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8

    【反抗運動兩周年】記錄 2019 多區連儂牆全景 攝影師逐格「重建」:想呈現整條隧道

    天橋橫額沒有了,換成鐵籠;地上磚塊也沒有了,鋪出一片水泥;隧道文宣都沒有了,餘下點點膠紙的痕跡。「反送中」引發的抗爭行動至今兩年,港府極力整修市面,看起來恍似「城市一切​如常」,「甚麼都沒有發生」。另一邊廂,民間各自努力留住記憶,甚至嘗試重建曾經壯觀、但已不復見的風景。攝影師 Harvey 曾到多區連儂牆拍攝線性全景做記錄,現正逐格拼貼,虛擬重建連儂牆。

    《立場》獲 Harvey 授權其中三個地點的攝影作品,並以互動專頁虛擬「重建」2019 年的連儂牆

    大埔連儂隧道壯觀的文宣和便利貼都不復見。 (攝:PW)

    現年 27 歲的 Harvey,曾於某泛民政黨內從事文宣工作。他感嘆,2017 年 6 名民主派被褫奪立法會議席以來,整個進步陣營「散哂」,「大家一潭死水,不知何時再有生氣」。2019 年 7 月 10 日那天一覺醒來,他從網上見到大埔鐵路站對出行人隧道貼滿便利貼,感到非常震撼,「想也想不到,整個進步陣營會來一個那麼大的反彈」。他便立即執拾準備,下午出發去拍攝,「因為當時預計好快被人清理,沒想過最後會維持了那麼久。我想記錄那一個時刻,想呈現整條隧道」。

    來到大埔連儂隧道,Harvey 見到隧道兩旁牆壁貼得密密麻麻,長達 40 至 50 米,十分壯觀。由下午 3 點到翌日凌晨 3 點,他在大埔連儂隧道設下腳架,逐格逐格拍攝,拍下近 200 張相片,後來拼貼成線性全景(linear panorama)作品。他又指,大埔多街坊「黃」,拍攝當日去到凌晨三四點還有義工留守。他雖然沒有遇到警察,但有些政見不同者撕去牆上貼紙並指罵他,幸得街坊幫口反擊。

    連儂牆攝影師 Harvey。 (攝:PW)

    2020 年初,受疫情影響,Harvey 工作機會大減。賦閒在家之際,他開始著手處理一系列連儂牆相片。他用 Photoshop 軟件人手逐張逐張拼砌對位,光是處理大埔連儂隧道其中一面,已用上差不多一個月時間方告完成,「除了食瞓痾,整個月每日砌 12 個鐘,好苦悶」。他坦承,不敢輕言創作有何大理想,純粹出於「一直以來有心結,想做一些其他人做不到的東西」;他也不否認有些「私心目的」,希望作品可以拿去參與國際攝影比賽,「如果獲獎,可以更多人看得到」。雖然如此,他亦有考慮開放相片原檔,「我不是太有創意的人。如果有其他人有興趣,攞去玩。有人發揚光大,可能更加開心」。

    Harvey 相信,民主是「大家可以平等地發聲」,並以連儂牆的參與門檻最低。每一張便利貼都是每一個人的心聲,「連儂牆是最能呈現民主的地方」。兩年過去,大埔連儂隧道的便利貼不復見,甚至隧道內的光管都已換過了,款式不同從前。他承認,現時社會氣氛「比雨傘後更差」,人們有更多創傷,唯有放眼看局勢發展。

    「連儂牆不會消失,只是規模沒那麼大。巴士上,有人寫字、貼 label;隧道,現在都有人貼小貼紙,我覺得某程度上算是連儂牆的延伸。但幾時會再那麼大規模出現?這是一個問號,我不敢說這一天會不會來到,但我希望會有這一天。」—— 攝影師 Harvey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