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視一個城市在睡 — 杜海銓個展《假期》

杜海銓以假期為題,並展出最新作品。主題表層意義顯淺,疫症顛覆固有運作,社會一向消費及社交模式受到衝擊,即使直至現在看來整個經濟及資本機器並沒有太大改變,市民每天的生活總是面對大大小小的調節,無論那是被逼抑或自願的,均令人重新思考生活的本質。每人都給予一個重新閱讀時間空間的機會,儘管何等血淋淋。

「假期」指涉的,似乎是有別「平時」的時空設定。杜海銓使用的水墨工筆,其對於媒介的傳統語言之思考及嘗試,亦建議讀者一個異樣的視野回看現世。

杜海銓《Olaf》

早前藝術家跟何兆基教授及好青年荼毒室成員四哥(李康廷)就「關於觀看——由視覺到繪畫」對談,他提及傳統工筆畫概念,被當中的「無陰影」吸引,對照西方透視法。根據其理解,不著陰影因為工筆強調作畫者對於時間性的觀察, 觀照事物本質而達至超逾時間,並去除不必要的外在環境因素。畫陰影卻只顯示一個特定時間。任職記者時曾經撰寫有關清朝宮廷畫的文章,學者分析帝皇肖像畫上嚴禁打陰影,因為至尊的臉容不許有任何黑暗,象徵權力不朽。陰影代表觀看萬物本質的方式,也是符號。

工筆來到2021香港,當代藝術家的掙扎正正反映藝術創作跟現實狀況的互動關係。時空造就文本背景,創作者身處當下必然要應對其介入現世之法。上次跟馬琼珠、吳子昆訪談令人獲益良多,他們提醒,時間與空間是不可分割的。沒有時間的空間是沒有意義的,沒有空間的時間是不能想像的。

杜海銓《清夢》

杜海銓彷彿亦在再思如何處理時間及空間的痕跡,而不只限於傳統工具本身的平面慣性。兩幅大型作品Olaf (2021) 、《清夢》(2020)呈現人在城市,市景的寂寥帶來安靜,街上再沒一人得虛幻,卻留下熟悉的黃色行車線、交通燈、路標等特別畫得清晰搶眼的細節,誘惑觀者代入「城中」。卷軸異常三月(2021)更直接指出時空背景,透過多層空間提議觀者想像內外遠近的關係,顯然他花上很多時間觀察來來往往的群像,於物理上急速的車廂製造另一種空間,聚焦經過社會秩序重新攪拌下的人們。各種工筆語言的遊戲與挑戰讓人一再意識到被描繪體的異常。

文化評論人林雪平在2020年9月份的雜誌《無形》寫道:「如常就是最大的暴力。」

杜海銓《異常三月》

杜海銓的畫如此輕柔,卻令我想及這句話。藝術介入呈現及記錄時代背景下各種不如常,但它的表層可以是輕如茶淡如雪,亦可以有想像空間容納不同情緒與感受,他悄悄告訴你,「有些東西不同了」。他像凝視一個城市突然睡去。只能透過不發一語的觀察,從她閉目之間的微細跳動估計她在發什麼夢,是好夢,是惡夢,但願是清夢,如此專注地看,專注地畫。

 

杜海銓 《假期》

展期:即日起至 2021 年 6 月 30 日
時間:10:00 - 19:00(星期二至六)
地點:言本當代 am space(上環永富商業大廈 602 室)

小東藝術賞析 Ig:www.instagram.com/siutungcreates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