釋本有

釋本有

僧侶(石門洞寺),於台灣受具足戒,在香港七十年代出生,少年時常在故鄉廣州西關學習嶺南文化,二十歲留學日本,於東京藝術學校畢業。繪畫素材為水墨、彩墨及水彩,除佛教繪畫作品外,也從事泥塑、繪畫佛教漫畫及海報插圖,和跟湖南沅陵山谷中腦癱者唐杰合作野生绿茶等,正在繪畫佛教歷史漫畫,已出版作品《香港風情畫》(商務印書館)。

2019/1/18 - 14:55

十年前畫的釋果凍講故事(曾經的國學班) 另類國學

曾經國內有一些兒童班叫我教,但有些法師竟然叫弟子列陣拿著香板對待小孩子(誰哭誰坐不定就打⋯⋯),他們還想教《弟子規》⋯⋯我是建議教小孩畫卡通講故事陪他們看日本最新動畫,也拿畫了釋果凍法師傳記給他們看,讓他們猜想和接龍表達。

釋果凍最偉大最殊勝最了不起的地方是甚麼?「頸上掛了大佛珠是高僧」有小同學回答⋯⋯除此之外還有他很努力為眾生做很多零食,有巧克力夾心餅,有水果蛋糕,有七彩繽紛的果凍,他的櫻桃小嘴也證明他很會吃,所以人緣好。

以前我做的大多數「佛教模型」也是為了教學所需,希望他們透過藝術去思考佛教佛法文化是甚麼?他們也可以質疑,並問自己為什麼要學佛,我做的是埋下種子,而非強制別人信佛或聽我講,穿僧衣的好處是減少不必要人緣同時不用再購買衣物。

廣告

我的教學方式在國內也被一些人認為叛逆,因實會令很多小孩子講真話,家長們明白了就不迷信令某一些人收益減少,其實佛陀當年也很反叛否則就沒有佛法(本來是婆羅門教天下強調種性制度),說到底佛法是一門令人學會慎獨覺醒的生命教育,我們出家目的是拯救自己,有能力了才順便度人。

所以我很反對出家後為自己買不必要的僧衣和私家車(出事上法庭穿僧衣嗎),在我眼中也沒有大小乘,五戒十戒三法印原則都一樣,只是古今中外人們太多恐懼,需要作出偶像崇拜,佛不是神無法改變因果,否則何用提倡修行?佛像只是一種「正念」加持,沒有正念狂拜也徒勞。

修行是難的,有很多風浪要面對,但是不違背良知就不會大禍(除了某一些不可避免的共業)。現在很多人誤解佛教,也對漢傳很多懷疑(日本的禪宗其實於民間表現日本人的生活當中),就讓他們懷疑好了,甚麼時候開悟有常識懂得分辨最基本好壞,每一個人的時間因緣都不同,有一些人可能會因為自身的經歷而跌入情緒陷阱,會認為世間所有僧人都一無是處沒有任何技能,那是因為他們的緣份暫時讓他們見到最差的,其實佛教也是文化,不尊重文化去學佛能學到甚麼?

我不止尊重師父法師們,也極尊重建造寺院的工匠/工程師/雕刻師,當你明白這個道理即製造寺院的不是神或鬼而是有心人,就自然看到一部分實相就清醒,拜佛時也應感恩工匠,而不單是給紅包某位法師,所有人都應該獲得尊重,這才能得到上天宇宙的保佑而社會也因此更公平,因為你終於明白—依法不依人的道理,以上,合十。

作者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