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伴我們成長的黃色小鴨

2018/1/12 — 14:21

有段時間,本來深愛玩水的小外甥突然害怕起洗澡來,威迫利誘通通不管用,最後要靠一隻小膠鴨當她的沖涼小良伴,才令她重投浴缸的懷抱。不禁令我想起,同樣的黃色膠鴨仔,也是我小時候洗澡的「鐵腳」之一,陪伴我渡過不少美好童年時光。

小時候家住公屋,浴室只有最基本的花灑、馬桶和洗手盆,不要說玩具,就連浴缸也沒有,只有一隻紅A浴盤給幾個小孩浸浴。但我們當年卻一點不覺得有欠缺。每次沖涼,小小的腦袋裡都進行著無數天馬行空的大冒險:有時在大海裡與鯊魚搏鬥,有時成為潛進龍宮的浦島太郎,有時只是揚帆出海悠哉游哉……這些幻想故事五花百門,唯有一隻黃色小鴨永遠是我最佳拍檔,在水面載浮載沉間當我的小助手,跟我進行過無數異想天開的驚奇歷險。想不到這麼多年後,小膠鴨竟也成為外甥的best friend,原來即使時代如何變遷,令小孩愛不釋手的東西其實差不多。

猶記得數年前,荷蘭藝術家Florentijn Hofman以一隻巨型小黃鴨風靡全球。在尖沙咀海運大廈外,大人小朋友齊齊打卡自拍,不亦樂乎。巨型小黃鴨大受歡迎,大概不只是因為它可愛,更大原因是它喚起了我們的童年回憶。日復日的忙碌工作,令我們的生活熱情仿佛燃燒殆盡,突然在鬧市中,看到回憶中的小黃鴨浮現於海面,感覺就像回到了單純的童年。大家喜歡「巨鴨」,多多少少也是因為對「小鴨」的情意結。可愛的小膠鴨喚回了我們腦海中那段無憂無慮的日子——沒有工作煩惱,不用擔心交稅,也不需絞盡腦汁向上爬,沒有算計心機,沒有爾虞我詐,只有無盡時間需要打發,無數鬼主意等待實行。對那時候的我們來說,成長就像一個擁有無限可能的寶藏吧。

廣告

大黃鴨訪港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大黃鴨訪港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廣告

在電腦流行前,能令我們快樂的東西好像比較簡單。一把膠水槍、一套迷你廚具、一輛鐵皮車、一個椰菜娃娃、一套波子棋、一盒大富翁或是一柄膠劍,都已足夠叫我們樂上半天。在我成長那個年代,讀書壓力沒現在那麼可怕,父母工作忙不在家,只有看電視的嫲嫲照顧我們,放學回到家便捉著兄弟姐妹或者鄰居玩各種遊戲,扮演各種角色,進行不同的冒險,任由想像力馳聘——想像自己是英雄打敗壞人,想像自己是香港小姐冠軍,想像自己在堡壘與敵人對抗,想像自己是貴婦請朋友吃茶點……

長大一點後,不只是黃色小鴨,連其他更精美更複雜的玩具也漸漸被打進冷宮,嫌幼稚。外面太多姿多彩,我們不再滿足於小小的幻想世界,磨拳擦掌準備出去認識那個屬於大人的社會,結交更多朋友,學會化妝扮靚襯衫,學會談戀愛講夢想,找到更多有趣的東西來投入來努力。那些曾經令我們快樂的玩具慢慢變得不再吸引,後來也許送給別人,也許丟掉了,總之都不見了。然後迅雷不及掩耳間,我們已經長大成人,投身社會,在這個複雜的人世間載浮載沉,學懂不要隨便相信人,學懂隱藏自己的心思,學懂說謊,學懂討好別人。小時候的單純美好早已煙消雲散,不知到哪去了。

多年後重遇這隻黃色小鴨,發現其可愛之處,可能正正在於它的簡單。

1948年由有「小黃鴨之父」之稱的香港人林亮創作,小黃鴨面世70年來,一路陪伴著全球小朋友成長。即使各種繁複的機械玩具推陳出新,連小黃鴨也換過千百種造型,最經典仍是原裝簡單的那隻小肥鴨。林亮最初本著要創造本土玩具的心情,令人動容。中英劇團一月底亦會將林亮的奮鬥故事搬上舞台,劇名就取作《黃色小鴨》。

黃色小鴨,可說是香港人的集體回憶。這個城市曾經是世界玩具工廠,無數小鴨從我們父母輩那代人的手上成形、包裝,再運往世界各地孩子的手中。而你我小時候,也許都試過在屋邨士多,纏住平常省吃儉用的雙親買一隻小鴨玩具。到我們下一代,他們身邊亦有這隻始終如一的黃鴨仔陪伴,就像我的小外甥一樣。這隻簡單平凡的塑膠玩具,在過去幾十年間陪伴著我們成長,標誌著我們美好單純的童年,在一代一代的港人心裡佔據著微小卻重要的位置。

中英劇團《黃色小鴨》The Yellow Rubber Duck

地點:
葵青劇院演藝廳

日期和時間:
20, 24-27/1/2018 8pm
21^, 27, 28/1/2018 3pm

^此場為通達專場,設粵語口述影像及劇場視形傳譯

$280, $220, $160

粵語演出 In Cantonese
適合6歲或以上人士觀看

節目查詢 8106 8338
票務查詢 3761 6661
信用卡購票 2111 5999
網上購票 www.urbtix.hk
節目網址 www.chungying.com

(本文為贊助內容)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