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台灣式#MeToo】樹洞內發聲 — 雞排妹策劃的展覽《#38號樹洞》

2021/3/31 — 16:57

【文、圖:丁的凳】

#MeToo反性暴力運動在台灣並未引起風潮,有些情況下發聲求援的受害人會反被告妨害家庭、妨害聲譽,這些風險相信令不少受害人噤聲卻步,那可以怎樣推動反性暴力運動?由雞排妹鄭家純策劃的《#38號樹洞》性騷/性侵真人信件展覽,可説是一次有力的嘗試。

展覽源起於策展人自身的經歷,鄭家純在尾牙活動被男藝人肢體語言性騷擾,她於是把酬勞捐出來,對這類性騷擾事件說不。雖然免卻勞資糾紛的指控,但仍有來四方八面的攻擊,說她炒作,秀場文化,不知檢點,休想在圈中立足之類,但她並沒有退縮,直接到男藝人的記者會對質,男方卻多方迴避。此舉為鄭贏得不少民眾支持,更有不少受害人與她分享自身經歷,一二月期間已收到五百多封私訊,令她萌起做一個信件展覽的意念。經她呼籲,三星期已經收到150多封民眾來信,相信是她的勇氣贏得信任和支持,才有那麼多的民眾參與。事件亦由一單娛樂圈的新聞進展成一個社會參與式藝術展覽,拓闊了討論的空間。 

廣告

反性暴力運動,示威遊行是一種方法,像鄭那樣處處為受害人著想,貼心策展也是一種方法。原本她在網上轉貼受害人信件,但她覺得若又被網民檢討、攻擊受害人,帶來二次傷害就十分不理想。於是她開了一個廸化街38號的郵箱,民眾可以匿名、不用付回郵地址寄實體信,參與活動。她和這個郵箱就如一個樹洞那樣讓性暴受害人安心訴說秘密。展覽不接受贊助,沒與任何組織連結,不招募義工,免費參觀。她自資籌備展覽,此舉換來展覽的純粹性、自主性、時效性,也讓民眾安心參與。 

廣告

參與方法簡單,寫下親身經歷的性侵/性騷擾事件寄信便可以。這舉動看似簡單,卻相當有意義。因為在責怪受害人的文化之下,許多人遭遇這些事情都感到難以啟齒,不想被人視作麻煩製造者,內心卻承受極大的傷痛。鄭鼓勵他/她們説出來,因為説出來,就會舒服一點。而鄭答應會親自閱讀這些信件,不會假手於人。她亦透露信件沉重,有時閲讀幾封之後,會感到心悸,需要停下來。展覽由善意出發,讓人可以被聆聽、被諒解,往往是受害人一般的需要,但卻又時常被忽略的。她/他們不用躲在暗處,可以在展覽中展示自己的真實想法。有人說這樣圍在一起哭一哭並沒有用,但檢討受害人的主流文化已夠響亮了,關顧她/他們被聆聽的需要是有必要再肯定。 

展覽展出百多封信件,以個人親身經歷作證詞引證性暴力的普遍性,鄭看過信件,總結加害人有家人、老師、同學、醫生、熟人和陌生人,各個分類都很平均。據台灣衞生福利部的統計,2019年的數字,71%都是認識的人所為,這與一般認知,加害人大都是陌生人不同,人們往往對陌生人更有戒備心,熟人可用人倫關係控制受害人,受害人更難啟齒。 

展覽裡面,觀眾需要通過木板上杯口那麼大的洞穴去看這些信件,這些洞有高有低,有時觀眾要彎低身才能看到,這樣子看100多封信件不容易,文字那麼多又看得那樣辛苦,看似不利閱讀。但有時作品不用太遷就觀眾,這個裝置本身是一個隱喻吧,表現那種委屈和曝光的壓力。受害人要用迂迴的方法去述説真實的感受,很令人傷感。(如果要看信件,還是可以到鄭的FB和IG看。)網上有人說這是作文大賽,但實際到現場看看這些信件便感到情真意切,有信件是代被性侵、患憂鬱症、已自殺的朋友寫的,有述說被親人侵害,對人失去信任的痛。展場同時有另一位文字藝術家「今晚我是手」,手寫信件回應在牆上,例如「直面自己」「勇敢發聲如花生長般 強韌溫柔無所畏懼」。那簡潔如詩般的文字既深刻又有鼓勵性,增加了展場內文字的多樣性。 

展場亦一個洞穴可即時寫信和錄音,無盡的鏡的裝置似告訴我們,自己的故事是可以發光、擴大。正如其中一位講座嘉賓説壓過的芽菜會生長得更壯,傷害有時可以令人更堅強。展場有白沙,盛開的花,也有光明正面的意思。 

媒體少不免再提性騷擾鄭家純的事件,她拒絕再提男藝人以免「玷污」今次展覽活動,但她其實沒有迴避發生在她身上的事情,而是以座談會的形式去討論媒體如何圍獵與審判性議題,示範了「如何從一場獵捕惡戰中重奪詮釋權」。 

座談會嘉賓胡淑雯、房慧真分析事件見到性暴力迷思,對施暴者仁慈,對受害人殘忍。主流論述往往以加害人是一個好人來脫罪,説他沒可能做這些事情,因為一般的迷思是色狼有狼相,必定是臉容行為猥瑣,但現實是施暴者形形式式,不可以用臉容分辨,也曾經有神職人員、醫生、老師、社工犯法。一個做好事的人同時可以做壞事。亦有論述說節目中的性騷擾是節目效果,觀眾喜歡看,這樣子也做出來是敬業的表現,來合理化不尊重身體自主權的行為。這情況的確很常見,通常大哥做過份行為,助理主持説這樣不對,便開脫了,然後不對的行為繼續做。另一迷思是受害人常被質疑為何當下沒有立刻反抗,其實初次遇到,一般都會腦麻痺,因為事件超過自已的認知範圍,不懂反抗。而對加害人過度的同理心,過度約制受害人,低眨事件,將事件普通化、碎片化,皆會助長不當行為。 

座談會嘉賓亦有談到傳媒嘗腥,不一定是一個可以彰顯公義的媒介。一般要有雙方打臉的效果,新的衝突點,來增加點撃率,事件成為零和對決,於是導致事情不可以好好討論。有時更成為報復的工具,公關公司都已有SOP固定流程,怎樣去改善顧客的形象,以及抹黑對家。 

人言可畏,聽見性侵受害人作家、社工接連自殺很令人傷感,面對問題可以有不同的選擇,鄭家純用了策展、社會參與式藝術的方法,結合眾人的力量去面對。她説自己有參與社運的背景,相信民主,由個人的事情延伸到公眾議題,拓寬討論空間。展覽亦叫受害人知道她/他們並不孤單,但在研討會裡鄭家純同時建議大家不要害怕孤獨,孤獨不受人影響有時是最安全,不要怕自己和別人不一樣,也不需要取得所有人的認同。展覽掌握到議題重心,並貼心地注重細節,令人感受到力量,相信對受害人有鼓舞作用,亦相信能引起社會對議題的關注,更理想是能夠帶來文化和體制的改變,不過這都需要大家一起努力了。 

 

【#38號樹洞】

▪️展覽期間: 

3/26 (五) 17:00~20:00
3/27 (六) ~ 4/15 (四) 13:00~20:00

▪️地點:PPP藝文空間 

台北市中山區中山北路二段26巷2號1樓 

https://38treehole.com/

(原題為「台灣式#MeToo   樹洞內發聲 —【#38號樹洞】展覽 」,現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