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出道廿年自資搞展覽 石家豪望還原基本步

2018/6/6 — 19:03

作品圖片由石家豪提供

作品圖片由石家豪提供

1998 年,三十未滿的石家豪,第一次在香港舉行個展。初出茅盧的他自己租場,自己搞,就在藝術中心包氏畫廊的電梯大堂,陳示工筆畫作;2018 年,快將五十的他梳理著名的「建築系列」作品,再次回到藝術中心,自資在實驗畫廊舉辦展覽 — 「稱身大廈」。他說:「過往十多年,我都與畫廊合作。最近的合約去年完結,我便計劃不如回到原始狀態,自己搞。」

入行超過廿年的前輩,石家豪為甚麼寧願「自己搞」展覽?

畢業於中大藝術,石家豪的藝途始於中國古代工筆畫,從臨摹古畫開始。畫多了以後,他希望能夠將繪畫古人的線條語言,轉化成現代事物。然而,用工筆方式畫當代時裝,像是毛筆繪成的插圖,於是他問:「如何繪畫現代事物的同時,又保留到古典的感覺?」

廣告

(作品圖片由石家豪提供)

(作品圖片由石家豪提供)

廣告

看石家豪的工筆畫,手法是熟悉的水墨,但題材卻是當代場景。他解釋,國畫與西方繪畫迥異,少談人體結構,早年嘗試用工筆畫裸體,創作出「人體樂器」的系列。後來,他又認為國畫少有場景,構思將人物與場景組合,創作成「建築系列」,說:「人物畫的背景變化不多,而香港的環境最多就是建築物,所以我將建築融入人物,像是用人物搭建場景」。以「建築系列」為例,他將維港兩岸的高樓,化身為女性的晚裝,說:「玻璃幕大廈那種薄薄透明的藍色,像是絲絹的質感,好獨特也好適合工筆水墨,其他媒介做不到這種效果」。

糅合傳統與當代的元素,石家豪畢業即獲畫廊垂青,與嘉圖畫廊合作的七年,也會他主力創作工筆畫的年代。2008 年,香港國際藝術展(ART HK)首度舉行,隨後巴塞爾藝術展等紛至踏來,石家豪坦言作品不時在藝博會出現,「但它們每次出現都好快、好片段式,然後可能被人買走,或者回收於倉庫內,就消失了」。他感嘆,十多年來畫作的工筆畫,很多都「需要賣來賺錢」,結果一個系列往往剩下零碎幾張,最後「連我自己手上也沒幾多張剩下來」。

(作品圖片由石家豪提供)

(作品圖片由石家豪提供)

從嘉圖畫廊轉到奧沙畫廊(Osage)合作,石家豪主力開發其他媒介的創作,大型亞加力膠,及至素描。新風格新媒材,他試完又轉,轉完又試,唯有工筆廿年畫不停。直到 2016 年,與奧沙畫廊的合作亦告一段落,他便開始規劃再做展覽,回想起最近一次工筆畫展已經是十年前的事,於是萌生「自己搞」畫展的念頭。一年前,他開始物色場地,發現難度頗高。要不向康文署申請,但價錢不便宜,而且好多人排著隊;要不就「同人傾」,雖然免費,但他又不想欠下人情,最終決定自資租下藝術中心實驗畫廊。

展品方面,石家豪精心挑選一些曾經開發過的題材,但作品已經差不多全數賣出的作品。他根據前作重組構圖,再繪製出十多件新作;並嘗試把香港一些舊建築,例如尖沙咀鐘樓、半島酒店、大會堂等,化成衣飾。今次展覽集中陳示「建築系列」的作品,他認為該系列可說是自己最容易辨識的作品,但一直沒有整合展出「有少少可惜」,說:「所以今次重新做一批,再出版一本書。這個項目開發十年,終於可以編成一本書,總算有個清晰的紀念。」

小書,作為是次展覽的場刊,歡迎大家取閱;但畫,石家豪今次希望留給自己,部分作品將售予收藏家和過往表示有興趣的朋友。畫畫,租場,印書,宣傳,賣畫,藝術家一腳踢,問石家豪不覺得辛苦嗎?「廿年前香港藝術家都係所有嘢自己搞㗎啦」,他說。

(作品圖片由石家豪提供)

(作品圖片由石家豪提供)

--

稱身大廈-石家豪的工筆人物畫

日期:2018 年 6 月 16 至 24 日
時間:11:00 - 18:00
地點:香港藝術中心 3 樓「實驗畫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