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光影字緣:從《金都》看女性活出真我的困難

2020/7/12 — 14:06

電影《金都》劇照

電影《金都》劇照

【文:Mong】

(文章含有劇透,未觀賞電影者請離開)

鄧麗欣(下稱Stephy)從稚嫩的演技變得成熟多面,當中多年的跨度正碰上香港社會十多年來的急劇變化。因此,不少影迷朋友把《金都》和「自由」掛勾,Stephy象徵爭取選擇權和自由的人。但比起「自由」,我更感興趣的議題是女性活出真我的困難。

廣告

活出真我,許多時意味著人受制於各種枷鎖。這種枷鎖許多時源自於家庭,因為家庭是一切社會體制的根本,如同劇本是電影源頭。《金都》中的Stephy,面對原生家庭的日夜賭博之風,加上關係疏離,使她萌生起離家的念頭。但擺脫了他們,變相獨自面對生活壓力。Stephy為了得到外快補貼房租,於是與大陸才俊楊樹偉假結婚。她沒想過竟然會有後患,阻撓她與香港男友Edward促成真正的婚姻。這件事令她寢食難安,比望夫石的女子還要焦急。後來,假結婚風波得到完滿解決,Edward一家人卻為Stephy帶來巨大壓力。Stephy變得比以往更焦躁不安,尤其在暫別香港之時遠離壓力後,更是懷緬以往無牽無掛的生活。可見,女主角Stephy為了擺脫枷鎖,結果衍生更大枷鎖,壓得自己喘不過氣來。

但除了家庭因素,我不禁想為甚麼Stephy在戲內,會不斷遇見這些枷鎖?觀察她的人物設定和結合時代背景後,我大慨略懂一二。

廣告

誠然,Stephy和許多香港女性一樣,雖很大程度上有著現代自立自強的女性形象,但尚未完全脫離傳統華人女性,甚至亞洲傳統的女性形象。例如她比起上一代不能出外工作的女性,享有女性工作自由,因此自中學起已在金都商場打工,但面對人生許多選擇時,她仍陷於傳統女性的定型。大家還記得飾演夫家婆婆的鮑起靜(鮑姐)嗎?她要求Stephy婚後要懂「煮一兩味」,可見Stephy仍難逃「女人必需持家」的刻板印象。

更甚者,Stephy答應婚事(與Edward的真正婚姻)都是屈服於附近街坊的群眾壓力之下,而男方Edward在訂婚後繼續愛理不理,卻沒人給他與Stephy同等的壓力。這正正體現了Stephy象徵部分香港現代女性,不得不屈服於女性必須結婚的傳統刻板思想。當下,Stephy只希望早日解決與楊樹偉的假婚姻,但來自夫家和朋輩的壓力,卻使她插翅難飛。更令我難忘的畫面是,她漸漸蹲得本來只有楊樹偉懂的蹲坐方式,而楊樹偉笑稱這種蹲法只有他這種「天生不會飛的小鳥」才懂,這詩化了Stephy漸漸失去自由的意思。

如果有機會的話,她只想一覺睡去,把所有問題拋諸腦後。她和楊樹偉到了福州,因Edward一家人都不在身旁,因此愛吃就吃,愛睡就睡,而不是度過每天提心吊膽和緊繃的生活。只有遠離夫家和金都,她方可得到真正自由自在的生活。這份真我和自在,正是Stephy由中學時代離家而來所追求的真正理想生活。她以往受現實環境攔阻,如今重獲個人自由。在那一刻,她獨自遙望著遠方的路,才算得上真正自立自強的女性。幸好,她最後找到了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而非受制於婚姻帶來的不便和苦悶。

有朋友會問,在傳統框架和現代自立自強形象間,是否真的不能兩全其美?

事實上,女性在兩邊取得平衡的確較難。根據2009年香港政府婦女事務委員會所撰寫的《香港的女性及男性對婦女在家庭、職場及社會的地位的看法》,提到香港女性經常陷於這種迷思。雖然數據陳舊,但仍能反映社會。當中,本港的女性勞動人口參與率只有53.1%,比男性的 69.4%為低。而有婚姻或類似家庭關係的女性,更是難以通過工作來建立自立自強的形象:已婚女性(51.5%)及離婚/分居或喪偶女性(28.6%)的勞動人口參與率較未婚女性(67.5%)低。因此,Stephy在戲內會因照顧新家庭而辭去在金都商場的工作。加上正如前文所述,她欠缺真正婚姻自由,連婚後養龜的選擇權都欠奉。顯而易見的是,縱使她想一如理想中的現代女性,有著真正自主選擇的權利,但仍飽受傳統框架困擾,甚至一度誤信婚姻才是女性唯一出路,耽誤發展真我的機會。

談到女性活出真我,我想起韓國電影《82年生的金智英》。這齣韓國電影同樣以女性為題材,關注現代韓國女性狀況。雖然香港不如《82》裡頭的韓國社會一樣,有著歧視女性和貶低女性的風氣,但《金都》的確讓我看見,Stephy飾演部分香港女性,她們真正所思所想被忽略的。幸好的是,香港大體上還是接受不同背景的女性,加上Stephy最終活出真我,尋找到一直渴望的自由,否則早晚像《82》裡的女主角金智英一樣,不經不覺間患上精神疾病。

《金都》是一齣有意思和完全體現現代社會性別觀的電影,既能使觀眾反思自由的可貴,也能鼓勵觀眾思考婚姻帶來的意義。收筆之際,聽聞有觀眾朋友因和女朋友看過《金都》後反思良多,甚至分手,不知道這算是樁好事,還是壞事?不過,如果他們不看這齣電影,會否代表他們一定幸福快樂?還是有個了斷,分道揚鑣,才是一個美滿的結局?

(作者簡介:九十後學生,對文藝事物有深厚興趣。喜歡看歷史,觀察世界和生活的幽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