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身體直面禁忌 擴闊思考界限 — 《無眼睇》﹑《人間‧獨‧白II》

2019/11/12 — 10:48

剛從台北回港,甫下飛機,一陣不安感襲來,身體起了雞皮疙瘩,沒由來的一直哭,應是身體感受到香港社會的哀傷氛圍吧,這一場運動已漸漸使香港人的身體變得具體而明確,除了上街表態外,不義之事引起的悲憤把人們連繫在一起,堅強得足以凝聚力量,又脆弱到能瞬間被消失。

現在,身體的不確定性如此多,此時此刻,對香港年青編舞家來說,身體是甚麼呢?

兩年一度的城市當代舞蹈節,今屆主題聚焦香港,主辦單位城市當代舞蹈團(下稱CCDC)邀請海外和中國的優秀舞團演出外,亦向國際推介香港和亞洲的年青編舞家,本地編舞黃靜婷(Chloe)和曾景輝(Terry)將帶著《人間‧獨‧白II》和《無眼睇》於十一月十九日在於香港兆基創意書院多媒體劇場公演。

廣告

《無眼睇》:窺探身體禁忌 首演大獲好評

廣告

Terry畢業於香港演藝學院舞蹈學院,主修現代舞,畢業後在CCDC任全職舞者六年,現為獨立創作人。Terry受曹誠淵、黎海寧 、桑吉加等編舞家的影響,他的編舞作品既注重技法,亦具強烈的個人風格。在前作《毛鬙鬙》中,穿著重甸甸的假髮站在台上,遮住視線及全身,直視自己對毛髮動物的恐懼。在我眼中,《無眼睇》是《毛鬙鬙》的創作延伸,兩個作品裡的舞者,都需要戴著服裝道具上場。《無眼睇》的創作主題為性別﹑權力和革命,於是,四位舞者戴著與其性徵符號調換的頭套,執行經過標準化的動作,四人建立一個同步的共同體,目的是要觀眾將焦點放到舞者的身體上,舞台劇演員及導演梁祖堯非常欣賞首演版本:「那一種不安份,那一種震動,好像在告訴大家,在場身體包實的觀眾,其實平時的行動是多麼不誠實。舞者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個震動,都叫觀眾主動面對自己的虛偽。」

九月於「舞蹈新鮮人」首演的《無眼睇》,觀後給我一個想法:台上的人目盲,按著本性舞動,台下的人看著舞者的裸體。台上台下的人,都帶著不安全感各有所思,在貌似赤裸的真相面前,我們能冷靜地聆聽和看清嗎?還是在既定立場裡自轉和批判對方?

《人間‧獨‧白II》:不止編舞 重視劇場美學

在黃靜婷(Chloe)過往十數個編舞作品之中,我最喜歡去年年底的流動舞蹈劇場作品《遙遙之城》,她以六個銀色鏡球比喻作西西弗斯的大石,舞者在不同的公共空間推動時,鏡球無止盡地反射表演場地的節奏、觀眾的氣氛、舞者的肢體動作等周遭環境。這個銀色鏡球的設計非常聰明,既能豐富空間上的畫面,製造詩意的空間,也能跟舞者有更多互動,充滿生命力。在這個作品,她詰問人的本質是甚麼?生活和城市空間的本質是甚麼?

這次在城市當代舞蹈節公演的《人間‧獨‧白II》,曾於釜山國際舞蹈市場﹑德國杜塞爾多國際舞蹈博覽會2016演出,下星期首次在香港公演。《人間‧獨‧白II》由五年前的《人間‧獨‧白》發展而成,當時《人間‧獨‧白》的靈感取自2014年之前社會的紛擾動盪,今年社會不止動盪了,是非常黑暗。至於今次Chloe如何以創作回應社會,演出簡介言簡意賅地表達了她的關懷:

人與鳥之間的對話 

人:咁我應該屬於邊度? 

鳥:唔知道……可能係有光嘅地方……

人:光……我從來都唔知道光係啲咩!佢係唔係一種對比? 如果我能夠捱過黑夜,係咪就會搵到屬於自己嘅地方? 

鳥:你相唔相信?

人:相信啲咩?

鳥:相信本身。

黑夜仍長,黎明未到,如果我們希望社會能夠有根本性的改變,與其被外間的壞事情影響情緒,繼而影響決定,應該先問自己,究竟我心中期待的世界是甚麼?一個人獨自思考太困難了,下星期二走進劇場,給自己喘一口氣,看看這兩支舞作能否給你一些想法和靈感,然後實踐自己心中想要的改變吧。


節目名稱
《人間 · 獨 · 白 II Heaven Behind the Door II》
Chloeography Project - 黃靜婷 Chloe WONG Ching-ting(香港, HONG KONG)

《無眼睇 Mo Ngaan Tai》
曾景輝 Terry TSANG King-fai(香港, HONG KONG)

11月19日 下午5點
香港兆基創意書院多媒體劇場
$160(不設劃位)
購票連結:https://ccdfestival.hk/hk/ccdfevent/heaven-behind-the-door-ii-mo-ngaan-tai/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