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保持自己的光明 — 試談陳啟駿《凝視》

2021/1/24 — 18:34

投影錄像(作者提供圖片)

投影錄像(作者提供圖片)

【文:iicir】

踏入展場的瞬間,某種可怕而真實的感覺油然而生:零碎黯淡的燈光、迴盪人心的聲效、佈滿一地的傷痕,眼前是個漫長黑夜。它可怕,是因為陰霾仍未退散,晨曦久久未現;之所以真實,因為這是我們的集體傷痛。

藝術家陳啟駿在光影作坊舉辦的展覽《凝視》,開宗明義地回應自 2019 年 6 月以來的抗爭運動。藝術家拍攝了近百位年青抗爭者的蒙面肖像,以投影錄像、拓印過的金屬鋁片和攝影紀錄書的形式展現,配以來自被攝者的訪問語錄,鋪陳出他們對「家」的「凝視」。就展示形式而言,場地的佈置恰如其分:三堵牆的投影以及地上的黑白肖像帶來了視覺衝擊;金屬板上的凹凸痕跡亦提供了觸感的體驗;尤如佛寺鐘聲的低音不斷繚繞,觀者在感官的濡染下得以進入沉思的狀態。就像被強行扯進了黑夜,只能在浮光掠影的間隙裡迷途、遊蕩。

廣告

「凝視」如何作為反抗權力的公民實踐,其文化意涵為何,在展覽的序言裡已有很豐富的論述。在此,筆者想以自身的觀展經驗嘗試提出解讀。

展覽中的「凝視」,與光影的交錯有關,它是一種對抗黑暗的手法。「凝視」主要呈現在展場中的兩個地方,分別是錄像投影和地上的金屬板,而「凝視」的出現,往往都伴隨著「光」。其中,以投影錄像最為明顯:抗爭者的肖像時而顯現於牆上,照亮幽暗的室內;又時而消逝,漆黑再次趕走光明,場地重回黯淡。這種變換是否只是表達上的巧合?抑或可以被看成是一場光與影、明和暗的角力?又,因為聚光燈的關係,地上的金屬板反射光線,使每位抗爭者的「凝視」都在傷痕的斑駁下,閃爍著柔細而動人的光芒。他們的眼神沒有被拓痕的反光掩蓋,反而深深刺進觀者的心坎。被攝者通過「凝視」向我城訴說了盼望,目光裡的是比鐵更堅牢的意志;或許他們就是光明本身,隱隱閃耀著,在晦暗長夜裡負隅前行。

廣告

引用展覽裡抗爭者的一句:「願大家保持一顆自由的心,保持自己的光明,哪怕螢火蟲也可照亮世界。」凝視前方,黑暗終將消散。

聚光燈下的肖像

聚光燈下的肖像

痕跡下的「凝視」

痕跡下的「凝視」

其中一段抗爭者語錄

其中一段抗爭者語錄

 

作者自我簡介:現時仍然是個藝術學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