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再遊 Villepin 賞法國戰後

2020/12/23 — 13:59

作者:波利

對我來說Villepin的觀展體驗著實是不錯,尤其是私人的導覽對展品的認識了解甚有幫助。如果說上一個趙無極展是為其新張打響頭炮,那麼這個法國戰後展可能更能闡述其畫廊的定位。

談到法國現當代繪畫藝術,從印象派的發展,一直到法國戰後時期對表現抽象的另一段開發,基本上涵蓋了一半近代藝術史。但事實上兩個時期與美國的關聯性都相當大,前者是印象派在被歐陸大眾接受之前是先為美國藝術圈受歡迎的,而後者更是戰後世界經濟體系乃至藝術圈轉往美國為中心後歐陸藝術的重大回應。

廣告

這次展覽一口氣展示了多位歐陸表現抽象大師的傑作,從我的角度留意到幾個側重點。展題《The Art of Hope》畫廊主人受Dominique到Hans Hartung的《T1956-23》啟發,一幅筆刷時期(實際用的是地拖)既像自由之翼又如禱告之手的抽象作品,帶來的似乎是這個戰後時期法國的優雅總結。所以Hans Hartung自然是第一個側重點,他的作品在一樓的大總結至三樓的不同地方都有展示,數量沒數錯的話應該是是參展畫家中最多的。

Georges Mathieu – Complainte silencieuse des enfants de Bogota face aux commandos de la mort

Georges Mathieu – Complainte silencieuse des enfants de Bogota face aux commandos de la mort

廣告

另一個重點就是Georges Mathieu的兩幅巨幅作品,分別是《Air de France》及《Complainte silencieuse des enfants de Bogota face aux commandos de la mort》。《Air de France》完美的展示馬修抽象作品中的著名書法性,同時展示着法國不同的地標。後者烽火漫天充分的展示着反戰的意味,更到不如說難得有標題說得如此明確的抽象作品,明確控訴着牽動戰爭的一方與背後的勢力;同是戰爭主題與他筆下聖女貞德的奧爾良之戰正邪交鋒的感覺形成強烈的對比。不過最吸引我的是他大量使用松節油的技法營造出一片化開的雲霧與配合淺藍的構圖運用,實在精采絕侖;誇張的是居然還比小幅的趙無極還便宜,我覺得是本展的皇牌商品。

Nicolas de Staël – Pot à raies

Nicolas de Staël – Pot à raies

一直提的都是一樓和三樓賣了個關子,二樓展示的主要是俄國貴族藝術家Nicolas de Staël的幾幅油畫作品。經過幾幅《Composition》,走到一幅有幾分常玉的《Pot à raies》。被問到覺得這畫在畫什麼?不得不陷入一陣沉思,淡然回答我看見了一件過去了的往事,這答案我連我自己也被驚住。這就是表現抽象的情感表達能力,沒想到一幅靜物亦能蘊藏這麼強的懷緬感,原來作品是畫家紀念以分手的女友所畫的,甚至在畫後的五年自殺身亡。事後孔明可能可以說是花朵的殘影和剝落的牆身等視覺元素營造了這些效果,但那一瞬間用心的感受好像與畫家的心情聯繫了。

展中展出的大師不只談到的幾位,例如最近文青圈突然又很紅的卡繆,他哲學班同學Ladislas Kijno的《樂團》,利用他身體聯覺的特質繪畫出樂手的音韻,實在亦是另我一改對交響樂的印象。

想起早前季豐軒亦在做同樣主題的展覽,細問之下原來馬修的那幅《Air de France》亦是合作借出展覽的,希望日後有更多這種強強聯手的機會,讓觀眾們一飽眼福。

想有更多更快藝術資訊,留意:

IG: hkmetropolisgallery

FB: https//fb.me/hkmetropolisgallery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