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藝術之名策劃「海上顛簸」之旅 李繼忠創作緊扣時代的嘗試

2020/12/4 — 12:54

一個周末早晨,六個互不相識的人聚首於筲箕灣避風塘的公眾碼頭。駛來觀光帆船鴨靈號,但不,等著他們的是旁邊的小船,像出海打魚那種。

旅程沒有明確目的地。「由筲箕灣出發向東南走,經過將軍澳,駛到小西灣與東龍島之間的海域。」邀請函這樣描述。小船不靠岸,拐個彎就沿路折返,全程大約 80 分鐘。

這趟名為「海上顛簸」之旅的「船河」是藝術家李繼忠展覽「醒來已是百年身」的一部分。展覽原是關於二戰日佔香港的歷史,為何他要帶人們到海上經歷風浪?

廣告

「香港當時當然係好動盪嘅時代,但而家又何嘗唔係呢?」

追溯歷史 銅像被盜與歸還

廣告

2018 年,擅長檔案藝術的李繼忠憑著《復還、繕修與進退維谷》的計劃書,獲得 WMA垂青,資助他完成作品。他追溯十一座二戰時期日本皇軍從中環皇后像廣場擄走的銅像及其後歸還至香港的過程,並以錄像和出版物等形式呈現作品。

去年舉行的展覽「無法憶起 怎樣到達這裏」是上集,而上月開幕的「醒來已是百年身」則是項目的終章。其中 30 分鐘的影片〈復還、繕修與進退維谷〉是今次最主要的展品,李繼忠翻查文獻,選擇了日本帝國陸軍石匠、獅子石像底座的風水法器、皇家香港軍團(義勇軍)的士兵三個角色,分述銅像被擄到歸還的見證。

李繼忠〈復還、繕修與進退維谷〉2018

李繼忠〈復還、繕修與進退維谷〉2018

李繼忠接受《立場新聞》訪問表示,此作成於 2018 年,早在中國好幾個城市(北京、武漢、上海、海南島),甚至曾在瑞典都展出過。兩年後,它終於來到香港,但藝術家卻刻意輕輕帶過,重點放在展場開幕時未開的一台電視機——作品叫做《海上顛簸》。他安排八次「海上之旅」,讓公眾體驗銅像當年乘船被帶到日本、又再送回香港的顛簸旅程。《海上顛簸》正是旅程的紀錄。

根據李繼忠的研究推斷,當年銅像從第二代皇后碼頭(即今香港大會堂前地)上船,沿住東邊一直出海駛往日本,部分路線與筲箕灣至東龍島一帶海域重疊。他認為,船固然不是白盒展場,但「去到海上面,抽離咗陸地,好似一個孤島;同時有啲似一個舞台」。因應舞台感,他編排好一些行動引導,要求公眾在船上完成。

離開陸地的船好似一個孤島。
( 《海上顛簸》截圖由李繼忠提供)

離開陸地的船好似一個孤島。
( 《海上顛簸》截圖由李繼忠提供)

然而,原定 2019 年進行的展覽和旅程,因應社會抗爭而延期。經歷不尋常的一年,李繼忠的計劃亦有所調整,「如果設計得太多、或者令到隻船太過 artsy,反而破壞咗明明係好純粹嘅事。我想集中返喺船程入面嘅心理狀態」。

海上顛簸 身心體驗漂泊

乘船的人沒有「任務」,船艙也沒有特別佈置——前方有門框,就像電視框那樣,引導參加者看著門外的海浪;後方的窗加設鐵柵,其他窗口都封起來。風大浪大,他們都鼓勵參加者留在船艙內,但暈船等身體狀況加劇參加者的不安。 就這樣,參加者在海上漂流 80 分鐘。

 《海上顛簸》之旅使用的船,船艙前方有門框,就像電視框引導參加者觀賞方向。
( 《海上顛簸》截圖由李繼忠提供)

《海上顛簸》之旅使用的船,船艙前方有門框,就像電視框引導參加者觀賞方向。
( 《海上顛簸》截圖由李繼忠提供)

李繼忠認為,小船的空間內,參加者身體最切身的感受大於一切。參加者出盡辦法克服身體狀況:有人唱歌、有人恰埋眼、有人眼定定望住一點、有人握實拳頭、有人身體繃緊、有人就不停說話⋯⋯活動以「藝術」作為包裝,所以參加者大多有所期待,期待有何特別情節發生——但結果都沒有,「沉悶、等待、期盼嘅身體心理狀態,其實呢啲先係最珍貴嘅」。

 《海上顛簸》之旅參加者出盡辦法克服身體狀況。
( 《海上顛簸》截圖由李繼忠提供)

《海上顛簸》之旅參加者出盡辦法克服身體狀況。
( 《海上顛簸》截圖由李繼忠提供)

 《海上顛簸》之旅的參加者雖然航向未知、經歷漂流,但他們都確知旅程有去有回,艱辛總有盡頭。李繼忠不禁問:「如果偷渡者,或者離開香港嘅人,佢哋嘅心情同身體嘅感受又係啲乜嘢?」

以歷史事件為背景策劃一場遊船之旅,延後一年成行卻令行程更富時代意義。李繼忠透露,不少參加者聯想到涉嫌潛逃台灣被捕的12港人事件。正如,《海上顛簸》之旅所用的小船,與行走港台航道所用的船隻相約。由重組歷史的影片到呼應時事的旅程,他承認作品已經蛻變,「唔係特別講緊銅像本身,而係呢個事件點樣對應時代。當時(日佔)當然係一個好動盪嘅時代,但係而家又何嘗唔係呢?」

 《海上顛簸》之旅的參加者雖然經歷漂流,但他們都確知旅程有去有回,艱辛總有盡頭。
( 《海上顛簸》截圖由李繼忠提供)

《海上顛簸》之旅的參加者雖然經歷漂流,但他們都確知旅程有去有回,艱辛總有盡頭。
( 《海上顛簸》截圖由李繼忠提供)

歷史藝術都要 面向公眾、緊扣時代

動盪,不一定是破壞,有可能是反思重生的契機。李繼忠相信,現在正正是藝術和哲學的黃金時代。動盪揭示出世界架構秩序存在已久的問題,社會運動以「行動」對抗壓迫,而歷史相關的藝術作品則是將「行動」變得生活化的方法。

過去,李繼忠的創作方式著重於埋身研究文獻檔案,翻查梳理歷史。如今,他有感於教科書和歷史論述不斷被篡改,反而人的聲音更為重要。他收集了《海上顛簸》之旅參加者活動後的訪問聲帶,計劃稍後配合旅程錄像剪輯成第二版的《海上顛簸》錄像。

「公眾好重要,否則只係純粹追溯歷史。我覺得做藝術必然會面對公眾,一定要同時代緊扣。當我對面行動都無辦法做嘅時候,我哋就要將理念滲透喺生活。」

文/黎家怡

李繼忠個展「醒來已是百年身」

日期 : 12.11 - 6.12. 2020
時間 : 12nn - 7pm (星期二至日 Tue to Sun)
地點 : WMA Space, 中環永和街23-29號俊和商業中心8樓

預約參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