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紫九個「兒童文學」特質與「兒童戲劇」的關係(三)

「兒童文學雖然稱為文學,其實並不高深,一首好的兒歌,一個好的謎語,一篇好的記敘文字,都是兒童文學。」何紫的兒童文學理念其實很平民化,沒有半點高不可攀的感覺。其實所有讀過他作品的人,無論是大人與小朋友都有同感,平易近人,仿佛是鄰家叔叔坐在路邊與你講故事般親切,套用今天的俗語,他是一個百份百「貼地」作家。香港兒童文學與兒童戲劇先天單薄。或許,我們應該更加團結、互相扶持,繼承何先生生前輔助兒童文學新進作家,及推動閱讀潮流工作。何紫先生受人景仰,應該不止是他出版社的業務,不止作品動人,而是他寬宏豁達、愛護同行的態度。

如果把兒童文學特質,比喻為武俠小說的武功,童真、趣味、幻想(想像力)三項就是內功心法,好奇、美感、情緒(哀樂)則是刁鑽招式。今篇與大家分享經驗、公義(品德)及價值,就是使兒童文學能夠流芳百世,作出貢獻的元素,就是兒童文藝的價值觀與態度。用武林的說話,就是「武德」,「武德」正是兒童文藝作家的脊梁。這裡描述的不是成人期望灌輸給兒童的想法,是通過經驗與思考的刺激,讓小朋友自行建立完整人格,以同理心建立公正助人的品德,成為一個擁有公平、公正、愛護家人、關心社會、保護地球,量力而為伸出援手,自我肯定合作合群,創意解困能力,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人。

明白教育的人都知道灌輸及洗腦是絕對沒有用的,越這樣做,效果越相反

經驗、公義(品德)及價值,不像童真、趣味、幻想(想像力)、好奇、美感、情緒(哀樂)等特質一樣,是孩子天生的本能,而是成人社會附加給他們的價值力量,借此讓小朋友未來在世上生活更有把握。很多人對此深感顧慮,恐防會變成向兒童灌輸既有價值觀。兒童戲劇及兒童文學就經驗、公義及價值觀的傳授過程,所採取的策略,並不是直接將訊息提供給兒童,而是通過戲劇與文學角色所面對的困境,就角色自己性格的選擇,提供一個可參考的方向,並通過他的選擇,所產生的後果,與小朋友分享前因後果的關係,借此鞏固兒童在價值觀上面的肯定,經過思考的價值觀,才會變得牢固,及擁有創造力。大家都知道兒童發展心理過程的反叛心態,越灌輸越失效,制止思考是會使人愚鈍,這個道理大家必須緊記。

兒童文藝的「經驗」,可以是兒童的天堂,也可以是他們的煉獄

兒童文學及兒童戲劇示範給兒童如何面對陌生人,面對突然而來的衝擊,面對衝突,面對危險,面對害怕的事情,面對悲劇的抉擇。經驗的揣摩,就是孩子成長的階梯,逐漸成長為可以應對任何逆境事情的成年人。但一些兒童作品,期望指桑罵槐借題發揮教訓家長,結果家長沒有看見,兒童得到傷害。講一個例子,就是「麥兜的魚蛋」,盼望擁有寵物金魚的麥兜,透過英文測驗一百分,以為可以得賞所願。可惜媽媽善忘,只用一粒做餸魚丸敷衍了事。麥兜信以為真每日小心照顧,夢想一朝金魚可以孵出,結果當然是一潭死水、使人失望。原先作者以為借此去警告爸爸媽媽守信的重要,但結果作品只給兒童看到,面對這種際遇,兒童還有希望嗎?這種糟透的「經驗」,孩子還會相信成人嗎?

兒童靠經驗成長,接受孩子不同智慧十分重要

再講一個例子,潘氏姊妹的「寶貝學生」,故事中馬可龍及何其佳兩位小主人翁在第八章末段以至第九章,學校戲劇表演情節裡克服重重困難,並用智慧與天賦解決挑戰,用堅忍表現去贏取老師及同學的接納。其實,這才是本港所有學生要學的人格品質。他們的人格都遠勝輕看他們,持成績欺凌他們的同學。可惜,慈祥的余老師只一句:「你們應當先攪好自己的成績,才能到台上表演。」原來成績「大過天」,白白放走了給學生發揮,透過參予、投入的成功感轉化成積極性,並內化成智慧的一個機會,也因此可能埋沒了兩位天才。其中一位可能是周星馳,另外一位可能是古天樂。原來成績比一個「人」重要,這種經驗不會不使孩子傷透了心嗎?不能給兒童天堂,也不要給他們煉獄。

使人懷念閱讀何紫老師作品的經驗

再來一個例子,唐婉文(唐姨姨)的「美麗的醜小貓」,暴躁及忿怒的貓咪可兒再沒有生活情趣。一天婆婆把骯髒的可兒帶去美容,又帶去嘉年華會,最後被專家肯定為高貴及罕有,才回復信心。骯髒原來等同暴躁及忿怒,專家的肯定,認定為高貴,信心就回復。我們運用讚美去鼓勵孩子,這是理所當然。但孩子是否沒有美麗外表,沒有專家讚美及肯定,就會失去一切,這是什麼樣的經驗與邏輯?不禁令我想起何紫先生70 年代一篇師生互諒重建關係的故事「先生打我」,或許使人懷念願意向學生道歉及和解的廖老師。兒童文學不是教科書,價值觀不是用講道理傳授,乃是用身教,通過角色,讓孩子深深烙印在他們心靈之中。看完何紫先生的老師,再看「寶貝學生」的老師,我會覺得那一個老師使我們獲得更良好的經驗。兒童文學及兒童戲劇提供給他們的是人生經驗,而不是在社會成功的道理。

頌讚生命的經驗才是孩子的需要

不能不提安徒生的短篇童話「雪人」,老狗在家中被貓咪欺負失去了溫暖,在雪地遇上了雪人,嬉戲中兩個成為好友,深宵晚上老狗越覺寒冷,雪人為怕老狗凍死,硬把老狗推向火爐,雪人因此慢慢溶化,短暫的友誼讓老狗非常懷念。冬天再臨,寒風之中,雪人再現,友誼長存,生命循環不息。珍惜友誼,為朋友犧牲,生命寶貴,雪人沒有因為老狗要考到好成績才為他犧牲,雪人也沒有因為老狗變得漂亮,才願意肯定與他的友誼,雪人也沒有敷衍老狗,騙他只要擁抱友誼就變得溫暖。現實世界如寒冬般殘酷,刺骨寒風可以讓我們肉體暫時分離,但絕對不能消磨靈魂的心志,這種經驗對小朋友才是最重要,這就是兒童文學與兒童戲劇,要帶給兒童頌讚生命的「經驗」。

「雪人」是安徒生感人的短篇,也是受歡迎的兒童劇表演

對孩子而言,「公義」與「品德」由同理心演化而成

經常會聽到有些人會說,你有你的公義,我有我的道理。其實不難明白,公義並不深奧,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建立良好品格,以此心態對待別人就是公義。孩子自小就有同理心,而同理心就會衍生出「惻隱之心」,於是對人友善,誠實可靠,公平、公正,愛護地球,保護環境。沒有嬰幼兒一生下來就會殺人放火,他們天性沒有善惡,只有興奮、冷靜與害怕,並且要與環境及家人交往,適應與學習,演變成性格。冷靜的小朋友可能因為家長的愛與關懷而變得外冷內熱,成熟穩重,但也可能因為環境的冷漠而變得冷酷無情。為了生存進行捕獵動物並不是邪惡,濫殺無辜,欺負同類才是。公義與品德好壞、對錯,其實不難分辨,在乎有心人是否刻意誤導,社會的集體是否已經有所偏差。

知道什麼是公義不難,面對社會的態度取捨才是關鍵

公義在正常環境下,其實孩子不難取捨,關鍵往往在一些特殊情況,例如:知道好同學功課作弊是否舉報;見到有人跌落水中自己泳術不精,是否應該跳下拯救;對學校一些不公平事情應該如何面對;見到有人欺負弱小同學與鄰舍是否敢於出頭;見到社會不公平的事情是否敢於發聲。公義的道理其實不難讓小朋友明白,關鍵在於如何示範真正面對時的選擇與態度。好像「國王的新衣」中,孩童清楚每個人在歡呼,讚揚國王的衣飾新潮美麗,但自己的確看不到。如何面對,如何選擇,這才是兒童文學與兒童戲劇,要與小朋友分享的公義與品格內容。

「國王的新衣」

明知故犯,還是情有可原

如何闡述面臨困難選擇,才是公義課題在兒童文學與兒童戲劇對孩子的重要所在。1993年在美國學習兒童劇,在明尼阿波里斯兒童藝術劇院實習的劇目- Bartholomew 的 500 頂帽子,正是面臨公義的選擇與態度好例子。原著來自美國兒童文學巨匠 Dr. Seuss 的同名繪本,劇團自八十年代起每幾年就會重排重演此劇。講小男孩 Bartholomew 不知何故突然每次脫下帽子就會神奇地長出新一頂,問題不是這個異能,而是當地法律不向國王脫帽致敬,就犯了死罪。

「Bartholomew 的五百頂帽子」演出場刊封面

「Bartholomew 的500頂帽子」繪本封面

Bartholomew 當然無法脫帽犯了法,但每一層官員都不忍心下手,最後新帽子不單止出現,而且越來越漂亮與名貴。故事不在討論這是否犯法,故事在探討人在面對這個遭遇時的品格表現,及其他人對於這事的態度,小男孩因其善良品格獲得所有人的支持,所以沒有人忍心下手。最後在國王面前,500 頂帽子脫下,頭上再沒有生出帽子來。

500頂帽子劇照及佈景設計

知法犯法還是無妄之災

面對忽然而來無妄之災,面對知法犯法的無辜遭遇,問題不在於遭遇本身,而是面對這困境時的品格。小男孩獲救不是因為帽子不再出來,而是因為他的高尚品格,讓他拖延時間到第 500 頂帽子,更重要就是小男孩其實未知答案與結局會如何發展。美國作家及戲劇家就公義課題對兒童的挑戰,真是非同凡響。這繪本在美國一直暢銷,此改編的戲劇又不斷重演,八十年代更在上海中國福利會兒童藝術劇院演出。公義及品格問題,永遠不在兒童是否知道,不在如何教導兒童,不在宣揚什麼才是對錯,而是以活生生呈現角色面對此際遇時的態度與取捨。

500頂帽子劇照及佈景設計

知道對錯時能作出應有選擇與取捨

明知不可為以為之,更是兒童文學與兒童戲劇帶給兒童的重要訊息,「安妮法蘭日記」中小女孩看到無辜被害的猶太人,如何想盡辦法收藏他們,使他們幸免於難,小女孩並沒有期望自己壯烈犧牲,只是在這一刻作出收藏他們的選擇,她用她的智慧進行活動,後來他的不幸遭遇使人惋惜,但犧牲性命原來不是她的選擇。她的選擇其實只是伸出助人的援手。她沒有後悔她的作為,欣然接受沒有抱怨,才是她的公義與品格。公義不是教導我們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壯烈,只是期望我們在「知道答案對錯」的時候,作出應有的選擇與取捨。

價值觀是永恆不變還是時代有異

價值觀是否會變,舉一個例子,孝順父母、忠君愛國,其實我們普遍也不會反對,關鍵不在「君」「父」而是「忠誠」與「愛護」,清末時你還要忠於那個溥儀皇帝嗎?紅軍當年與外國勢力的蘇聯合作進行革命,你今天敢說他們是叛國嗎?父母要你嫁給你不愛的權貴,你還應該孝順嗎?「忠誠」與「愛護」才是價值觀的廣義演繹,而非事情的時代狹義解釋。

兒童文學與兒童戲劇主要講述「價值」

「價值觀」對兒童文學與兒童戲劇十分重要,就是愛護家人、關心社會、保護環境、量力而為而伸出援手、自我肯定而尊重別人、合作合群而保存個性、創意解困助己助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正面積極、樂觀而小心、懼怕而開放、悲傷而不消極、逆境中永不氣餒,其實都是老生常談,關鍵在於兒童文學與兒童戲劇是以角色面對困境中的選擇去感染兒童,所以效果更佳。極端「烤問心靈」的題目,對孩子並不適合,但一定程度的取捨在所難免。沒有「價值」的挑戰,兒童文學與兒童戲劇就再沒有意義。

選擇與取捨才是公義的價值

我們的演出「小袋鼠的安全帶」,講袋鼠小姐是運動高手,因為懷孕暫時離開舞台,怎知道生下來的小寶是沒有雙腳的小袋鼠,於是媽媽要選擇離開運動場。我們要思考選擇失去一個世界冠軍,還是失去一位媽媽。對於國家民族,損失一位破世界記錄的體育冠軍,比損失一位媽媽更大,但對於媽媽及小寶而言,親情比一切重要。最後孩子長大,要與媽媽一同跑步,不是因為要享受冠軍的榮光,而是共同奔跑的樂趣。最後,我們展示世界上很多與傷殘兒童共跑馬拉松的照片,原來選擇與取捨,才是真正的公義價值。

「小袋鼠的安全帶」劇照

「小袋鼠的安全帶」劇照

九個特質與何紫先生同樣是我們的學習方向

「武德」不是功夫,絕對不能使你成為武林盟主,甚至不能使你在擂台中打贏對手,「武德」使你的功夫成為「人」的動作,而非禽獸所為。經驗、公義(品德)及價值,就是「武德」,就是使兒童文學能夠流芳百世的原因。童真、趣味、幻想(想像力)三項就是內功心法,好奇、美感、情緒(哀樂)則是刁鑽招式。刁鑽招式是技巧可以苦練,內功心法必須從其他兒童文學,及與兒童接觸中慢慢體會,德行就要靠作家自己,完整人格的建立,並且面對環境而作出選擇的操練。兒童文藝平易近人,入門容易,堅守困難。鼓勵大家深入看一下何紫先生的九個兒童文學特質的原文,再回顧先生的高尚品格與各種經歷,我們大約已經知道作為兒童文學及兒童戲劇創作者的追尋方向吧!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