的一面,教人為之心疼,為之神傷。

《東邪西毒》裡王家衛依然捕捉著人們各自身陷於無解困境的孤獨狀態,像置身一望無際的沙漠一樣,從一罈來路不明的醉生夢死酒開始,選擇拒絕一切的歐陽鋒,沒有勇氣攫取愛的黃藥師,萬念俱灰卻到死無法放下舊情的盲武士,慕容嫣和慕容燕兩個身分後面藏着一個受了傷的獨孤求敗;以及人人都渴望成為的洪七,可以選一個死心塌地愛著自己的人,一度困頓、一度迷惘,選擇拔刀相助只為問心無愧,這類的人,不計較得失,數錢卻數的很仔細,不會在一處逗留太久,相信事在人為,但也只有如此性格之人,執意親眼見識一切的人,才可能成為唯一一個擺脫孤獨與自艾自憐的纏繞。

「每個人都會經過這個階段,見到一座山,就會想知道山後面是什麼。我很想告訴他,可能翻過去山後面,你會發現沒有什麼特別。回望之下,可能會覺得這一邊更好。但我知道他不會聽,以他的性格,自己不走過又怎會甘心?」

廣告

張國榮的獨白在王家衛的電影裡總是特別動聽,特別勾魂,這樣的存在看似飽經滄桑,被孤獨淬煉出一雙洞悉世事的眼神,讓人摸不透其心思是善是惡,在明還是在暗,卻堆砌出一個因為太畏懼失去而選擇自我保護的尋常人物。即使嘴裡告訴洪七,失去一根指頭導致無法持刀,有心的話赤手空拳依然可以殺人,身上的傷痕就像鞋子也是籌碼之一,然而歐陽鋒看盡無數悲歡離合、過不了情關的模樣,即使知道過去的風景比較美好,卻沒有一個人願意走上回頭路,他們既無法接受拒絕、承擔失去,也無力拋下執念、為愛奮不顧身,徘徊在漫天黃沙之中舔拭不曾癒合的傷口,越是渴望遺忘,記憶就越是鮮明。

曾經相濡以沫,最終相忘於江湖,因為年少輕狂總喜歡飛得很高,目光放得很遠,彼時闖下的債有的來自沒由來的倔強,有的來自一文不值的自尊,但當你真正愛上一個人,漸漸低到塵埃裡去後,時間會讓你發覺,人生自是有情痴,而這些債得耗盡餘生才能償還。

廣告

「當你不可以再擁有的時候,你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讓自己不要忘記。」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