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紫先生經常到學校推廣閱讀與寫作

何紫九個「兒童文學」特質與「兒童戲劇」的關係(二)

何紫的作品細緻感人、親切溫馨,充滿本地色彩,安慰一代又一代香港年輕人。八十年代中,嘗試從事兒童戲劇創作的時候,本地兒童文學資料甚為缺乏,更沒有太多工具書可供參考,要依靠閱讀兒童文學慢慢積累、吸收。何紫、阿濃等本地作品,就成為我們養分的來源。按阿濃老師的描述,何紫先生不單兒童文學修養甚高,旗下山邊社也栽培很多本土兒童文學作家,用受歡迎作家賺到的收入,去補貼新進作家出書,為香港創造了不少兒童文學後起之秀。積極參與香港兒童文藝協會工作,推廣閱讀與寫作,創造了八、九十年代兒童文學的小陽春。

何紫先生當年積極參與香港兒童文藝協會活動

兒童文學外,教養工具書也所以幫助家長

分享三個使作品充分加分的特質

上一篇與大家分享了何紫先生的兒童文學九大特質的其中三項,就是童真、趣味、幻想(想像力)與兒童戲劇的聯想。這些都是孩子天生就擁有,而兒童文學及兒童戲劇工作者必須努力拾回的創作能力。並且需要轉換成為本能,一切才會對創作起作用。以下三項-好奇、美感、情緒(哀樂),比較屬於後期加工的部分。因為這些元素是可以運用技巧加入,通過角色、環境的創造,節奏的運用,高潮與片段起伏的安排,整體結構的佈局,經過組織而達成。

戲劇舞台吸引兒童的「好奇」,捷克的嬰幼兒戲劇

這三個元素特別吸引兒童,使他們感動,也是可以使兒童文藝「充分加分」的元素。因為「好奇」使兒童樂於投入。「美感」使兒童對文藝作品深刻記憶及懷念。情緒(哀樂)使兒童充滿感情,建立他們的同理心、人情味與感動。讓孩子成為一個悲天憫人、充滿同情心的靈魂。

何紫的兒童小說

「好奇」是兒童文藝的序幕

「好奇」是兒童天生發掘問題的動力,以便借此窺探生活的所有知識與概念。因為好奇,所以特別喜愛趣味沛然的事情。「趣味」是一種兒童天賦的幽默感,不能安插,只能培養。「好奇」是孩子天性的另一部份,但與之前的三個特質最大的分別,就是童真、趣味及幻想,某程度上是要靠兒童文藝創作者內在存在氣質,如果內在沒有就不能強求。引發兒童觀眾及讀者「好奇」的效果,則可以通過技術營造,懸疑與神秘色彩而產生。就是可以通過堆砌,技術加工,用文筆與演技綁架他們的好奇心,成為吸引他們注意欣賞的動力。

好奇心使孩子產生專注與張力

兒童文藝工作者可以通過故事情節、神秘人物,奇妙空間帶入一種神秘色彩,讓小朋友有探索的慾望,通過這個過程,讓小朋友的好奇心產生「專注」與「張力」。因為專注的產生,所以孩子能貫徹始終地探索整個主題。因為張力的產生,用引力鎖着小朋友的心,貫徹始終地牽引着整個故事、文章及戲劇。

借「哈利波特」作為例子,主角身份的懸疑,以至最大魔頭的身世,全部都是層層神秘面紗。而成功之處正是每一集故事,都有獨立的前因後果,這也是兒童文藝與成人文藝最大的差別,不像成人戲劇舞台的懸疑,要到劇終才找到答案,而是一層一層為兒童讀者及觀眾解開,好去滿足他的好奇心,以及他專注力的極限。好像何紫的「月兒變變像什麼」,這麼浪漫的故事,原來是一個衛生常識的教訓,一個有限長短的懸疑,利用兒童的好奇心,達成故事吸引的所在。

未知,而快要知道的緊張心情,才是吸引兒童的地方

「屋頂上的小飛B」中,舞台上只有小孩角色才看到的精靈,其實觀眾席上人人都看到,因為好奇心驅使觀眾追隨角色的冒險活動,探索未知的世界與難關,面對困難、拆解答案的過程永遠吸引。因為懸疑的情節,激發孩子的好奇心,因為好奇心使專注長度加強,所以不斷一波一波地推高推前,讓孩子產生有節奏的刺激,這其實是兒童文學常用的技巧,通過此造就內容的吸引。「七彩夜派對」吸引的地方,就是兩個成人保安員角色,都因為童年陰影所造成今天行為的反應,追蹤探索的情節,最能引起孩子的好奇心,捆綁兒童的專注力,達成專心欣賞的效果。

好奇心使小朋友跟著「屋頂上的小飛B」一起冒險

追尋真相,每每吸引兒童,「七彩夜派對」正是很好的演繹

「美感」是使兒童文藝永恆的元素

小朋友如果在兒童文學的文字中,兒童戲劇的舞台上,看不到美好的事物,孩子的未來生命還有什麼意義呢?所以「美感」對孩子十分重要。而美好的欣賞與接受,正是成長中孩子天生需要的養分,很多朋友可能馬上會挑戰我,如果只給孩子美好,孩子如何在將來面對世界醜惡呢?沒有錯兒童文學與兒童戲劇舞台給他們的,絕對不會矯情虛偽的美麗世界。用一套卡通動漫電影作例子,荷里活的 UP ,一個純良而肥胖的小童軍,意外遇上固執的「釘子戶」老頭。老頭決心用汽球飛行逃亡,好保留回憶,及去特別地方探險,完成與過身老妻一起的心願。意外地把小童軍也帶到身邊,兩個陌生人共同經歷一次意外的生死威脅。

「美感」在舞台上可能是物件轉化成生命的奇妙

開場不到幾分鐘,我與女兒已經在電影院內泣不成聲。兩個外形並不討好的角色,不是冰雪聰明的人物。加上南美高原上遇上那一位偏執,要捕捉奇異品種鳥兒來洗脫前恥,一點也不討好,與今天保護地球觀念大相逕庭,古古怪怪的科學家。這個動畫從角色設定到環境,那有什麼美好的事物呢?原來小童軍戇直的性格為大家帶來改變,用童真與純良改變了老頭,也幫助了鳥兒一家平安回到大自然。這個不起眼的感動,就是美好,也就是兒童文藝真正的美麗。聽網絡上的評論,原來最初電影公司不想開拍,因為估計兩個主角的外型,都是不能賺到售出角色玩偶的邊際利潤。幸好電影沒有胎死腹中,結果因為小童軍那遇到困難也不改變的善良人格,使作品充滿美好,名成利就。

奇異的世界帶來不同的美感距離

戲劇舞台彷彿是兒童文學與空間藝術的結合

當然,「美感」提供使小朋友感到美好的事物,而這樣東西是可以通過文學與戲劇技巧達成。最清楚不過的就在兒童文學,作家利用優秀的文字,讓孩子通過文字想像一個美好世界。這種運用想像力去達致欣賞的效果,最為優美,因為他的美麗是孩子在腦海中自己創造出來,深刻而難忘,這也是兒童文學不能取代的原因。

兒童戲劇與兒童文學反映不同的功能,戲劇除了把兒童文學具體影像呈現,讓幼少的兒童更容易欣賞之外,也扮演一個非常重要的角色,就是提供多元視覺的角度,讓兒童通過影像、動作、說話,重新以另一個形式把美好組合呈現出來,進行不同程度的震撼與反思。其中木偶、皮影在舞台上最為吸引兒童,提供不同視覺的影像特別美麗動人,就彷彿在舞台上呈現兒童文學與雕塑作品之間的結合。所以,兒童文學是美好的轉化,兒童戲劇是美善的組合。

提供距離使兒童自行尋找美善

「美味雞味包」通過60年代生產雞尾包的麵包師故事,側面描述當時社會的動盪環境,並同時展示出六七年暴動的實際情況,當中沒有刻意的煽情,只有很多生活片貌情節的併貼。這種疏離欣賞去認識當時社會,就是一種對兒童最佳的感動。通過舞台表演技巧,不經意地建立孩子經過審視的美麗世界,通過舞台畫面潛藏在兒童心靈之中。所以高超的兒童藝術技巧,絕對不會灌輸及麻醉兒童。美感不是純粹一種美麗的外衣,而是通過舞台,讓小朋友感受到一種內心世界的美好。

「美味雞尾包」以理性冷靜併貼講述六七暴動的歷史

留白讓小朋友自己填上美善,才是真正使命

大部份人對美國早期動畫電影的垢病,就是過多公主、王子、才子、佳人的戲劇,這些假裝美好世界,會使兒童對現實世界產生麻痹。所以最佳的美好事物,就是由戲劇工作者提出暗示,並由兒童自己心靈內在產生。「西貢花姨姨」蜜蜂角色一次又一次死亡之後重現,向小朋友傳遞大自然生生不息的道理,通過這個側寫的象徵,讓小朋友接受花姨姨生命的離去,並鼓勵小朋友把花放在舞台前邊,承接花姨姨種花的使命。舞台上沒有灌輸什麼偉大使命,反而是一件極為微小而抽象的事-種花,「花」就是那使命的象徵,把這個留白讓小朋友自己,填上心目中的真正使命。

用「種花」的留白,讓使命內容留給孩子自己填寫

情緒(哀樂)是真正使作品變得有意義的原因

很多家長都會忽略兒童情緒波動的問題,以為兒童每天嘻嘻哈哈、開開心心就没有情緒困擾。由於兒童世界人際關係未成熟,所以衝突在所難免,兄弟姊妹與同學之間其實爭吵、爭論每每頻繁不斷,他們天生又有好勝心,加上對很多新生事物並不了解,所以恐懼與害怕會不斷衝擊他們的思緒。其實兒童每天從早到晚,情緒都是高低跌蕩,起伏不定。兒童文學作品的角色,每每都要在很短的篇幅之內,經歷人生高低起伏的遭遇,他們如何運用不同的情緒去面對生活,就成為年輕人生命的借鏡。「三毛流浪記」的樂觀,「長襪子皮皮」的豪放,「紅髮安妮」的堅韌,通過同理心,兒童就從角色當中學習駕馭情緒的能力。

與「三毛」作者張樂平先生的後人合作,創造三毛的延續故事「三毛太空漫遊」

每個情緒都會幫助兒童成長獲得更大力量

「情緒」是兒童成長的力量,沒有情緒的調動,生活是麻木。所以不是否定情緒,乃是將情緒轉化成積極及正面,正如荷里活動畫片 Inside Out 一樣,每一個人都會以情緒作為駕駛員建立他們的完整人格,沒有任何情緒會比其他情緒更為優秀,反而是如何平衡情緒,並且以情緒作為人格建立的前哨站。正如電影當中女兒角色的情緒駕駛員是喜樂,而爸爸與媽媽其實情緒駕駛員可以完全不一樣,沒有好壞、對錯、優劣。

「喜樂」使我們對未來充滿信心,「悲傷」讓我們對過去的生活充滿懷念,「憤怒」讓我們對事情充滿批判及改進的決心,「害怕」讓我們進行事物的時候細心及留意等等,每個情緒都會幫助兒童,在成長的時候獲得更大力量。關鍵反而是如何示範情緒駕馭的技巧,父母身教當然非常重要,但兒童文學與兒童戲劇更是最佳的路標。

兒童文藝需要潛移默化,沒有講大道理的空間

「跌倒的藝術」讓兒童在舞台動作當中,通過想像力猜想角色的困擾。就是角色從勇敢衝破、期望飛天的樂觀感覺,到跌倒下來的悲傷,失落中互相幫忙,彼此安慰的感受,由於作品是用抽象動作的辦法,一句台詞也沒有,所以兒童理解當中的內容,要靠自己的想像力及猜測能力,因為是孩子猜測及想像,所以就會轉化成他們自己內在真正的感受,舞台上所呈現的就不再是第三方,別人的感受,而是自己切膚之痛的遭遇,所以舞台技術是可以把情緒操控授予孩子,而不是用說話講出偉大道理。越抽象的表達,如果技巧掌握妥善,訊息效果更深刻。

純動作的「跌倒的藝術」,因為抽象反而更深刻

情緒對兒童發展很重要,特別是嬰幼兒

害怕陌生、害怕改變、害怕失去,害怕東西忽然出現、害怕與人接觸、害怕離開父母、害怕聲音,原來「害怕」可以變成舞台表演題材,向零到三歲的嬰幼兒分享。沒有兒童心理的認識,純熟的舞台技巧與概念,「怕怕很好玩」應該不能讓零到三歲的 Baby 全場專注四十分鐘,不哭鬧離開。情緒對兒童發展很重要,但舞台技術及兒童文學寫作技巧,對於闡述情緒給他們更為重要,所以情緒的運用,是藝術家功夫的展現。

「怕怕很好玩」中,害怕可以成為嬰幼兒戲劇的主題

兒童文藝的內功心法與刁鑽招式

童真、趣味、幻想(想像力)需要兒童戲劇創作者,努力追求成為內在的潛藏能力。好奇、美感、情緒(哀樂)則是兒童文學作家及創作者,可以努力惡補練習的技術。如果用武俠小說的概念,童真、趣味、幻想(想像力)三項就是內功心法,好奇、美感、情緒(哀樂)則是刁鑽招式。下一篇與大家分享-經驗、公義(品德)及價值,就是使兒童文學能夠流芳百世,作出貢獻的元素。

內功心法與刁鑽招式同樣重要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