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3

    何紫九個「兒童文學」特質與「兒童戲劇」的關係(一)

    香港兒童文學界相對台灣的蓬勃與多元,比較內地的財力與市場,的確是勢單力弱及艱苦經營。其中一個給我們留下深刻印象的,應該是何紫先生及其山邊社。1991年離世的他,原名何松柏,除了經營山邊社培育很多兒童文學人才外,也編輯兒童雜誌,並且有豐富的兒童文學創作。七十年代末曾出版兒童小說系列,共一冊十本,八十年代再版,內容溫馨、趣味,充滿童真,充分流露何紫對兒童的尊重,及期望把品德價值向他們傳承的責任感。

    香港藝術發展局資助出版何紫先生的兒童文學理念

    97年,山邊社收集了何先生生前發表,談及兒童文學的演講與文章,共14篇。在藝術發展局資助下出版。好使後世在欣賞先生的文學作品之餘,窺探到先生對兒童文學的理念及想法。「何紫談兒童文學」對所有從事兒童文化、藝術工作者都很有啟發性,也是瞭解香港兒童文藝發展的一個重要基礎。其中一篇「兒童文學的九個特質」,應該是所有從事兒童文藝工作者的創作規範與準則。九個特質包括:童真、趣味、幻想(想像力)、好奇、美感、情緒(哀樂)、經驗、公義(品德)及價值,值得兒童戲劇工作者研究及思考。借先生的九個兒童文學特質,與大家分享一下兒童戲劇創作的一些注重事項。

    兒童文學的九個特質由「童真」開始

    「童真」是兒童文藝與成人文藝差異最大的地方。沒有童真,兒童文學及兒童戲劇基本不存在。童真就是一種兒童純樸、真誠、率直而自然的反應,笨笨而可愛,擇善固執而友善,一心一意沒有其他心思,愛恨分明,敢愛敢恨。兒童文藝作品的主人翁,如果沒有這種氣質,就難於驅使觀眾產生「同理心」去接受作品。兒童觀賞兒童文學及戲劇,都會用童真直接參與,即時回應,吸引到他們的事情就會十分着迷。童真就是率直地面對自己,直接以內在情緒進行反應,單純、樂觀而感性,見到開心的畫面就會共同歡笑,聽到愉快節奏就會拍和起舞,受到刺激內心深處湧出悲傷就會流淚,遇到恐怖就會害怕、凝固及退縮,對不公平事情絕對不會默不作聲,很有想法但能力有限,有個性但永遠受群眾影響,充滿幻想及同情心。

    通過想像力可以拾回可能已經忘記的童真

    對於孩子的假裝扮演只用來遊戲,不會用來掩飾自己的不足。若兒童參與活動,只是通過遊戲過程把他們內心的想法與潛能借給角色,或用作幫助角色解決問題的辦法。所以,戲劇活動絕對不是訓練他們扮「假」,而是誘導他們潛藏的感情與想像力爆發出來。這也是為什麼世界戲劇教育界的朋友,都不鼓勵孩子扮演-誇張虛假,幼稚無知,命定好壞的表演。而是鼓勵孩子用自己的真誠去探索、理解及認識現實世界的悲慘、冷靜與詭詐。在這一定要提及被譽為俄國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最傑出學生" ,世界著名劇作家契可夫侄子,影響荷里活演技至深發展的 Michael Chekhov 。他成功地創造一種誘發想像力去扮演,而能真誠不虛偽、不造作的演員訓練方法。通過想像力的誘發,使表演沒有需要擁有經歷過的記憶而變得真實。兒童劇舞台絕對可以通過想像拾回童真,而且十分需要好好保存。

    兒童才是兒童戲劇成真的動力

    兒童文學上保存著很多童真的基因

    兒童文學界中「童真」爆發最利害,當然首推瘋魔世界整幾十年的「長襪子皮皮」,魯莽率直、橫沖直撞,絕對不傷害別人的性格。還有,擁有所有孩子天使與惡魔於一身的「小木偶 Pinocchio 」,這種童真不用任何包裝,已經十分吸引。「紅髮安妮」純良堅忍,那種眼中的美麗,誰也沒有猜出是孤女寄居的世界。童真是兒童的特徵,也是兒童戲劇的賣點。有了兒童文學童真的感動與啟發,明日藝術教育機構創作的「雪條公主」,窮苦但依然抱有盼望的男孩,對一條「雪條」的愛與友誼,就不會是虛情假意。而「朱古力大王 2020版」中,醫生以朱古力入藥的妙方,就不會使人感到匪夷所思,稀奇古怪。童真不是幼稚無知,而是靈魂深處的真誠聲音,沒有童真就沒有兒童戲劇。

    「雪條公主」的男孩,在困苦中依然可以保存童真

    「長襪子皮皮」是世界兒童戲劇舞台的常客

    安妮這個「紅髮小女孩」眼中充滿美善

    「趣味」是吸引兒童專注內容的原料

    如果「童真」是兒童戲劇的「磁場」及「方向盤」,「趣味」就是兒童喜愛兒童文學及兒童戲劇的「汽油」,只擁有「趣味」不一定是優秀兒童文學及兒童戲劇,但沒有「趣味」就一定不會是充滿動力與吸引的兒童文學及兒童戲劇。很多開始嘗試兒童劇創作的朋友,都會誤會「趣味」是靈丹妙藥,努力地「堆砌」很多好玩搞笑之能事,滿足於看到兒童觀眾嘻哈大笑的反應,其實這個毛病我們當年都犯上,87年排練「朱古力大王-87版」及88年「龜丞相」時,努力地提供,歌舞、追逐、搞笑、滑稽場面,最後發現原來小朋友喜愛是小龜的純樸、真誠及富犧牲精神,同理心與情感才能留住兒童的心。

    「龜丞相」趣味十足,但感情原來才是精華

    沒有感情,「趣味」是一種放縱

    沒有豐富感情、童真與同理心的建立,一味強調搞笑、開懷之能事,並且鼓吹劇場邁向主題公園式,什麼產業娛樂化兒童藝術的機構,只會造成放縱、任性的觀眾,而不是心靈與思想的解放。還記得十多年前與國際兒童青少年劇場聯盟韓國中心 (ASSITEJ KOREA )交流時,他們都非常擔心那些一味鼓勵演員在觀眾席追逐、搞笑的大型商業兒童劇,以為這些瘋狂的趣味就是一切,最終會寵壞當地觀眾的口味。於是 ASSITEJ KOREA 努力地引進世界各地童真、感情及趣味平衡的作品,希望家長借海外優良作品的示範,明白沒有感情支撐的熱鬧、瘋狂不是「趣味」與解放,而是一種縱容孩子自我膨脹的不當行為。幸好他們經過多年努力,今天韓國兒童觀眾已經成熟,韓國兒童劇深信「趣味」的重要,但不再是「堆砌」的胡鬧,而是收納「好奇」與專注的藥引。

    「我的尾巴」充滿孩子的童真

    「趣味」是「助燃劑」,不是「興奮劑」

     

    「我的尾巴」中主角想盡辦法逃避別人的目光,使別人看不到自己忽然長出來的尾巴,這個荒誕的情節本身已經充滿趣味,當人人原來也有奇異、古怪、獨特之處的象徵意義被展示,搞笑、風趣就成為這個哲學思考的「助燃劑」。「神奇造帽師」的「下午茶舞」,是所有兒童觀眾最開懷接受的片段,引領孩子在心情舒暢下,更容易潛移默化接受訊息,當然「趣味」絕不能成為「糖衣毒藥」去訓誨大人想灌輸的信息。趣味的糖衣很重要,但絕對不可以包裝著毒藥。「小騎士大冒險」小騎士座騎竟然是一隻小蒼蠅梅爾巴,最大的敵人也只不過是網上的蜘蛛。「小蒼蠅」與小騎士的友誼與共赴危難,傳達出健康訊息,改變了傳統醜陋的負面形象,充滿幻想的趣味,本身就已經是訊息本身。「趣味」因為情感與童真的加入,已經蛻變成主要的精神食糧,這也是兒童戲劇最好的發展方向。「趣味」要成為兒童文藝的原料,而不可成為兒童生活的「興奮劑」。

    「小騎士」的座騎只是一隻蒼蠅

    「幻想」(想像力)是兒童文藝的「引擎」

    「幻想」是兒童理解現實世界事的接收器,由於邏輯思維還未有成熟,所以未能推斷事物的真相,就要依靠「想像力」去暫時填補這個空隙,等到理性思維成熟才慢慢進行糾正,建立真正的認知。想像力正正就是這個可以無中生有的力量,如果能好好保養,就可以成為兒童日後發明事物,解決問題的原動力。想像力是兒童幼少時期賴以生存,慢慢建構認知能力的依靠,還可以蛻變成未來創意解困發展的重要機遇。「想像力」孩子天賦擁有,但有機會隨着年齡增長而消失的東西,所以能保存兒童的想像力,就成為建立創意思維的基石。

    想像力使兒童文藝更加充滿色彩

    沒有「童真」就仿佛兒童文藝沒有支柱,沒有「幻想」就仿佛兒童文藝沒有了光彩。幻想是兒童文學的起點,「童話」Fairytales 就是小仙子的故事,給兒童講的就是虛構的小神仙故事,兒童眼睛發亮的,正正就是這些想像出來的東西。經過真實反映世界,寫實兒童小說年代的洗禮,想像力沒有在兒童文學中減退,反而進軍青少年文學,使幻想世界由兒童邁向成人。幻想不單沒有在文學市場萎縮,反而得到擴展,成為近年出版業舉足輕重的一部份-奇幻文學。其實,科幻小說也是依靠想像力,奇幻文學是大家很想真實存在的假設,科幻文學是對科技未來發生的推測,沒有想像力兩者都不會成真。好像「黑暗元素三部曲」小說,靠的是想像力,小説再已分不清是奇幻,還是科幻。

    兒童戲劇需要觀眾的想像力去完成

    兒童戲劇的想像力可以來自戲劇表演內容的 Give ,及兒童自行在欣賞時取得的 Take  。「怪獸朋友」的村民戲偶由大鬧鐘及水壺的頭與人樣的身體所組成,並且由演員在觀眾眼前裝配而成。戲偶加上演員的表情、動作與台詞,用想像力把角色創造出來。兒童觀眾要用想像力接收才能真正掌握,兩者加起來才真正成立。兒童文學的想像力以文字表達,讀書接收本身就已經是想像過程。所以,如果把魔法森林在舞台以視覺真實呈現,兒童觀眾已經沒有想像空間,因為幻想已經成真。所以我們只是在舞台創造了一個 illusion (假象),而不是給觀眾想像力的提升。

    簡單、留白是為了讓兒童用想像力補上精彩的一筆

    「紙箱王國歷險記」與「物件也瘋狂」演員與觀眾共同運用想像力,把紙箱及物件在劇場即興創造任何的物件及角色,於是想像力在爆發。很多西方兒童戲劇喜愛抽象與簡約呈現,簡單不是因為經費不足,是因為想像力是最寶貴的東西,要用這些留白的方法,才能迫出兒童觀眾的想像力。奇幻文學實實在在搬上舞台,可能已經使去了想像空間。「風箏男孩」通過語言及演員的表情,與觀眾一起幻想父子角色一起騎在風箏上,共同戰勝天氣在空中飛翔。在兒童觀眾心中,這次是真實的一次飛行經歷,但承托著他們的力量不是風箏與風,是孩子的童真與幻想。

    「紙箱王國歷險記」靠的就是想像力

    「風箏男孩」能飛翔,動力就是童真與幻想

    三個讓兒童文藝成立的基礎特質

    童真、趣味、幻想(想像力)是兒童文學與兒童戲劇賴以成立的地方,缺一不可。下一篇與大家分享好奇、美感、情緒(哀樂),就是吸引兒童,使兒童感動的三個特質,也是為兒童文藝充分加分的元素。

    簡約、留白是為了留給孩子加上精彩一筆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