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冷門作品帶來的溫度

2018/5/2 — 12:07

愛沙尼亞國家交響樂團與愛沙尼亞國家男聲合唱團
(圖片來源:香港藝術節)

愛沙尼亞國家交響樂團與愛沙尼亞國家男聲合唱團
(圖片來源:香港藝術節)

去年的香港藝術節,聽眾有幸聽到在愛沙尼亞發展的港產高男高音歌唱家(或假聲男高音)陳家保的演唱會,令人頓時對這個對香港人來說,頗陌生的「一帶一路」網的其中一個國家,起了一點點好奇心。而去年藝術節,亦同時邀請了另一冷門地區土耳其的管弦樂團來港獻技。相對於聽慣歐美主流的演奏風格,突然欣賞到一些「非一般」的演繹,無不令人大開眼界。3月25日下午,愛沙尼亞國家交響樂團與男聲合唱團在為藝術節正式閉幕演出後,還來演出一場更冷門的曲目。在指揮薩格士譚(LeifSegerstam)的帶領下,音樂會的兩首作品都並非來自愛沙尼亞作曲家的手筆。對於筆者來說,這次音樂會的吸引之處,當然是因為全男聲合唱團的原故。

第一首樂曲,由合唱團的首席指揮烏列奧(MikkUleoja)帶領,演出烏克蘭作曲家格果耶娃(GalinaGrigorjeva)的無伴奏作品《生命之夜》(NoxVitae)裡的第一樂章《夜曲》。對於這首歌曲的第一印象,感覺並不難接受,而對於聲部之間所產生的和聲,給人的感覺也漂亮。合唱團的水平,在這首幾分鐘的歌曲中,令人感受到中間聲部的男中音組,無論在音色與音樂感上,都比兩邊的組別更優秀和漂亮。整首作品的演繹與風格,給人的感覺與中世紀的格果里聖歌有點相似。合唱團以很平靜的心情去演唱這作品,但當中的張力與幅度處理依然具有很強的感染力。

整場音樂會以薩格士譚指揮的西貝流士內容多變而複雜的合唱交響組曲《庫勒沃,作品七》為主體。在第一樂章開始,發覺樂團在動態的描繪上不多,尤其在小提琴組方面就更平淡,但管樂組的的獨立性則相當強。有眾多女團員的小提琴聲部,技巧相當穩固又穩定,統一又整齊,但個性卻不足;相反,弦樂的其他低聲部在技巧實在之餘則較靈活。不過,在指揮的帶領下,西貝流士作品應有的(或應該說,是特有的)豐厚低沉的色彩基調,樂團還是掌握得頗為不錯。

廣告

第二樂章開始時,依靠的是弦樂為骨幹的旋律,正如先前所說,如果小提琴組能把音樂個性演繹得更具流動性的話,效果應會更好。中段木管組有大量表現的機會,個人比較欣賞單簧管的演奏。總體來說,木管組裡四組不同樂器之間的合奏基本上相當不錯。

在首兩個樂章開始前,兩位獨唱家已一早出場等待第三樂章的演出。樂章開始時,樂團在動態的營造方面,縱有豐厚的音色,但帶出的是不太激烈的演繹;倒是合唱團的加入,增加了不少動感。總括而言,合唱團的演繹,線條優雅而力量豐富。頗為欣賞中提琴、大提琴與低音提琴具有彈性的力量控制;而擔任鈸的樂手,在中提琴後方的位置,所打出的力度與音量的配合,令這個旋律較為難以討好的樂章,在講求氣氛為大前提下,增添不少吸引力。銅管組中,小號的表現不俗。兩位獨唱,演繹主角庫勒沃的男中音艾普(RaunoElp)與演繹他失散而不認識的妹妹的女中音莉芙(Monika-EvelinLiiv),他們之間的宣敘調旋律帶有硬朗火藥味;不過,較喜歡艾普頗具滑頭氣質的演繹,聲線柔和,面部也表情豐富,戲劇感濃厚。莉芙的氣魄強大,不動聲色已能把強音輕易帶出。合唱團在中段交代故事,再由樂團銜接的一大段,在指揮的帶領下,音樂的味道非常濃郁,整體的合作相當不錯。莉芙的獨唱片段,演唱充滿光澤,音色漂亮。艾普最後的宣敘調獨唱也是感情與戲味十足。

廣告

第四樂章是全曲最有西貝流士風格的段落,樂團在強調厚渾的管弦色彩方面,算很成功,三個低聲部弦樂的演繹功不可沒。巴松管組在這個樂章中雖不是主要的角色,但表現頗靈巧,圓號卻有少許音準上的失誤。鈸的聲量掌握依然優秀。整體來說,樂團對於這個樂章的演繹,沒有銳氣,是一種較為低調的鋒芒。

終樂章的氛圍滄涼,合唱團在表現敘事方面,音色動人,中間的中音聲部依然較其他團員演繹出色。低音單簧管一段簡短獨奏頗為觸目。這樂章的內容變化多端,樂團與合唱團演繹出的效果,也令人相當滿意。最後一段完結段落為樂曲的高潮所在,指揮在處理激昂的部份時,團員都表現出冷靜而具有深度的火花。

指揮薩格士譚選擇了西貝流士一首不算太冷門、以凸顯深沉弦樂為主線的小品《憂傷圓舞曲》,作為加奏曲目,算是對樂團的整體風格,向聽眾作一個基本結論。在開始的時候,指揮所採取的速度真的非常慢,以頗極端的手法去演繹了無生氣死期將近,聽得心裡不太好受;當中漂亮的、充滿朝氣的圓舞曲部份,樂團奏來典雅,特別是木管的旋律,奏得踏實而優美;而往後的急速段落,指揮與樂團表現出的是激動多於狂亂,以至完結時,在表達黯然與停頓,一氣呵成的幻變,在演繹上還是聽得令人神傷。薩格士譚並沒有選擇彰顯管弦樂效果,反而是平淡地把這個每個人都會有機會親身面對的故事,作一個簡單的描述而已,但這卻更令人觸動。

指揮薩格士譚,就像一個來自芬蘭的聖誕老人一樣,在整場演出中,以極為低調的手法,把樂團控制在一個平實的格式裡;像是一個不沾光的送禮者,把樂曲的本意,像禮物一樣送出。受禮者,並不會因為對送禮人產生額外感情而感到溫暖,因而誤解了禮物本身的意義。

−−

觀賞場次:

日期:2018年3月25日(香港藝術節)
地點:香港大會堂音樂廳
節目:愛沙尼亞國家交響樂團與愛沙尼亞國家男聲合唱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