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黃國才 facebook

作品屢回應時事 藝術家黃國才離港赴台 「在不會自我審查的地方繼續創作」

曾任香港理工大學助理教授、常就政治題材創作的香港藝術家黃國才今日(8 月 3 日)在 Facebook 發佈道別短片。現已身處台灣的他表示,將會在「不會自我審查、被審查」的地方繼續創作,他又相信留守香港的人難免要潛藏一下,「必須要有創意去面對政治的潰壞的新時代」。

2009 年獲藝發局「藝術家年獎(視覺藝術)」殊榮的黃國才,常以創作回應時事,其中七一遊行的「流動監獄」令人留下深刻印象。2019 年,他曾獲邀赴維也納 TED Talk 談香港抗爭。今年,他又與周小龍合作,COVID-19 雕塑作品在荃灣 Chickeeduck 藝術生活百貨上架。

「流動監獄」─《HK to CN》 (圖片由黃國才提供)

黃國才今早在 Facebook 發帖,以音樂錄像向各方好友道別。他接受《立場》訪問時表示,拍片是為了準確地表達情感,透過音樂和畫面營造氣氛,「好美麗好優雅地去說再見。這是我所認識的香港」。

早在今年年初 53 名香港民主派初選相關人士被捕時,黃國才已萌生去意,「對我來說象徵了香港法制正式毀滅」。他雖然「萬般不想接受」,但最後決定離開。起初,他曾計劃移居英國,但考慮到資源、技能、家人需求等因素之後,選擇遷居台灣,「欣賞台灣文化藝術好有深度,非常值得學習」。

黃國才申請台灣「就業金卡」的一個星期後,即被《大公報》點名批評「向外國介紹所謂的香港『革命』」,令他相信離開的決定是正確的。訪問期間,他不時用「大撤退」形容離港的準備,過程充滿困擾痛苦,斷捨離「感覺好似經歷自己的葬禮」。他又指,最恐怖的是移居者「好像要『以身試法』去闖關」,「究竟自己在不在黑名單上?會不會執好行李卻在關卡亮起紅燈?出境是否能夠過關是好大的賭博」。

他坦言,決定離開就做好永遠不能回港的心理準備;同時也預備好萬一過不了關,將會被捕、坐監、面對長時間審訊,「這都是必須準備」。

藝術家黃國才 COVID-19 雕塑作品在荃灣 Chickeeduck 藝術生活百貨上架,並與老闆周小龍合照。 (相片由黃國才提供)

從香港到台灣不過一個小時的航程,但黃國才卻說入境台灣之前都未敢放鬆,直到完成酒店隔離後才對外公佈離港消息。他感嘆,香港現在的政治環境下,創作愈來愈困難,「自我審查、官方批鬥,都是政府主動搞出來的文化災難」,而他自問是個「追求百分之一百的自由,而不是妥協的自由」的創作人。離開香港,去到「不會自我審查、被審查」的台灣,他認為「更加需要為在香港不能發聲的人去發聲,這絕對是一個責任」。他又表示,相信留守香港的人難免要潛藏一下,「所謂香港的新時代,將會有新方法,舊方法已經不再有效。如果我們繼續迷戀以往的舊方法,其實是一種偏執。我們必須要有創意去面對政治的潰壞的新時代」。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