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斗奇兵 4》去留肝膽兩崑崙

2019/7/10 — 9:43

《反斗奇兵 4 (Toy Story 4) 》劇照

《反斗奇兵 4 (Toy Story 4) 》劇照

玩具的生產目的、存在價值、生存意義和使命,是為主人服務,逗主人開心,尤其是陪伴小孩成長。然而小主人越長越大,難免過了需要小玩具的階段──也有人活到老仍然珍愛小公仔小玩意,那是例外。通常大人有大人的大寵物大玩具,包括玩車玩波、玩男玩女、玩金錢遊戲和政治遊戲,還往往有了自己的小朋友。

因此,小玩偶遲早會被小主人抛棄變成垃圾,就算好好收藏起來也投閒置散,這是玩具難逃的悲哀命運。

迪士尼旗下的彼思動畫《反斗奇兵 4 (Toy Story 4) 》,就觸及這種命運問題,令人感傷,還引起「存在主義」的感觸,比一般兒童卡通深刻。而且涉及「去」與「留」的重大抉擇,就是為主人留下來盡忠,抑或離去,為自己找尋自由前途。拍攝者做到深入淺出,有笑有淚,成為佳作。

廣告

此片在美國大獲好評,北美票房現已超過三億美元,全球合計目前收入六億五千萬美元,總收還會增加,肯定賺錢。問題是能否追上九年前第三集全球總收十億六千七百萬美元呢?看來頗有距離。畢竟,這新作的傷感與懷舊,適合較成熟觀眾,多過迎合天真小孩子和反斗大孩子。

無論如何,佐殊古利 (Josh Cooley) 首次執導的《反斗奇兵 4》值得欣賞。眾多原班玩具角色繼續出場,主角仍是牛仔警長活地(英語原版照例由湯漢斯配音),他的男孩主人長大了,新主人是小女童,「被退休」的舊玩具們擱置在雜物房。但活地忠於職守,真的像警長照顧同伴,勇救落難玩具,還盡心盡力暗中協助小女童。

廣告

今次一件新玩具「叉仔」 Forky 很妙,由小女童用膠叉膠匙及其他「垃圾」自製,簡陋有趣。最妙是叉仔對垃圾筒充滿歸屬感,一見就爬入去「回家」。活地和叉仔於是結成歡喜冤家,主要劇情是叉仔失踪,活地千方百計追尋這件小女童至愛的玩具。

追尋與歷險的過程相當曲折緊湊,其中古董玩具店和熱鬧遊樂場都驚險重重,生動好玩,大搞雜技動作。而且愛情戲很重要,活地重逢失散已久的愛人「寶貝」,她變成獨立自主的女飛俠,帶領四頭羊等無主玩具行走江湖,加上新加盟的大毛小毛公仔,幫活地組成勇救叉仔的義勇軍。

今次當然也不會缺少原班妙趣的太空人「巴斯光年」,他儘管低科技,但儍得過癮。另有新的加拿大鐵騎士玩偶,也是充滿儍氣的戇男。

「寶貝」女俠真是英雌,是全片最智勇雙全的角色,適應荷里活盛行超能女俠的新潮流。此外,古董玩具店的「嘉比」也是女強人,指揮凶神惡煞的男玩偶手下。「嘉比」是不是大反派呢?故事發展下去有頗為巧妙感人的安排。

全片的玩具分為兩派,並非正派反派,而是活地代表的「留派」和寶貝為首的「去派」。最後活地要留下來效忠主人,或是跟愛人寶貝展開自由新生命呢?成為壓軸戲。

結局使我想起清末譚嗣同的名詩:「望門投止思張儉,忍死須臾待杜根。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譚嗣同是維新變法志士,被清廷追緝,他敬重逃亡海外的康有為等人,但自願留下受死,處決前在獄中寫下這首詩。

《反斗奇兵4》與清末百日維新天差地別,但同樣有去與留的抉擇問題,符合「去留肝膽兩崑崙」之意。就是各有選擇,出走與留下都是自己的決定,都值得尊重。

我亦看了近期另兩部美國動畫《樣衰衰奇兵 (UglyDolls) 》和《Pet Pet 當家 2》。前者以玩具廠產品中不合標準的醜殘玩具為主角,牠們不能像美好玩具那樣出廠,被主人購買得寵。該片為受歧視者打氣,但拍得麻麻,票房欠佳。我喜歡《Pet Pet 當家 2》,雖然不及《反斗奇兵 4》有深度,好在把狗、貓和其他動物拍得妙趣。亦拍出寵物既可對主人忠心,同時又有自由自主一面,兩者並無衝突。Pet Pet系列兩全其美,無疑純屬理想化虛構,然而實際生活上,不少貓狗簡直成為主人,主人反而變成貓奴狗奴,世界真奇妙。

當然,玩具其實沒有自主能力,不過越來越機械化電腦化,變成電腦機械人,也可能反客為主,甚至作反,威脅到人類的主宰地位。數十年來很多科幻作品描寫過了。

說回《反斗奇兵》賣座系列。第一部在1995年公映,以充滿迫真立體感的電腦技法,刷新了動畫繪製方式,影響極大。至於片中玩具則屬電腦盛行之前的舊款,在當年也很懷舊。廿四年後最新此集仍是牛仔警長、巴斯光年和彈弓狗等,就更懷舊。現在新兒童雖然也愛公仔玩具,但小嬰孩也熟習手機玩意,無數人沉迷電腦遊戲,新玩意千變萬化了。

難怪《反斗奇兵 4》在中國大陸票房不大理想,映到第三周收入不足二億元人民幣,還不及日本宮崎駿動畫《千與千尋》重映,同期收四億五千多萬元人民幣,《蜘蛛俠:決戰千里》更收十一億。

據報湯漢斯說,《反斗奇兵 4》是這系列最後一部,不過製作者說不是最後。顯然,美國影迷對舊玩具有感情,此片仍能叫座,不能排除日後續拍的機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