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冷戰戀曲》:以音樂貫穿悲情半生

2019/4/19 — 11:53

《冷戰戀曲》(Cold War) 對我來說是一部近乎完美的電影。看完電影已經是幾週前事,現在聽到「Oh-Yo-Yo」,都想起電影的畫面,唏噓不已。

故事發生在1950年之間。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波蘭被蘇聯吞併統治。樂團想保留地方特色,特意在鄉郊尋找能歌善舞的鄉親,組成民間樂隊。電影開頭放了不少民謠的演唱,那些可算是一個地方文化的象徵,不管誰是執政者,這是不能抹滅的本質。

樂團的指揮家Wiktor (Tomasz Kot飾) 遇上了鄉間女孩Zula (Joanna Kulig飾),二人一見鍾情。他們透過音樂傳達彼此的愛意。可是,這個時候樂團被壟斷,他們「被下令」歌頌獨裁者的功績。Wiktor不忍藝術被征服,也受不了這共產主義的環境,一心與Zulu私奔到巴黎。可是,安分守己的Zula,並沒有離開她的家鄉。

廣告

《冷》是一個悲情故事,也是一個關於自身價值的故事。在電影中間貫穿的音樂是一種語言,這甚至更勝於對白,那是主角們的羈絆。二人分隔兩地,他們飽受資本與共產主義的文化衝擊。Wiktor到了巴黎,在酒廊彈琴為生。在巴黎資本主義社會?,藝術不再被騎却。但Wiktor並沒有過得很愉快。他彈奏的爵士樂,始終媲美不上家鄉的民謠。他忘不了自我本質,也忘不了還在家鄉那一生最愛的女人。

直至二人在巴黎重逢,愛火重新燃起。在配樂上也有顯然的變化,特別是那首<Dwa Serduszka>(即「Oh-Yo-Yo」)。在電影開始時,我們聽過這首歌曲的民謠版本(原版),那是男女主角愛情的基石。但在巴黎,Zula再次唱起那首曲,這次換上了爵士音樂,同詞不同曲,這還是他們的曲嗎?

廣告

Zula的天籟聲音令她在巴黎聲名大噪,曲目更被唱片商換上法語歌詞。一向以來忠於自己文化核心的Zula在這時完全迷失了自我價值。她於是再一次離開這個不屬於她的地方。沒有她,Wiktor也再找不到他的歸屬。

又再過了數年光景,Wiktor回到波蘭尋找Zula時,因為當年的叛國罪而需要受牢獄之苦,他更因此而斷了手指。斷了指的鋼琴師就像一個被掏空了的身軀。與此同時,Zula也在波蘭繼續當表演者,但唱的已經不是她熟悉的鄕謠。

「帶我走,這次是永遠」兩個失去了音樂,失去了靈魂的人,再無需要在自我價值上角力,也無什麼可以留戀,這次的私奔必定是永恆的。「兩個人、兩顆心日日夜夜在哭泣,只因他們無法廝守、無法廝守⋯」電影配樂靜下來,他們跪在教堂前,互許終生。在這人生的最後一站,還幸有彼此,去看那邊的風景。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