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韶勁《汩汩》 (圖片來源:油街實現 Facebook)

克服幽閉恐懼症到靜觀冥想世界 伍韶勁《汩汩》帶我領悟人生的意義

【文:曾美華】

「你有幽閉恐懼症嗎?如果有,你便不適合進入場地了。」場外職員問道。
「我有的,請問裡面是怎樣的?」有點驚訝的我問道。
「裡面是全黑的,有少少光線和聲音。時間大約8分鐘左右。」職員回答。
「噢,那我不進去了,謝謝。」此刻有點驚慌的我拔腿就離開。

離開後,我一直在猶豫:真的不進去看看嗎?是不是很可惜呢?8分鐘時間或許我可以克服呢?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我再次進入會場,和職員表示想進去參觀。

「你真的可以嗎?要不我陪你進去吧。」職員對著面容扭曲的我提議道。

就這樣,我被帶入去一個漆黑的空間,在一張木櫈上坐下來。職員表示她就站在出口位置,如果我有不適可以隨時呼喚她。

此時燈光逐漸熄滅,頃刻仿如置身在一個沒有時間的「恐怖」空間,我的心跳開始快速地亂跳,我閉上眼睛深呼吸讓自己冷靜。隨著頌缽的聲音響起,我的身體開始發抖,再然後我聽到斷斷續續的水聲,我手心和額頭開始冒汗。我試著讓自己專注在頌缽和水流的交錯聲音,重整呼吸。奇妙地,緊繃的身體開始放鬆下來,呼吸也慢慢「回復正常」。我嘗試睜開眼睛,立刻被眼前的景象震驚了:我看見一絲絲光線(水珠)來來往往,若隱若現,水珠伴隨著一下又一下的頌缽聲一直流動,時而從盡頭的兩端再出現,時而又流到中間相交後消失。

我閉上眼睛,用心去感受頌缽的聲音和水聲,即使不張開眼睛,腦海都會浮現一絲絲的水珠,跟隨著聲音而流走。然後腦海中出現一把聲音: 「其實也沒有那麼的恐怖吧,你做的很好啊。」難道是這件作品的魔力,可以聆聽自己的聲音,令人可以衝破恐懼?

光影流動結束後,我問職員才知道伍韶勁先生把整場體驗定為約八分鐘,是因為太陽的光線來到地球需要約八分鐘。雖然整個裝置表演只有8分鐘,但我好像過了三日的時間般漫長,由一開始心跳加速,全身冒汗(覺得時間為什麼這麼慢),到後來回復平靜(腦海一直在回味當中的水聲)。

藝術家曾在訪問中提及這個作品是希望觀眾能「放慢腳步,有一個靜思的空間,一點水, 一塊鏡,均能映照自身帶來的經驗。」 看似是一件很平靜的作品,但我感受到的是不能靜思,也不能放慢腳步,更嚇得我想拔腿就跑,非常緊張。這個特殊的經驗,可能只有我才擁有吧。再次回望今次展覽的主題是「明日的昨天是今日」,頓時覺得我的經驗很貼題:昨日我不敢入會場,然後今日鼓起勇氣去面對恐懼,衝破後出來又是新的一天。在短短一轉即逝的8分鐘,我經歷了昨日、今日和明日, 這個曾經存在過的經驗,是成為我日後克服黑暗的勇氣。

——

本文為香港視覺藝術評論人培訓計劃 2021 獲導師吉暝水挑選文章。此欄文章的觀點均來自作者,並不代表1a空間立場。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