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兒童戲劇創作的原料庫之三(童話小說到奇幻文學)

2020/6/8 — 11:14

圖片來源:Annie Spratt/Unsplash

圖片來源:Annie Spratt/Unsplash

童話小説與奇幻文學正式登場

當1857年安徒生遇上了狄更斯,寫實的兒童小說加入了一些童話的奇幻,小說世界得到豐盛發展的元素。正如上一篇所描述,「水孩子」湯姆,面對悲慘而真實的世界,落到水中,不但沒有喪命,反而獲得了超凡的能力,水就是那扇通往奇幻世界,闖開的大門。兒童的小説發展,到這一刻再沒有童話或寫實的分別,讀者已經接受故事中總有一點神奇、古怪的東西快要出現,而並非需要是助人的神仙與正義的上帝,而是一種只有兒童擁有的微小超凡力量,童話想像與真實生活加起來,終於成就童話小説與奇幻文學的光輝歲月。香港是否也有那一瞬間可以穿越的門呢?屯門?電梯的門?學校的門?我們西環一、二、三街之上,是否還有一條三又四份三街才到高街,太子地鐵站月站會不會有個一層半世界?「胭脂扣」電影穿越的是成年的鬼小姐,但如果穿越的不是鬼故事,是當年的小朋友與老去的好朋友呢?這些題材可以搬上童話小説、奇幻小說及舞台劇嗎?

《愛麗絲夢遊仙境》改篇的《神奇造帽師》

《愛麗絲夢遊仙境》改篇的《神奇造帽師》

廣告

童話小說及奇幻文學由1865年的「愛麗斯夢遊仙境」(Alice's in Wonderland )開始正式登場,作者是英國數學家查爾斯·道奇森,以筆名路易斯·卡羅出版。主角愛麗絲,追逐一隻穿上服裝的兔子,掉進一個充滿各種奇怪會說話動物的世界,故事集童話與歷險小說於一身,不分年齡深受讀者喜愛,被翻譯為174種語言出版。這作品被大家譽為「奇幻文學」的開端,故事不斷被搬上舞台及銀幕,歌劇、芭蕾舞及木偶戲,從來沒有間斷。事源於1862年作者與三位女孩於泰晤士河同遊期間,邊玩邊講的故事,當中,有一位名叫愛麗絲·李德爾,她們的父親正是 Westminster School 的校長。由於他們你一句、我一句亂說得來精彩而成功,經文字紀錄後,作者以筆名出版。今天,我們去旅遊,是否也可以與孩子一起編故事呢?使你成為下一個愛麗斯。

廣告

《愛麗絲夢遊仙境》改篇的《神奇造帽師》

《愛麗絲夢遊仙境》改篇的《神奇造帽師》

愛麗斯夢遊仙境加上之後的鏡中奇緣,故事中時放大、時縮小,毛毛蟲又會吃水煙的片段,趣味十分、充滿幻想、探索、誇張、荒誕、充滿刺激,滿足兒童遊戲娛樂的天性。主角天真活潑、愛幻想,求知欲強,富同情心,樂於助人,有正義感,追求真相,希望揭開事物的奧祕,是一個集淘氣與純良孩子。故事中很多奇怪的東西,很多謎語及遊戲,吸引孩子的眼球,就是沒有神仙的拯救。故事中,刻意讓大家通過愛麗斯用純真的眼光,面對刻扳、枯燥、僵化的社會制度及學習的方式,檢視陳舊及只為權勢謀取利益的法律,反對橫蠻無理只會把人「砍頭」的皇后。原來混亂世情中,童真就是武器,童真不是愚笨,而是單純的剛正不屈。愛麗斯系列開創以兒童娛樂為方向的「童話小説」,讓兒童喜愛投入最重要,讓他們從中找到自己的身影,教訓不再是開宗明義,而是暗藏當中。

童話小說帶領童話走向當代世界

沒有孩子不像「木偶奇遇記」(The Adventures of Pinocchio )中的畢諾曹一樣調皮,討厭上學,喜歡游玩,不務正業。這是1881 年意大利科洛迪 (Carlo Collodi )的作品,是世界其中一部最受歡迎兒童文學經典。大家一想起兒童故事,小木偶一定榜上有名,搬上舞台及拍成電影無數次。科洛迪生於佛羅倫斯鄉下一個廚師家庭,在教會學校畢業讀書,給地方報紙寫稿,他不單是作家,更積極參加意大利民族解放運動,更參與1848 年的解放戰爭。

直到今天,畢諾曹木偶在佛羅倫斯的商店櫥窗裡幾乎不能缺少,主角畢諾曹(Pinocchio)的名字是由兩個意大利文名詞「松樹」( pino )和 「眼睛」(occhio)所組成,這個組合字在意大利西部地區方言的意思是松果,就是繼承松樹生命的希望種子。孩子一說慌,鼻子就會伸長,是所有家長的夢想。原來仙女可以給他們教訓,但不能改變他們的靈魂。最後拯救孩子的正是一刀一刀,用心雕刻木偶出來的木匠爸爸。鯨魚內父子重聚的畫面,正是年輕人一種生命的懺悔。魔法吸引孩子的感觀,但改變人心的是看似微弱的親情。童話的魔法,看似今天的世代科技一樣利害,但最後戰勝一切的是,反而是凝聚人心的親情。

人心才是改變一切的動力,愛爾蘭作家王爾德(Oscar Wilde )1888年出版的「快樂王子」(The Happy Prince ),最有代表性。一個鋪滿金箔,站在廣場中央的豪華、高貴的王子雕像,眼看城市生活充滿不同的悲劇,沒法提出拯救,只能內心悲傷,靠着一隻知他心意的小燕子,來回飛行有需要市民之間,把王子的一切都獻上。最後寒冬來臨,王子已經變成一尊很難看,失去了榮華裝飾的雕像,燕子也因為沒有南飛而凍死在王子的腳邊。王子雕像與燕子一齊進入熔爐,紅紅的烈火把他們化作一顆永不改變的心。友情常在,人心不死,使快樂王子與燕子的友誼,成為千古傳頌的故事,中譯本為巴金所譯。王爾德是英國唯美主義藝術運動的倡導者,短詩、小說及戲劇作品都十分著名,是十九世紀九十年代倫敦最受歡迎的劇作家之一。由於他的性取向而面臨牢獄生涯,和英年早逝,成為大家關注的話題。外科醫生爸爸與詩人媽媽的孩子,或許會給大家更多啟示,瞭解他輝煌成就與命運壓力的源由。王爾德對孩子未來幸福與關懷的心,應該如王子的心一般殷切。

微不足道的小法術可以改變一切

「五個孩子與沙仙」(Five Children and It ),是英國作家內斯比特 (Edith Nesbit )創作的兒童奇幻小說,於1902 年發行初版,及後相繼出版續集,最後成為著名系列小說。故事主要講述五位小孩,意外從沙中挖出許願怪物「莎米」,每天可以滿足他們一個願望,故事矛盾、衝突好玩,也在只有一個這個限制上。其續集「五個孩子和鳳凰與魔毯」(The Phoenix and the Carpet )和「五個孩子和一個護身符」(The Story of the Amulet ),分別於1904 年和1905 年出版。不知好歹,沒有深思熟慮亂說願望,敢闖禍又努力合作自救,事到臨頭一無所有但經歷人生豐富,成為五個孩子每天的生活。每一章節,一個故事告一段落,有點像我們現在的電視動漫連載片集,也啟發了哈利波特作者羅琳創作奇幻小說,一直是羅琳寫作技巧臨摹及模仿的對象,也開啟了連載兒童小說風氣的先河。

《五個孩子和沙仙》

《五個孩子和沙仙》

《五個孩子和沙仙》

《五個孩子和沙仙》

《五個孩子和沙仙》

《五個孩子和沙仙》

《五個孩子和沙仙》

《五個孩子和沙仙》

「杜立德醫生」(Doctor Dolittle),這位小玩意醫生系列故事,由英國出生,在美國工作的小說家洛夫廷(Hugh Lofting )所著,共12本。由1920年的「杜立德醫生的故事」(The Story of Doctor Dolittle )到1953年的「杜立德醫生的打滾沼澤冒險記」(Doctor Dolittle's Puddleby Adventures )。曾獲美國紐伯瑞兒童文學獎金獎,近期才再一次被改編搬上電影大銀幕。故事發生在維多利亞時代的英國。杜立德醫生是世上唯一可以與動物說話的人。他從一隻鸚鵡那裡學會了各種動物的語言,因為懂得動物語言,幫助了很多動物。作者洛夫廷是一名土木工程師,一戰期間為了不給自己的孩子留下戰爭的恐怖印象,他寄給家裡的信,就是一篇又一篇的奇幻小說,使孩子有所寄託,後來才結集成書。

「長襪子皮皮」(Pippi Långstrump )是瑞典著名女作家林格倫(Astrid Lindgren )從1945年開始所著的一部系列童話小說。講述一個奇怪的小姑娘「長襪子皮皮」的冒險故事。寫作的緣起是作者給患病的7歲女兒卡琳講故事,皮皮的名字是卡琳順口即興說出來的,火紅頭髮、力大無窮、好開玩笑、喜歡冒險,還有穿一隻黑襪子、一隻棕襪子的奇怪嗜好,而且有一個冗長的怪名:皮皮露達·維多利亞·魯爾加迪婭·克魯斯蒙達·埃弗拉伊姆·長襪子,全部是臨時「爆肚」。女兒10歲的時候,林格倫把皮皮的故事寫了出來作為贈給她的生日禮物。一年後,1945年林格倫將它稍作修改,參加拉米和舍格倫出版公司舉辦的兒童書籍寫作比賽,獲得一等獎。一出版就獲得成功,被譯成64多種語言,總發行量超過1000萬冊,造就一位舉世馳名的作家。

正如創作杜立德醫生的洛夫廷及長襪子皮皮的林格倫,都只是家長的身份,當孩子遇上逆境,無論是戰爭與病患時,在其身邊用即興、爆肚、亂套,來講故事帶給他們安慰。只要通過童心不變,攪笑好玩,而正直善良的故事小主人翁為主軸,用微不足道的小玩意,使孩子有所寄託,就可以幫助小朋友去去面對逆境,加強抗逆力量。微不足道的小法術,原來可以改變一切,故事與現實也可以。兒童戲劇工作者、家長與老師們,是否準備共同執起小玩意,創作可以娛樂、安慰,使孩子獲得寄託的童話及劇場作品呢?

打開奇幻文學的大門

誤打誤撞的家長,終於打開了奇幻文學的大門。而英國大學教授托爾金在二戰期間出版的史詩式創作「魔戒」(The Lord of the Rings),正式寫下奇幻文學的盛世。故事是托爾金1937年創作的兒童幻想小說「哈比人」(The Hobbit )的續篇。一場戰爭的衝擊,故事發展逐漸變得弘大,由一個童話小說變成奇幻文學巨著,故事也有隱喻二戰的情況,因此有人相信「魔戒」是隱喻德國納粹的作品,不同版本已售出超過一億五千萬冊。人生旅途不受誘惑,完成屬於每個人自身的使命一點也不容易。看似不起眼的小哈比人,恍惚只是一個小朋友,只要他願意,永遠都有讓人驚訝的力量!當然不只光靠自己,而是擁有一支「雜牌軍」遠征隊,不離不棄的好友山姆、智者巫師甘道夫、遊俠武士亞拉岡、公平正義的精靈勒苟拉斯,心性善良而粗魯的矮人,看似一支烏合之眾,只要互相扶持,努力合作,一切艱苦,改變世界的任務都能完成。
「湯姆的午夜花園」(Tom's Midnight Garden)是英國作家二十世紀五十年代皮亞斯女士(Philippa Pearce )著名穿越兒童小說。故事中,時間和夢境錯綜複雜,小男孩湯姆在弟弟感染麻疹後,被迫於假期間留置阿姨家予以隔離。湯姆偶然發現公寓裡的老爺鐘在午夜敲十三響,為了一探究竟,意外發現公寓後院的神秘花園,並展開一場不可思議的午夜之約。男主角「湯姆」和女主角「海蒂」遇到,還做了好朋友。溫馨動人的結局,湯姆與曾經在午夜花園出現的小女孩海蒂,現在已經是老婦人相擁告別,讓人油然生起一股重返午夜花園的衝動與渴望。一部融合幻想與現實風格的穿越奇幻小說,能否讓我們有要穿越的時間與空間呢?

穿越的另一巨著,「獅子·女巫·魔衣櫥」(The Lion, the Witch and the Wardrobe)是《納尼亞傳奇》一套七冊奇幻小說的第一冊,由英國作家路易斯(Clive Staples Lewis )於二戰後所著。講述二戰期間期間,英國倫敦飽受空襲威脅,孩童都被疏散到鄉間避難,皮芬家四兄弟姐妹安排到老教授寇克的鄉間大宅暫住。大宅中,小妹妹露西發現了一個奇特的魔衣櫥,居然可以通往神奇的奇幻國度-納尼亞。當時的納尼亞正被邪惡白女巫暴政統治整個王國,把納尼亞變成寒冬,最後由這四位小朋友經歷種種成長,結束她的邪惡統治。故事意念是因為作者第二次世界大戰前不久,為躲避納粹德國對倫敦的空襲,從倫敦被撤離至鄉村,路易斯暫時收留了數名兒童,當中一名小女孩好奇地詢問路易斯衣櫥背後會有什麼東西?一個在戰爭中,無可奈何的逃避,造就一個傳奇的𧩙生,逆境中你是否也準備好創作一個傳奇。

「哈利波特」(Harry Potter )系列連接小説共七集,英國作家J·K·羅琳的兒童奇幻文學系列小說,描寫主角哈利波特在霍格華茲魔法學校7年學習生活,一群年輕人對抗尋找復活佛地魔的冒險故事。系列被翻譯成75種語言,在超過兩百個國家出版,總銷量5億本,名列世界最暢銷小說之列,後拍成暢銷電影。最令人驚訝及諷刺的是結局,原來最後應天命成功對付佛地魔,不是正邪兩方都猜測,力量強大的哈利波特,而是寂寂無名,長了一副圓圓的臉,愛哭的同學奈威·隆巴頓。他給人最深刻的印象忠誠和勇氣,成績不佳,最擅長藥草學,作戰能力不佳,實際上他也符合預言中,與哈利波特同樣的條件。故事中卑微的奈威,加上失業救濟中,躲在咖啡室寫成名著的羅琳,最初還要用一個英文上看起來不知是男是女的筆名,使人以為是男士好推銷作品,弱勢是他們的力量,最終成就大事。奈威消滅了佛地魔,羅琳成為奇幻文學產業化發展的奇蹟。「哈利波特」成就奇幻,羅琳成就奇蹟。

弱勢不一定是弱者,勝利不一定有強者把持,戰爭中、困苦中的羅琳與路易斯,用想像改變自己的人生,只要能夠找到穿越之門,或許是透入光線的一扇窗。類似這些的故事背景在香港比比皆是,或許:啟德機場旁的格仔山,虎豹別墅,新娘潭,七姊妹道,菜園村,隔離病疫的鯉魚門渡假村,太平山街,調景嶺(吊頸嶺),水坑口,銀礦彎,馬鞍山,鯉魚門三家村石礦場,城門水塘,大潭篤水塘,流浮山,金督馳馬徑,盧吉道等等,處處都可以充滿香港150年開埠以來的故事,這些題材都正在等待家長與孩子共同來胡思亂想,即興創作故事後結集成書,等待兒童戲劇工作者一一發掘。逆境才是機會,想像可以點石成金,童真就是我們的力量。

奇幻文學已經是現時世界娛樂界的聚寶盆,無論「黃金羅盤」、「地海巫師」都是炙手可熱的搵錢工具,香港兒童戲劇工作者要想獲得改編版權,應該是微乎其微,但如果我們從原料中找到開啟精彩創意的「鎖匙」,一切可能就會有所改變。如果《恐龍大時代》(The Good Dinosaur)動畫片,只是一位普通小孩與狗的冒險,一切都只是平凡不過,一部勝過恐懼的成長故事,但影片把宇宙倒轉了,恐龍不單沒有被滅絕,反而成為地球上有文化、有語言的主宰族群,人類反而只是如小狗般的小生命,故事就有了巨大改變,恐龍是人,人是小狗,舊瓶新酒,感動依舊。想像力可以改變宇宙,嘗試改變的創意力量,當然充滿無限想像。想從事兒童戲劇的朋友,你準備好了,改變宇宙命運的想像力,沒有?

下一篇將會介紹,充滿童趣、可愛的繪本,其實歷史上也一樣有被政權禁制出版的經歷,是那一本呢?我會與大家分享,繪本也是兒童戲劇的重要原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