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 32 周年】「六四比」黑色矩形印 T-shirt 香港藝術家盼公眾參與抗遺忘

白色 T-shirt 正中間,一隻黑色長方形。這是香港藝術家陳嘉興回應六四 32 周年之作——「六月習作:終極邊球之《矩形的回憶》」。看不出來有甚麼關係嗎?原來,矩形以 6:4 比例繪成!

陳嘉興《矩形的回憶》 (相片由藝術家提供)

每年六四,藝術家陳嘉興都會在銅鑼灣東角道做行為藝術悼念。前年,他踏著掛有寫上「未敢忘記」黑旗的單車,模仿當年學生騎車前往廣場的情狀;去年,他又穿上黑褲白裇衫,參考當年「坦克人」的打扮,在政總前兩手拎著膠袋,上演「We all are Tank Man」的行為藝術。今年,疫情未退,政治高壓,他繼續以創作回應六四,沒有文字,純粹一個以 6:4 比例繪成的幾何圖形,回憶靠觀者自動填充。製作「六四比」 T-shirt 需時不出一個鐘頭,簡單快捷,他希望公眾共同參與,「只要大家一齊做,咁就有效果」。

陳嘉興《矩形的回憶》所需材料簡單 (相片由藝術家提供)

70 後的陳嘉興向《立場新聞》表示六四對他們那一代影響很大,自己和身邊不少朋友都身體力行,「希望大家唔好唔記得呢件事」。他承認,過往自己有關六四的創作都傾向政治藝術,「比較明顯,訊息好強,好似 punch 咁」;現在因應時勢作出調整,技巧上稍為偏向概念藝術,想像和思考空間較為寬闊。驟眼看,《矩形的回憶》不過是一個黑色的矩形,但它以六四比例繪成,「你可以說它不代表任何事物,但你知道圖形是六四比例之後,又可以有另一面的想像空間」。

將符號抽象表現「谷到最盡」,陳嘉興自嘲,把《矩形的回憶》稱為「終極邊球」。香港藝術界對「擦邊球」大概不感陌生,多少都聽聞過中國大陸同業就官方審查制度應運而生的創作形式。過往大陸要「擦邊球」,現在香港都要「擦邊球」,問他會否覺得可悲。他不同意,認為「擦邊球」只是表達形式,創作視乎形勢與環境互動,「如果香港人覺得以往訊息比較鮮明,現在就可能比較『扭橋』的方法」。有時,表達方式太直接,藝術家反而會覺得趣味缺缺,「做藝術不用下下都畫公仔畫出腸。不然,寫標語就行了」。他指出,藝術是一種表達形式,令人發現有些事情可以怎樣表達得「更加有感覺、更加深刻」。觀眾能夠看得出感受,他覺得「擦邊球」也未嘗不可。

陳嘉興《矩形的回憶》,矩形以 6:4 比例繪成 (相片由藝術家提供)

遊行集會均被禁止的 2021 年,陳嘉興有感於社會彌漫著無力感。他認為目前沒有危險性的空間尚有很多,例如藝術。「藝術的表達形式可以很多。如果多人創作、模仿及實踐行動,效果可以是一樣的。最差的就是大家都只在打咀炮,或長期高吶無力。」他續指,盡力做好自己還不夠,尚要跟其他人連結。因此,近兩年其六四創作均力求簡單,方便公眾參與,「大家一齊去試下做,各自去做,無形中那個 idea 同 concept 就變成一種連結」。

展望將來,白髮漸多的陳嘉興表示,除非做完作品翌日即會有人拍門拉人,否則在可以接受的範圍內,今後將會繼續用「六月份的藝術形式」,去做一些容易模仿、大家可以參與的集體創作,「只要大家一齊做,咁就有效果」。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