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南島鄉愿

2020/3/2 — 13:19

12 Angry Men (1957) 劇照

12 Angry Men (1957) 劇照

我想我不算是一個固執的人,意思是即便是遇到跟我的想法不一樣、甚至是完全相反的人,我都會包容,和嘗試理解。每個人的價值觀關係都不一樣,但既然那是「價值觀」,應該有著不可動搖的神聖地位,不然只會淪為鄉愿。

打個比方,如果我說吃素很好,然後有位一直關注澳洲森林大火,覺得那邊被燒傷、燒死的無尾熊很可憐的朋友問我:「那那些牛沒人吃不是還是會造成生態不平衡嗎?」後者或許(姑且或許一下)是對的,在某些條件之下,但問題是為什麼一個聲稱愛動物的人,會把無尾熊置於牛之上。

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在南丫島短短兩個月的所見所聞。南丫島是一個很有趣的地方,是香港的其中一個離島,島上沒有任何連鎖店,甚至沒有正常大小的車子,除了原住民,就是在香港工作的外國人,以及從市區搬來的人(包括我)。這邊的地產商總喜歡推銷說,來到這裡因為有許多老外,感覺就好像去了旅遊一樣,遠離煩囂,好不寫意。

廣告

二十五分鐘的船程,遠離了一些煩囂,又走近了另類的煩囂,臉書上有一些南丫島居民的群組,群組都以英文來溝通,一般來說貼文不外乎賣東西、分享這邊的活動、分享照片等等,最近卻有一則引起許多人劇烈討論的貼文,因為這裡有一家餐廳最近在門外貼了一張告示,說不招待來自中國的旅客。

有小部分網友對餐廳的決定表示理解或支持,大部分則覺得這樣是種族歧視,對店家很失望,為什麼只針對中國旅客而不是其他有個案的國家,甚至表示以後不光顧,還有說那邊的東西本來就不好吃云云,而那些人大部分都是外國人以及姓氏是國語拼音的人。

廣告

上週有一位女士在南丫島的另一端確診,直至上週島上有四個人需要在家自我隔離,就像之前搶口罩、搶物資的情況一樣,這邊什麼都比市區慢半拍,但要發生的總會發生。理論上來說這個島上的人,即使這段時間沒有去過市區,還是有感染的風險的,更不用說有大量遊客搭船進來,當中不乏講國語的。

今天搭船回家,船上當眼處貼上了呼籲所有乘客戴口罩的告示,目測幾乎所有香港人都有戴口罩,但戴口罩的外國人卻寥寥無幾。突然我覺得一切都不對等,你在群組上發表意見,是因為你認為是這個社群的一部分,發表意見是權利,但所有權利都連帶著義務。無論是作為島民還是在香港生活的人,甚至是世界公民,在這個非常時期戴口罩是簡單不過的義務,不是完全因為怕感染,更是怕自己傳播病毒。只是外國人似乎覺得自己不會感染,所有人都過慮了,眾人皆醒他獨醒,群組上也不乏這樣的貼文。

但是,如果因為覺得自己不會感染就不戴口罩,成為病毒的幫兇的話,他們不是也間接在侵害島上其他人的健康嗎,然後要求店家招待來自中國的旅客更是慷他人之慨。民主與自由,只出現在他們的嘴巴裡,行為上卻是無比的自私。

以前與朋友討論一些議題,然後他們的價值觀一直扭來扭去的時候,我會直接跟他們說:「思維緊密一些好不好?」現在人變圓融了,在群組也沒有回覆些什麼,但內心還是覺得有些什麼不妥。

口中說自己是世界公民,在群組上以島民的身分說著一大堆大愛的說話,卻連最基本的個人衛生都做不到,還要取笑那些努力為島嶼的健康把關的人。我說,那不是民主,也不是自由,那是鄉愿。

時值深夜,遠方的鄰居正播著《Dirty Dancing》的主題曲開派對,我忽然覺得像去了旅遊一樣的是他們,好不寫意的也是他們。

聽說教宗也感染了(編按:教廷指教宗患感冒,未有指他確診新型肺炎),他們也是時候醒醒了。

當然島上也有許多善良而有趣的人,這只是最近就某些群體的觀察及反思而已。

訓練思辨的方式有許多,其中包括看看《12 Angry Men》。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