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綠色陰霾為喻 90 後攝影師記錄國安法下《幽暮之城》

維港,電車站,行人隊道……熟悉的街景但又帶點陌生。景物籠罩於綠色陰霾,像污染;又似濾鏡,事物都添上人工的調色。

「很多相片都是日常,隨便在街上都會見到畫面。如果沒有調色,坦白說,真的好普通。」90 後自由攝影師 Deacon Lui 說。2019 年畢業,他即在「反送中」期間拍攝做記錄,多幅作品在 Instagram 大獲好評。相對當年激烈的畫面,今次作品顯得平靜柔和。他向《立場》表示,去年十月起漫無目的地在街頭隨手拍,漸漸發現相片看起來,大家恍似生活如常、歌舞昇平。然而,他內心總覺得 2019 年若是巨浪,如今一切變動定必是漣漪。如是者,他以「Pantone 337C」顏色處理拍得的相片。問及 Pantone 337C 的秘密,他沒有明言,展示手機一張相片——

選色雖然關鍵,但場內文字沒就用色解說半句。Deacon 也自嘲,「以一個展覽來說,我覺得自己完全不合格」。其實,他不無掙扎。展場看板修了又修,最終輕描一句「自那年七月的第一天,天空染起了一片名為『Pantone 337C』的綠色陰霾」帶過。他坦言不無顧慮。今年年初,他為作品出書,體會到「有字唔出得」,要避開帶有標語的相片;展覽開幕前又迎來《蘋果日報》停刊的衝擊,他思前想後,判斷自己的作品都「唔係『好出』啫」,「如果呢啲都唔得,好多嘢都……」。他欲言又止,但既然決定要做,就得思考怎樣做。他最終決定文字委婉處理,某程度上也呼應時代的「曖昧」,希望做到「避得嚟,又要明」。

Deacon 以「Pantone 337C」顏色處理「後國安法」時期拍攝的照片

《幽暮之城》展覽分成上下兩層。地下展示以「Pantone 337C」顏色處理國安法時期拍攝的照片;閣樓則是影像裝置。裝置由三組影像合成,中間是 2019 與 2020 年街景的對比;左右兩旁則攝於 2021 年 6 月 4 日晚,呈現香港市民在「不可以遊行,不可以喊口號」的限制下,亮著手機燈表態的情狀,帶出「在黑暗的展場,仍然有人發光,仍然有很多人用自己的方式堅持」。裝置的聲音部分取自 Deacon 騎獨木舟的經歷,「浮沉、不穩定的感覺,好像我們現在所身處的時代」。他把收音咪放入水中、又讓它漂浮於水面,收回來的聲音「好似被人按頭潛入水中的聲音」,情況就如「每日起身看到新聞好窒息,但你又要將自己抽上水面,繼續生活」的感覺。

Deacon Lui《幽暮之城》的影像聲音裝置。

除了相片和裝置之外,展覽同名攝影書《幽暮之城》也是展品之一。Deacon 特別將書放在樓梯底的鐵籠空間展示,觀眾走進不自由的籠裡閱讀記載失落自由過程的相片;另一方面,他又自製燈箱,鼓勵觀眾把書頁放到燈箱上逐頁觀看。書頁一面是 2019 年的街景,另一面則攝於 2020 年。放在燈箱之上,2019 與 2020 年的影像重疊,營造影像交織的效果。「安定」與「動盪」並置,他認為當下的城市更像幽暮的森林,遂引用前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的話:「我們現在看到表象上的穩定,街頭恢復平靜了。……但如果平靜的代價是禁止所有政治表達的形式,這只是猶如墳場裡的平靜(peace of the graveyard)」。展題《幽暮之城》的英文,正是 peace of the graveyard。

Deacon Lui《幽暮之城》的燈箱裝置

暮或墓的盡頭,展場的出入口,Deacon 在門旁的相片中央,引用 C AllStar 《留下來的人》的歌詞——「要記住你的一切,使世界亮了點」,期盼觀眾沉重過後,尚可帶著盼望離開。

 

幽暮之城 - Deacon Lui 攝影展

日期:即日起至 2021 年 7 月 25 日
時間:12:00 - 19:00(星期一休息)
地點:Parallel Space(九龍深水埗大南街202號地鋪)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