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偽裝的藝術

2020/8/5 — 9:54

文:鄧智堅

很多朋友總是喜歡把不同事物作出二分法,非黑即白、非曲即直、非左即右等等。有些人喜歡把「夢想」和「生活」作出對立,有些人喜歡把「藝術」和「娛樂」作出對立,但筆者往往發現,最多人喜歡把「想像中的自己」和「現實中的自己」作出對立,值得留意,是「對立」,而不是「對比」。我們小時候接觸繪畫,老師總是會給我們好幾種顏料,如果我們打算尋找不一樣的顏色,老師會建議我們把兩種甚或三種不同的顏料,混合成自己想要的顏色,這是我最享受的過程,因為我在尋找「可能性」。

症情發生後,世界如同被大清洗,以往「如常」的工作和生活模式都改變了,各行各業各階層各種族各國都大受打擊,藝術工作者當然徹底失業,因為人同人的接觸屬於高危活動,那麼,心靈接觸呢?那就要依靠直播和拍攝的科技了。不同的藝術工作者也嘗試透過互聯網,分享自己的技能和心得,甚至是無私無錢的奉獻。這些活動帶著深厚的意義,卻不能換來麵包和磚瓦,所以不少藝術工作者必須從事其他工作,如清潔、搬運、裝修、外賣、理髮、網上零售等等。他們如水般流動到不同的器皿中,形狀和形態都改變,這一切都只是偽裝,身份不能完全代表他們,藝術家就是有一種偽裝和模仿的能力,而世界上的偽裝高手就是大自然。

廣告

蝴蝶懂得扮枯葉、貓頭鷹可以扮樹木、螳螂擅長扮枝葉。變色龍可以隨著環境和溫度改變自己的顏色,去迎合生存環境。那麼我們為甚麼要求自己的人生,只添上一種顏色?迎合生存就必然失去自我嗎?這問題時常於筆者腦海浮現。這些情況不只出現於藝術工作者,從事酒店旅遊業的朋友,在這個艱苦時期,也需要偽裝一番,以往幫助客人歡渡假期,今天,他們要選擇怎樣去面對自己人生的「悠長假期」。

疫情過後,相信各行各行業的市民也略懂偽裝的藝術,會議不一定面對面舉行;職業不一定只有一種;小朋友不一定只有一種學習模式;煮婦不一定留在家中;碰面不一定握手;相睇不一定看得見全臉等等。我們都在學習中,我們都在適應中,我們都在蛻變中。小孩最初接觸繪畫沒有太多規則,樂趣行先,隨心所欲,無對無錯,時而觀察,時而表達。這是一個困難的時代,這是一個求變的時代。很多人喜歡把自己內褲的顏色也共諸於世,我選擇偽裝擁有不同顏色和款式的內褲,倘若遇上心儀對象,我才把真相告訴她。這是從大自然中學會的生存技巧:隱藏。亦是學習各類武術必然遇上的技巧,好讓他日進攻時可以一擊即中。願每一位偽裝高手都能尋找到不同的可能性。共勉之!

廣告

(原載於國際演藝評論家協會(香港分會)網上雜誌《Artism Online藝評》2020年6月號專欄「專題」,連結:http://www.iatc.com.hk/doc/106351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