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叛侶》奇特的偷情佳作

2020/1/9 — 9:55

《叛侶 (Speaking in Tongues) 》劇照
取自香港話劇團 Hong Kong Repertory Theatre Facebook 專頁

《叛侶 (Speaking in Tongues) 》劇照
取自香港話劇團 Hong Kong Repertory Theatre Facebook 專頁

偷情戲很多,西方文學小說和戲劇尤其多偷情,《包法利夫人》、《安娜卡列尼娜》、《玩偶之家》、《查泰萊夫人的情人》等名著,往往描寫婦女爭取情慾自由(男性就自古有權風流)。中國古典作品也有偷情,例如《水滸傳》的潘金蓮與西門慶,還毒殺親夫,但奸夫淫婦私通不容於傳統道德,不及才子佳人故事那麼多。費穆名片《小城之春》可能受《查泰萊夫人的情人》影響,描寫苦悶妻子企圖偷情私奔,不過臨崖勒馬,「發乎情,止乎禮」,回歸傳統婦德,忠心服侍病夫。

近數十年華人道德「解放」了,破除貞節牌坊,多了偷情故事,八十年代港片《表錯七日情》就是受歡迎的偷情喜劇。但華人偷情戲始終不及西方多,香港舞台劇界就翻譯演出過不少錯摸搞笑的偷情劇,本地原創的有多少呢?

「香港話劇團」正在大會堂劇院上演澳洲名劇《叛侶 (Speaking in Tongues) 》,兩對夫妻各自偷情,引發婚姻撕裂的連串複雜情景。但不是搞笑的通俗喜鬧劇,甚至超出了偷情戲的範圍,充滿人性諷喻,對愛情、婚姻問題作出深度探討,成為相當獨特的佳作。

廣告

劇作者 Andrew Bovell 對人情人性的看法,未必大家贊同。但無疑構思別具一格,尤其發揮唇槍舌劍的語言藝術和偽術,確是出色「話」劇。亦是我看過粵語翻譯劇中特別優異作品之一,極考演員的高難度演藝,今次黃慧慈、陳煦莉、陳嬌、申偉強都演得好。此劇將會演至本月十九日。

劇情開始於酒吧調情,已婚的兩男兩女都不約而同尋求一夜情,一對成功交歡,另一對縮沙自律,但事後同樣面臨婚姻危機。其實他們都愛配偶,問題是相處日久,少了熱情,因此想出軌一下擦擦火花,郤導致夫婦間再難互相信任,變成「叛侶」了。

廣告

原名 Speaking in Tongues ,等於源自古希臘語的 Glossolalia ,導演陳敢權在場刊解釋為「人忽爾說出一些自己本身也不懂的語言」,另從宗教角度,又可解為「當神靈附體才會說出口的話」。總之,全劇關鍵就是對白語言,其實我們平時說話也有實有虛,假中有真,真中有假,還會「鬼拍後尾枕」,有時忍不住口說出犯禁的秘語真言,或自己也不明白的話。劇中夫婦很坦誠,不說謊隱瞞,常說真話,但未必溝通得到。真心話也可能會錯意,或者根本上搭錯線,或者對方不想聽,怎樣說也多餘。

一頭一尾,兩對夫妻就時空交錯、語言交激,經常同時唸出同樣台詞,或互相接口,彼此身份不斷掉轉。四個演員大講急口令,對白像彈子遊戲機,必須準確呼應,他們做到對答如流,反應貼切,可見經驗和訓練充足,都是好戲之人。

黃慧慈飾演事業有成的摩登中女,丈夫是有型活躍的警官。另一對相反,陳煦莉演缺乏自信但有春心的主婦,丈夫申偉強是悶蛋。兩對本來都登對,亦都沒有變心,可是婚姻生活都有問題。除了夫妻的離合變化,亦有女與女偶遇,男與男相逢,互訴心事。

全劇約兩小時十五分鐘,後半部奇峰異變,由劇中人講述兩段「撞到正」的故事,演變出戲中戲。四演員亦變身為完全不同的另外角色:痴情漢與花心女友,女心理醫生和不忠丈夫,還有鄰居的一個失業老公。而且發展成黑夜「血案」,和懸崖失踪奇案。

結局怎樣?到底有沒有結局呢?觀眾自行理解好了。我覺得過於黑色悲劇化,但 Andrew Bovell 是扭橋高手,做到出人意表、驚心動魄。

正如前述,四演員都好戲,各有能放能收的演技。最難演亦最佳是陳煦莉,演騰雞主婦和落難心理醫生,常有情不自禁、瀕於崩潰的「爆裂」之感,非常入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