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叔.叔》:性小眾之間的歧視問題

2020/6/17 — 13:22

《叔.叔》劇照

《叔.叔》劇照

【文:檸檬】

七十歲,又名從心之年,意即可以隨心所欲的年紀。勞碌一生,成家立室,兒孫滿堂,本是人生一大樂事。說真的,人生有如此福氣,夫復何求呢?可惜,對於《叔.叔》的阿柏來說,卻有可能是一大憾事。《叔.叔》沒有韓國同志電影《男朋友.男朋友》中,社會對同性戀者的欺凌和壓迫,沒有美國同志電影《以你的名字呼喚我》中,艾里歐與奧利佛的激情,亦沒有近期因 nnevvy 事件在推特爆紅的泰國腐劇《只因我們天生一對》中,Sarawat 與 Tine 的天真爛漫;有的,只是兩個老頭子分別成家立室後相愛的故事。

正如立場新聞博客爆米花族所說,電影的確平淡,但與其說是平淡,不如說是無奈,充滿對立的元素:同性戀者與傳統家庭、同性戀者與基督教、老同性戀者與性等等。阿柏和阿海即便喜歡男人,卻無奈與女人結婚生子;阿海的兒子即便知道爸爸是同性戀,仍然希望他信教,口裡說是想死後可以在天堂找回爸爸,其實應該是想透過信主,令爸爸「變回」異性戀吧(即西方人常說的「pray the gay away」);阿柏和阿海即便近七十歲人,仍然渴望性愛。

廣告

電影最發人心醒的,是「老人與同性戀」這個主題。過往火紅的男同志電影,不少都以年輕帥氣的演員出演,甚少以老人作題材。電影雖然沒有兩個老人激烈肉搏的畫面,但也有不少親密接觸的場景,不禁令人反思在性小眾在爭取平權的過程中,是否忽略了這群性小眾之中的小眾呢?

導演楊曜愷接受英國廣播公司 BBC 訪問時,關注老年同志遇到的問題,坦言同志圈以年輕人為中心,不少同志酒吧、桑拿都歧視老人,把他們拒之門外。他說道,在男同志圈,年輕、帥氣、有身材是十分重要的,於是這班老人就連一個娛樂、發聲、聚集的地方都沒有。

廣告

的而且確,無論是在同志大遊行,抑或是其他同志電影和娛樂場所,十居其九都是年輕人,最多也只有幾個中年人,甚少有老年人的身影。我們也十分容易有「上了年紀對性的需求自然小」的錯覺,似乎忘記了他們不少把自己隱藏了幾十年,其實對性的需要也還是有的,而且可能還不小呢(畢竟忍耐了那麼多年)!電影中所倡議的同志老人院一早在香港就有人提出,在美國、西班牙更是一早已經落成。可惜,作為性別平權運動中常被忽略的一群,即性小眾之中的小眾,「同志老人院」這個話題沒法子得到迴響。

說到性小眾之間的歧視,近年學界對這類研究也越來越多。除了以上所說的老人歧視,前港大比較文學助理教授何家珩博士曾經在ALL Talk X 香港大學比較文學系:《Queer Love》講座中坦然,男同志界慢慢有「bottom shaming」的趨勢(bottom,中譯「零」,即性行為係中 被插入的一方),指的是零號的男同性戀者不想被人知道自己是零號,為此覺得羞恥。

最後,雖然不是一種歧視,但是也算是平等問題的一種 — 不同性小眾群體獲得不對等的焦點。雖然我們常常把 LGBTQ 掛在口邊,但是焦點一直落在男同志(即 LGBT 中的Gay)上。在同志遊行、同志電影、同志娛樂場所,甚至有研究指出連性小眾的次語言(sublanguage)亦然,男同志所佔的位置都比較中心,部分原因當然歸功於異性戀女性流行的腐文化。女同志、跨性別、雙性戀得到的關注遠遠比男同志少。這亦是整個同志平權運動值得大家反思的問題。

《叔.叔》作為同志電影,當然道出了同志的無奈,但是亦同時帶領我們去重新思考整個同志平權運動我們所忽略了的一群。平權運動所爭取的不只是 LGBTQ+ 的平等,更是要為這個小群體中的每一個持份者爭取平等。

(作者簡介:長期幫助少數族裔權益、同志平權、男女平等發聲。深信要達到各種平權,必須由 majority 去扶持 minority,為此努力。)

參考資料:

金馬獎多項入圍港片《叔.叔》: 香港老年男同志的人生路- BBC News 中文

[ALL Talk] 華人男同志界中的1/0/10是什麼? What are those “NUMBERS” in Chinese gay community?

[ALL Talk] 男同志眼中,最好的1仔是.... What is a good “TOP” for gays?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