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今天對於生死無言也無知 觀「無言以對」群展從陳翊朗的魑魅魍魎地毯開始

2020/9/7 — 15:23

如果生不如死,但死又是不是真的比生好?早前到了在香港歌德學院舉行的群展「無言以對」(Tongueless)(展期至10月3日),由黃嘉瀛策展,參展藝術家。包括了陳翊朗、沈軍翰、卓思穎、何倩彤、李新傑、黃翊豐,有繪畫、裝置,照片、錄像等不同媒介,或者是一段段心路歷程,或者是藝術家的自我觀察,或者是觀眾的心理體驗,因為很多東、情感,以至課題都是散落在話語和文字間,又被人視而不見及觸碰。

當中有本地藝術家陳翊朗(Oscar Chan)的一張地毯《予惡乎知夫死者不悔其始之蘄生乎》(How do I Know if the Dead Would Not Regret Their Efforts to Survive?),出自出自莊子《齊物論》,就是我那裡會知道死了的人不會懊悔他從前求生呢?生未必樂,死也未必苦,生死也許沒有甚麼分別,活著不過是做夢,死了或者是醒來,說不定死了之後,會覺得從前活著的時候多蠢,為甚麼不早點死了呢。

地毯上的魑魅魍魎或者已成為他的標誌,你或者也有從他這幾年的個展覽或參加的art fair中看過他所繪畫的魑魅魍魎,牛鬼蛇神,妖魔鬼怪,是真的鬼神也好,是心魔也好,又或是因為種種不如恐懼幻化而成也好,或者踏在地毯上(筆者沒有),可以感受到生不如死,死又不如生的矛盾輪迴,一念是天堂,一念又是地獄。

廣告

還記得第一次看到陳翊朗的作品是在「出爐2011」藝術系畢業生聯展中,他的作品《疤痕》包括了一套錄像片段、X光片及陶瓷嬰兒公仔。最記得當時他說自己小時候因為血管瘤,所以曾在頭上動手術而留下一條疤痕,但燈光太暗,筆者其實看不清楚,只是想像有一條疤痕如何令孩子覺得不同及影響成長,或許傷害會因為長大而淡化,但不會完全消失。在公仔頭上做手術的錄像、頭部的X光片,以及一些有著不同缺憾的陶瓷公仔,也許是希望利用不同的媒體及角度,去探討及再認識自己,也從身體出發,延伸至先天與後天、缺憾與完美等問題。

魑魅魍魎或者是人的一個個心結,要解開,或者就是要面對,不能解決,就要和他們共存,或者對藝術家來說,每次做作品,是一次將自己心底深處的問題拿出來解決,做完後或多或少有一種面對,至少是面對過,雖然未必有解決甚麼,但最低限度是有成長的過程。對身體、生命不信任,怕失去生命,以致日有思慮,夜又不安眠,永遠走不出的死胡同。

廣告

藝術家現在於巴黎生活,請恕筆者無知一問,不知魑魅魍魎是否有國家地域之分,神魔鬼怪是否也有法國風情。

或者,魑魅魍魎在心間,妖魔鬼怪在人間,所以人就杯弓蛇影,躁動不安,而社會污穢喧囂,混亂顛倒,你不夠走在黑暗中,也就不能與黑暗為伴。

筆者不知生,也不知死,只知生於今時今日的香港,是真的生不如死。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