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何必羨慕MoMA保安員語音導賞?我們也有程展緯

2020/3/23 — 11:57

《立場》上星期出了一條新聞,說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 (MoMA) 請保安員做語音導賞,然後我 facebook newsfeed 就有很多人在 share,很多人都在讚嘆。小妹一面茫然,一頭黑人問號,有甚麼好羨慕啊?

香港不是也有個程展緯嗎?

就是那個在小巴車身賣廣告呼籲勞工處關注服務業勞工權益、發起「椅子運動」的香港藝術家程展緯啊!「椅子運動」的起源,正就是因為他曾經以保安員的身份潛入博物館。

廣告

早在 2007 年,香港藝術館舉行《大英博物館藏珍展》,程展緯發現展場細細,細得為了展出所有展品而犧牲保安員的座位。他與保安員閒談,得知他們每天工作8小時,全程需要站立。他認為是一種剝削,出於同情,便發起第一次「椅子運動」。他在展場的簽名冊呼籲參觀者聯署,游說館方「給保安員一張椅子」。

為了更了解保安員的實際情況,程展緯考取保安牌照,應徵一間專接康文署博物館保安工作的公司。他原定要到藝術館工作,但經理臨時調動安排。他拒絕,即被解僱。被無理解僱後,他在 2014 年以「駐校藝術家」的身份,到理大創新樓做保安員,為期一個月。

廣告

因為做保安,程展緯親身體會種種苛刻待遇,例如:工時長、薪金低、惡劣天氣下工作卻無交通津貼等等。多年來,他「堅定不移」地爭取勞工權益。由保安員到收銀員,由椅子到食飯安排,程展緯成為香港(可能是唯一一個)「勞工藝術家」。

話說回來,香港早就有藝術家去做保安員,早就可以實踐「保安員語音導賞」。有什麼好去羨慕人家 MoMA 呢?與其羨慕,不如好好反思,為什麼香港總是錯過這麼多大好機會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