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素材來源:香港電台 第四台網頁

再見美樂集

2021年不知不覺過了超過一半,香港已經有不少人與事無聲無色地失去,樂壇同樣不能幸免,先是資深樂評人黃牧在年初去世、擔任香港管弦樂團董事局主席十一年的劉元生在三月低調辭任、另一資深樂評人周凡夫與港樂大提琴樂師李銘蘆在七月因病逝世。去到八月,離開樂迷的多了《美樂集》。

《美樂集》的前身為《第四台音樂節目月刊》,在1982年創刊,一年十二期的訂閱費為五十元,月刊在1989年4月改為《香港電台雙週刊》,直到1990年4月雙週刊再次改版,分拆成兩冊,其中一冊為《美樂集》,全港免費派發。去到今年八月,香港電台第四台宣布「由於經營環境有變,以及受新冠疫情影響」,將暫停出版《美樂集》,為有超過三十年歷史的刊物暫時劃上句號。

雖然與第四台關係密切,負責印刷《美樂集》的其實是「第四台之友協會」。長久以來,《美樂集》除了報導第四台節目和重要國際與本地樂聞外,還有一個重要功能,就是刊登音樂會廣告。據知《美樂集》曾是頗能賺錢的,畢竟每期不乏廣告,而且內容主要由節目主持義務撰寫,降低了成本。可惜受疫情影響,所有廣告都沒有了,就算表演逐漸回復正常,廣告收入不見得可以回到過去的水平(最新八月號只有二又三分二頁版廣告),停刊確實是不可避免的。

《美樂集》停刊帶來一連串的影響,第一是第四台失去《美樂集》這個宣傳平台,除非是恆常聽眾或有關注第四台社交媒體,其它人缺乏渠道知道第四台資訊;第二是香港樂迷失去難得可以接觸樂聞的本地免費刊物,本來香港專注古典音樂的刊物已經不多,現在可說是所餘無幾;第三是音樂會主辦方,沒有這本對準目標觀眾的免費紙本刊物,他們得再思考宣傳策略,停刊可說是「三輸」局面。

最後跟讀者分享我跟《美樂集》的一段故事。話說大學時期曾在朋友的安排下,跟一些不認識的人以弦樂四重奏形式在婚禮上演出助慶,完結後我沒有跟其它人交換通訊方法(當時社交媒體剛開始流行)。時隔多年,一天我在銅鑼灣波斯富街通利琴行(現在成為KFC)排隊購票,期間聽到有人在找《美樂集》,於是我跟他說《美樂集》放在售票處旁邊,之後才發現那位就是當年一起合奏的人——《美樂集》不但將美樂帶給我們,還將人連結起來。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